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終途
只看該作者
#1

南境天領著你們走出了酒吧大門

映入眼內的是一片豐盛的田野與勞碌的農民

往旁邊四周圍看

各式各樣的建築,馬車,爐車,人來人往,熱鬧的繁華與嘈雜的安寧

南境天帶領你們去了一趟白月門尋找白初月

多年未見,她的外貌卻無甚變化

相聚之時相談甚歡,離行前她交給了你們一人一個錢袋

裡面放了鼓鼓的靈石

按她所說,鑄劍城的東西可不便宜

在與靈兒匯合後,一行人往鑄劍城前行著

雖然用了靈馬拉車,速度飛快

但一途走走停停也行了近5天

終於,你們在馬車中看到一座諾大的城墻,依山而建,背後是高度末入雲層的高山

靈兒開口科普道

「此山名叫劍山,鑄劍城依劍山而建」

「據說在上古之初這是一處仙劍門派,後末落細微,改建此城」

「劍山下有一條金靈脈,採用數千年仍未見其有枯竭之勢」

「而劍山與鑄劍城也有密切的關係」

「在鑄劍城打造的劍具都會被刻錄上靈印」

「當持劍者身死道消,刻錄有靈印的靈劍就會自動飛回劍山,無人可留」

話音未落,三把無人在上的靈劍在你們頭上破空飛向劍山

南境天看了看,歎了口氣,低語默念道

「願劍道永昌

「看來哪裡有三位劍修一起身亡了,可能在什麼遺跡中碰到致命的機關吧

靈兒開始源源不絕的科普遺跡有多麼的危險

一邊數落南境天之前到極北之地探索上古遺跡有多麼愚蠢跟危險

前方拉著馬的南境天尷尬的笑了笑,倒也沒有否認
SIGNATURE:
[圖︰ 595738125519552542.gif?v=1]
酒吧-角色卡

【聖門之滅角色卡】聖門之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看到白初月沒有什麼變化的樣子有那麼一點點的驚訝,隨後又對白初月給予靈石表達了感謝,當然,在來到這個世界前,該有的偽裝都做好了。

「誒……這樣啊……」凱恩洛斯聽著靈兒的話,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從神情來看,對於這個地方的故事蠻感興趣的,懷中則輕柔的抱著加加知君,時不時用手指逗弄他的頭頂,或者溫柔的在加加知君的背上撫摸。

「但是這個世界上為了寶物或者錢財願意鋌而走險的人是不會少的吧」凱恩洛斯想著自己看到過的一些故事,還有來自於魔獸森林的魔獸們,向他抱怨關於森林外的種族跑來森林探險而和他們產生的衝突,歎了一口氣,一臉苦笑的感慨著。

凱恩洛斯沒有在意靈兒數落南境天的事情,而是饒有興致的看著周圍的人事物,或者說,凱恩洛斯對於任何森林以外的景色都很有興趣吧,不過從手的動作來看,他似乎對於擼貓的興趣也很大,而且不知何時也變得很熟練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2020-10-21, 22:25)小南 提到︰
南境天領著你們走出了酒吧大門

