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黑百合與失落的遺跡
只看該作者
#1
你們踏出大門,離開了酒吧。
然而映入眼簾的卻是室內,一旁的桌上放著許多藥草,書櫃上有著許許多多的書籍,角落則有著釜鍋。

「這裡是……我的工房?」亞托莉有些驚訝的說道。

不可思議的狀況再次讓她體會到,剛剛的酒吧正是異世界這件事。
反應過來後,她帶著你們來到放著許多藥草的那張桌子前,並把桌上收拾收拾,找了幾張椅子好讓你們坐下。

「原本是想在路上向你們正式的自我介紹,不過沒想到直接就到工房了。」

「我是一名鍊金術士,以前曾在大陸上四處旅行,但目前定居在這裡了。」



那麼正式開跑了,除了團務區的注意事項外,額外說明兩點。
角色在使用加值的時候,若是不直觀,請說明一下是怎麼使用這項加值,若太過生硬、不合理則無法使用。
原則上,若是遇上特定事件,如說服某名NPC、調查某個地點,將會比照戰鬥以回合計,每回合只有一次行動的機會,若沒遇上特定事件則自由發揮。


《團務區》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早川 鳥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離開酒吧大門,原以為會直接前往遺跡的舞鳶驚奇的踏進了亞托莉的工房,注意到滿櫃的書籍和桌上散著的植物,想來對方也是為了剛才提到文獻中的藥物費了一番功夫。
又好奇的瞥了幾眼了桌上的草藥,舞鳶才向亞托莉道謝並坐了下來。

「鍊金術士?可是同醫者一類之職?」聽到了從未聽過的名詞,又聯想到剛才對方說過要製作藥物舞鳶問道。還未等亞托莉回答,她又有些憂心地繼續問了下去:「能否告知我等是何事使姑娘如此急欲尋求幫助呢?聽聞姑娘方才於酒肆所言,可是有尋常藥物難解之疾疫?」
擲骰結果

2d6+3 → 5[4, 1] + 3 8我想看那個酷酷的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踏入工房後艾普索忍不住四處瞧瞧,是在亞托莉邀請他們坐下後才收回了目光,學習舞鳶道謝與坐下的動作,之後專注的聽他們講話。

在舞鳶問完問題後,艾普索對兩人招了招手,也想提問:「我也沒聽過鍊金術士,其實我之前也不知道大夫是什麼……這是不同世界間的差異嗎?」

他在舞鳶身邊時稍微感到了安心,而現在的他正努力想讓對面的少女也放心下來,「唔……雖然現在我們不懂這個地方,但是我們身上的特殊能力……或許剛好能幫助到你。」雖然講得不太順暢,但他依然挺直身板,一臉正經的向對方說。

「還有…那個……文獻資料,我想先了解這裡。」這句他講得有點小聲,不敢打斷談話,但是又怕亞托莉忘記。
SIGNATURE:
酒吧裡的迷途少年艾普索.克洛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唔喔——」穿過大門後,又是另一間房間,這讓魯路斯充滿了驚嘆。

在亞托莉搬動椅子的時間,直到他坐下來都仍不住張望工房四周。他雙腳在椅子下方內收,雙手撐在兩腿間的椅子上,身子向前傾著。

「你也旅行過很多地方嗎?這樣還來頒布委託的話,那個遺跡肯定危險到難以想像吧?」他一邊說,一邊微微搖晃身子。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鍊金術士與醫生不太一樣,鍊金術士是研究鍊金術這門學問的人。」

「就像研究歷史的人被稱為歷史學家一樣。」

接著,亞托莉回到了正題。
或許是不易啟齒的關係,她的臉色也變得凝重。

「不久前,這座大陸開始流行起一種傳染病。」

「染病的人體力將會越來越差,身體機能也會隨著下降。」

「我所居住的村莊……艾斯卡村也受到傳染病的肆虐。」說到這,她的神情就更加沮喪。

「一般的藥物難以根治這種傳染病,大城市光是治療居民就毫無餘裕了,自然沒有辦法幫助偏僻的小村莊。」

「就在我查找文獻時,發現古代人所使用過的萬能藥或許能治療這種傳染病。」

「只不過……唯有一項材料沒有辦法採集到。」

語畢,亞托莉站起身,來到了書櫃前,似乎打算挑幾本書出來。

(2021-03-04, 21:11)舞鳶 提到︰ 2d6+3 → 5[4, 1] + 3 → 我想看那個酷酷的草

雖然亞托莉馬上就將藥草從桌面上收拾乾淨,但舞鳶可以知道你並沒有見過這些藥草,不管是親眼看過還是在書籍上看過。
藉由這一點,你理解了你的藥草知識不一定能在這世界派上用場。



目前亞托莉正在挑選關於遺跡的文獻,可趁這機會彼此交流,也可以繼續對遺跡的相關事項發問。
在風格上,我個人比較偏向一小段一小段來流暢的進行,也較容易帶入。
所以有時不一定會完全回答完畢,但不代表NPC沒有聽見,他們可能會在下一次回覆中做出反應,或是以較重要的內容來回應。
擲骰結果

3d6 → 8[1, 6, 1] 8觀察藥草,難度2骰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早川 鳥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魯路斯聽著亞托莉闡述疾病的話,好動的樣子也逐漸變的安靜,顯是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了。看亞托莉轉身往書櫃翻找,他回頭看看舞鳶與艾普索,對於他們不知道何謂煉金術而感到訝異。

「我們的世界也有煉金術喔,曾經有一位煉金術士帶了這個給我當禮物。」他從放在一旁的包袱中拿出一個小玻璃罐給兩人看,裡頭裝著滿滿的白粉。「聽他說,煉金術是把一些東西的元素轉變成完全不同元素的技術,像是石頭變黃金、雜草變玫瑰之類的,不曉得這個世界的煉金術是不是也是這樣。」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看著魯路斯從躁動中慢慢安靜下來,艾普索留意了一下魯路斯對於疫病的反應。

「原來……那為什麼你會認識鍊金術士?那個白粉又是做什麼的?」艾普索突然丟了好幾個問題出來,湊近魯路斯並且直盯著對方眼睛看,似乎還不想放過對方,「你會做什麼?有什麼特殊能力嗎?」

講完後才發覺自己有些失禮,抿緊了下嘴唇,為自己找了個理由,「……因為委託需要,舞鳶也是,亞托莉也是,我不想只有我講了自己的能力。」
SIGNATURE:
酒吧裡的迷途少年艾普索.克洛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聽到亞托莉說到她的家園出現了傳染病,從小就在亂世與疫病中成長的舞鳶完全感同身受,與家鄉相似的情況讓她的臉色漸漸凝重,而剛才瞥過的藥草都是些沒見過的模樣,讓她稍微有些擔憂自己的知識究竟能不能派上用場。

聽完魯路斯的解釋,舞鳶點了點頭,雖然還很好奇煉金