映入眼內的是一片豐盛的田野與勞碌的農民

往旁邊四周圍看

各式各樣的建築,馬車,爐車,人來人往,熱鬧的繁華與嘈雜的安寧

南境天帶領你們去了一趟白月門尋找白初月

多年未見,她的外貌卻無甚變化

相聚之時相談甚歡,離行前她交給了你們一人一個錢袋

裡面放了鼓鼓的靈石

按她所說,鑄劍城的東西可不便宜

在與靈兒匯合後,一行人往鑄劍城前行著

雖然用了靈馬拉車,速度飛快

但一途走走停停也行了近5天

終於,你們在馬車中看到一座諾大的城墻,依山而建,背後是高度末入雲層的高山

靈兒開口科普道

「此山名叫劍山,鑄劍城依劍山而建」

「據說在上古之初這是一處仙劍門派,後末落細微,改建此城」

「劍山下有一條金靈脈,採用數千年仍未見其有枯竭之勢」

「而劍山與鑄劍城也有密切的關係」

「在鑄劍城打造的劍具都會被刻錄上靈印」

「當持劍者身死道消,刻錄有靈印的靈劍就會自動飛回劍山,無人可留」

話音未落,三把無人在上的靈劍在你們頭上破空飛向劍山

南境天看了看,歎了口氣,低語默念道

「願劍道永昌

「看來哪裡有三位劍修一起身亡了,可能在什麼遺跡中碰到致命的機關吧

靈兒開始源源不絕的科普遺跡有多麼的危險

一邊數落南境天之前到極北之地探索上古遺跡有多麼愚蠢跟危險

前方拉著馬的南境天尷尬的笑了笑,倒也沒有否認

正別華看著目不暇給的景色問道「鑄劍城的鑄劍大典是怎樣子的活動呢?」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不過目前安裝了修仙DLC,可能不怎麼普通了)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加加知君把便當放入了納戒之中,化身大福趴了下來,連續發出呼嚕聲,被凱恩洛斯抱住撫摸,但仍有些不放心關雎的事,只能希望跟傑特談談後,他能比較不那麼消沉。

「願劍道永昌……」
牠學著南境天合掌低頭,替去世的人默哀數秒後,抬頭望著眾人道:「為什麼金靈脈的資源不會枯竭?對了,雲妃跟舞鳶小姐替我帶了便當,肚子餓的話可以一起吃喲。」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雖說靈石在謝米這裡還有大量貨存,但誰會嫌錢多,又收下了一錢袋

坐於馬車之中,感覺這種顛簸有些難受,腦袋暈暈的
原來自己會暈車,她爬到車邊,艱辛地抬頭看那劍山
「聽上去真悲傷…」
換是自己的話會想將劍托付出去或者一同入墓吧…
看着想起了去世前送自己匕首的村長爺爺

謝米翻身,看着藍天
「極北之地是怎麼樣的啊?」她對南境天的冒險譚感興趣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2020-10-21, 23:51)廚月 提到︰ 正別華看著目不暇給的景色問道「鑄劍城的鑄劍大典是怎樣子的活動呢?」
(2020-10-22, 00:34)小蒼蒼 提到︰ 加加知君把便當放入了納戒之中,化身大福趴了下來,連續發出呼嚕聲,被凱恩洛斯抱住撫摸,但仍有些不放心關雎的事,只能希望跟傑特談談後,他能比較不那麼消沉。

「願劍道永昌……」
牠學著南境天合掌低頭,替去世的人默哀數秒後,抬頭望著眾人道:「為什麼金靈脈的資源不會枯竭?對了,雲妃跟舞鳶小姐替我帶了便當,肚子餓的話可以一起吃喲。」

「這活動在數百年前就已經有記錄了」

「但我相信其歷史可能不止數百年」

「鑄劍大典會提供參加大會的鍛造師材料讓他們打造出巔峰之作」

「當然,也可以攜帶各自的代表作品參加」

靈兒滔滔不絕的細說著大典的歷史與用意

「那條金靈脈據說非常龐大」

「那座劍山只是靈脈的一部分,其底下擁有著百倍以上規模的礦脈」

「雖說木水火土的靈礦鑄造出來的靈劍會附帶有該五行之力」

「但是就劍而論,鍛造師們認為還是金靈礦比較好,因其不局限於使用者的靈根適性」

「但強度也不比其他四行的弱,因此金靈礦通常為鑄造用的主要材料」
(2020-10-22, 02:52)Heiray 提到︰ 雖說靈石在謝米這裡還有大量貨存,但誰會嫌錢多,又收下了一錢袋

坐於馬車之中,感覺這種顛簸有些難受,腦袋暈暈的
原來自己會暈車,她爬到車邊,艱辛地抬頭看那劍山
「聽上去真悲傷…」
換是自己的話會想將劍托付出去或者一同入墓吧…
看着想起了去世前送自己匕首的村長爺爺

謝米翻身,看着藍天
「極北之地是怎麼樣的啊?」她對南境天的冒險譚感興趣
「極北之地嗎?」

南境天陷入了思索

「那是一處長年被冰雪封藏的地方,越深入北方,溫度就越低」

「我那次坐著鑄造師幫我製造的暖寶伍式直接駕至記錄上標註的遺跡位置」

「在裡面碰到不少機關與難題,最後看到一個坐納已逝的修士」

「他身邊有一本手扎,上面寫說這方世界長時間與另外一個世界相鏈接」

「但上古之時,眾仙合力將通道斬斷,隔絕了兩個世界的鏈接」

南境天聳了聳肩

「但是我可是去過酒吧的人,怎麼說也算穿越過世界,這消息聽到了也就那樣」

「關鍵是我找到了冰魄五魂劍的鑄造方法,之前交給了大師,這次去看看大師鑄造好了沒有」

在你們閒聊的過程中,鑄劍城越來越近了

南境天在城外停下了靈車徒步進城

這是一座繁華的城鎮,就是鐵匠鋪也太多了吧

幾乎每條街只有幾家不是開鐵匠鋪的

「哎呀,你這小娃,想把爺爺我剩下的那幾根毛也拔了嗎」

一個老頭脖子騎著一個小女孩,小女孩正鬧脾氣的拉扯著老頭稀少的頭髮

老頭看到你們,尷尬的笑了笑,然後繞開你們在旁邊經過

「你這小娃,害爺爺差點撞到人了,你再這麼調皮爺爺就不給你買糖葫蘆了....」

繼續一路走去,又見一獨眼老者身穿書生道袍,拿著一簇白花站在一個姿色猶存的中年女人身後

獨眼老者的單手別在背後,手上拿著一本書藉

「觀天覓我意,觀鏡尋我心,難知意和心,竟在...竟在....」

老頭偷偷瞧了眼那本書,然後仿如無事一般繼續說道

「竟在你心間」

「小美,今晚跟我一起去吃個飯好嗎」

「哼,背首詩都背不好,你自己去吧」

說罷中年女人便轉身走回屋內關起大門,門外的獨眼老頭著急的拍門道歉

一邊看著手上的書,一邊朗讀著上面的情話

終於,在見識了各式各樣或溫馨或古怪或滑稽的日常後

你們來到了一處普普通通的鐵匠鋪,南境天剛準備敲門就聽到裡面有人大喊道

「你是不是傻啊,敲這麼久敲了個毛出來啊,你沒吃飯是嗎?沒吃飯就給老子滾去吃飯!」

一個中年男人撞開大門滾了出來,屁股上有一個腳印,一個缺牙的老頭在門後跟著出來,嘴上罵罵咧咧的

他看了看南境天,皺了皺眉頭,仿佛在想這傢伙是誰

南境天馬上拱了拱手禮貌的說道

「晚輩南境天,早前曾拜託前輩幫我鑄造冰魄伍魂劍」

缺牙老頭摸了摸頭,哈哈大笑,口水都幾乎噴到南境天臉上,南境天敏捷的躲了開來

「是你這小子啊,好了好了,鑄好了」

然後便怒瞪向在地上揉著屁股腳印處的中年男人

「去打飯,幫老子帶個雞腿跟烈酒,吃不飽就別回來」

「走!我們進去」

老頭揮了揮手,招待你們跟他進去

地上那個中年男人無辜的看了看你們,委屈的站了起來就往客棧走去

進到了鐵匠鋪內,這裡比外面看起來的空間大很多啊

工作桌上還有一塊正正方方的玄鐵,看似剛剛才退溫,應該是剛剛才敲打成型

「我看看,冰劍...五把...」

缺牙老頭在一大堆的劍堆布卷中翻來翻去,終於拿起了用麻布包扎起的五把厚厚的劍

「就是它們了,老子的火爐可加熱不了冰鐵,這幾把劍可是老子帶到天然熔岩處去塑形的」

「你小子可撿了個大便宜,考慮老子這腰啊,上上落落的,折騰啊~」

老頭擺出誇張的姿勢,南境天傻眼的呆呆看著,旁邊的靈兒眼疾手快,拿了一瓶酒出來

「前輩,這是南帝他酒櫃裡面烈酒,他老人家可喜歡了,前輩這麼辛苦,這酒就獻給前輩解解渴啦」

缺牙老頭接過了酒,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這女娃上道啊,這次是來找老子要劍是小事,怕是來參加大典的吧」

缺牙老頭看了看你們幾人

「這幾個是你們的朋友嗎?怎麼稱呼啊」

「哇靠,我的酒去哪了」


南佑天蹲在櫃前左看看右看看,確實有瓶酒不見了

「還是我最喜歡的那瓶,到底是誰偷拿了我的酒了!肯定又是境天這該死的混蛋,老子的酒都敢拿,活膩了!」

一道淒涼而憤怒的聲音在遙遠的南天宮中響起
SIGNATURE:
[圖︰ 595738125519552542.gif?v=1]
酒吧-角色卡

【聖門之滅角色卡】聖門之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2020-10-22, 18:32)小南 提到︰
「這活動在數百年前就已經有記錄了」

「但我相信其歷史可能不止數百年」

「鑄劍大典會提供參加大會的鍛造師材料讓他們打造出巔峰之作」

「當然,也可以攜帶各自的代表作品參加」

靈兒滔滔不絕的細說著大典的歷史與用意

「那條金靈脈據說非常龐大」

「那座劍山只是靈脈的一部分,其底下擁有著百倍以上規模的礦脈」

「雖說木水火土的靈礦鑄造出來的靈劍會附帶有該五行之力」

「但是就劍而論,鍛造師們認為還是金靈礦比較好,因其不局限於使用者的靈根適性」

「但強度也不比其他四行的弱,因此金靈礦通常為鑄造用的主要材料」

「極北之地嗎?」

南境天陷入了思索

「那是一處長年被冰雪封藏的地方,越深入北方,溫度就越低」

「我那次坐著鑄造師幫我製造的暖寶伍式直接駕至記錄上標註的遺跡位置」

「在裡面碰到不少機關與難題,最後看到一個坐納已逝的修士」

「他身邊有一本手扎,上面寫說這方世界長時間與另外一個世界相鏈接」

「但上古之時,眾仙合力將通道斬斷,隔絕了兩個世界的鏈接」

南境天聳了聳肩

「但是我可是去過酒吧的人,怎麼說也算穿越過世界,這消息聽到了也就那樣」

「關鍵是我找到了冰魄五魂劍的鑄造方法,之前交給了大師,這次去看看大師鑄造好了沒有」

在你們閒聊的過程中,鑄劍城越來越近了

南境天在城外停下了靈車徒步進城

這是一座繁華的城鎮,就是鐵匠鋪也太多了吧

幾乎每條街只有幾家不是開鐵匠鋪的

「哎呀,你這小娃,想把爺爺我剩下的那幾根毛也拔了嗎」

一個老頭脖子騎著一個小女孩,小女孩正鬧脾氣的拉扯著老頭稀少的頭髮

老頭看到你們,尷尬的笑了笑,然後繞開你們在旁邊經過

「你這小娃,害爺爺差點撞到人了,你再這麼調皮爺爺就不給你買糖葫蘆了....」

繼續一路走去,又見一獨眼老者身穿書生道袍,拿著一簇白花站在一個姿色猶存的中年女人身後

獨眼老者的單手別在背後,手上拿著一本書藉

「觀天覓我意,觀鏡尋我心,難知意和心,竟在...竟在....」

老頭偷偷瞧了眼那本書,然後仿如無事一般繼續說道

「竟在你心間」

「小美,今晚跟我一起去吃個飯好嗎」

「哼,背首詩都背不好,你自己去吧」

說罷中年女人便轉身走回屋內關起大門,門外的獨眼老頭著急的拍門道歉

一邊看著手上的書,一邊朗讀著上面的情話

終於,在見識了各式各樣或溫馨或古怪或滑稽的日常後

你們來到了一處普普通通的鐵匠鋪,南境天剛準備敲門就聽到裡面有人大喊道

「你是不是傻啊,敲這麼久敲了個毛出來啊,你沒吃飯是嗎?沒吃飯就給老子滾去吃飯!」

一個中年男人撞開大門滾了出來,屁股上有一個腳印,一個缺牙的老頭在門後跟著出來,嘴上罵罵咧咧的

他看了看南境天,皺了皺眉頭,仿佛在想這傢伙是誰

南境天馬上拱了拱手禮貌的說道

「晚輩南境天,早前曾拜託前輩幫我鑄造冰魄伍魂劍」

缺牙老頭摸了摸頭,哈哈大笑,口水都幾乎噴到南境天臉上,南境天敏捷的躲了開來

「是你這小子啊,好了好了,鑄好了」

然後便怒瞪向在地上揉著屁股腳印處的中年男人

「去打飯,幫老子帶個雞腿跟烈酒,吃不飽就別回來」

「走!我們進去」

老頭揮了揮手,招待你們跟他進去

地上那個中年男人無辜的看了看你們,委屈的站了起來就往客棧走去

進到了鐵匠鋪內,這裡比外面看起來的空間大很多啊

工作桌上還有一塊正正方方的玄鐵,看似剛剛才退溫,應該是剛剛才敲打成型

「我看看,冰劍...五把...」

缺牙老頭在一大堆的劍堆布卷中翻來翻去,終於拿起了用麻布包扎起的五把厚厚的劍

「就是它們了,老子的火爐可加熱不了冰鐵,這幾把劍可是老子帶到天然熔岩處去塑形的」

「你小子可撿了個大便宜,考慮老子這腰啊,上上落落的,折騰啊~」

老頭擺出誇張的姿勢,南境天傻眼的呆呆看著,旁邊的靈兒眼疾手快,拿了一瓶酒出來

「前輩,這是南帝他酒櫃裡面烈酒,他老人家可喜歡了,前輩這麼辛苦,這酒就獻給前輩解解渴啦」

缺牙老頭接過了酒,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這女娃上道啊,這次是來找老子要劍是小事,怕是來參加大典的吧」

缺牙老頭看了看你們幾人

「這幾個是你們的朋友嗎?怎麼稱呼啊」

「哇靠,我的酒去哪了」


南佑天蹲在櫃前左看看右看看,確實有瓶酒不見了

「還是我最喜歡的那瓶,到底是誰偷拿了我的酒了!肯定又是境天這該死的混蛋,老子的酒都敢拿,活膩了!」

一道淒涼而憤怒的聲音在遙遠的南天宮中響起

「老爺爺您好,我的名字叫正別華,是隨南境天先生一起參加鑄劍大典的。」

別華順便看看五把厚劍,覺得很稀奇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不過目前安裝了修仙DLC,可能不怎麼普通了)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誒……這樣啊?」凱恩洛斯畢竟是生活在森林中,雖然自己的家就是一個山洞,但是本身並沒有見過真正的礦脈,所以只能似懂非懂的附和一下。


「隔斷世界之間的鏈接啊……」凱恩洛斯對於時空相關的事情當然是有自己的見解的「我可以問一下那個另一個世界是像酒吧那樣法則,規則都不一樣的世界,還是單純是另一個異空間呢?」

凱恩洛斯問這個問題的目的有另外一點,他想要確認一下這個世界的力量體系到底上限如何。



看著城鎮的事情,凱恩洛斯帶著微笑的看著,但是手上依舊不忘記時不時撓一撓加加知君的下巴什麼的。

直到看到那個老人家教訓中年人,之後又招待他們進去為止。

「謝謝……」


「在下名為……凱恩洛斯。」凱恩洛斯當然知道自己的名字,或者說自己這夥人大部分的名字在這個世界都怪怪的,但是他並不願意換一個假名還是什麼的。

「這是加加知君」舉了舉懷中的加加知君,他不確定這位老人家對於妖族的態度如何,而幾次來這邊,他也大概知道自己和加加知君很可能被當做妖族來對待。

不過當然……如果加加知君要自己開口,這也是他的自由,所以他只是介紹了一下就沒有多說什麼。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聽見鍛造師能帶著自己的得意之作參賽,加加知君望向謝米,有些雀躍道:「謝米也是鐵匠,要參加看看嗎?」

凱恩洛斯介紹了牠給老人認識,牠在和平歡快的氣氛中,一時也沒想起人類跟妖族的紛爭,傻呼呼地擺動其中一隻前腳道:「你好呀。」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謝米在地上踩踏幾下,果然腳踏實地的感覺最棒了
一路也是賞着周圍走

進到鐵匠鋪,又注意各種設施,直至最近她才開始在工房工作
「冰鐵造的劍?」
謝米湊到邊上,隔布看着劍,下手摸了摸,她對這種未知的素材也是頗感興趣

(2020-10-22, 18:32)小南 提到︰
「這幾個是你們的朋友嗎?怎麼稱呼啊」

「我是謝米,你好。」
這裡姑且是這位老爺子的地盤,矮人也沒有表現得那般雀躍
「老爺子你認識南佑天啊?」她好奇問問

(2020-10-22, 23:03)小蒼蒼 提到︰ 聽見鍛造師能帶著自己的得意之作參賽,加加知君望向謝米,有些雀躍道:「謝米也是鐵匠,要參加看看嗎?」

「emmmm……」
謝米瞇眼思考着,「不知道呢。」
「不是拿自己鑄造的作品也可以參賽嗎?」
在老爺子的某句話聽下來感覺有這個意思
擲骰結果

2d6+5 → 9[4, 5] + 5 14(匠藝)鑑定︰冰魄伍魂劍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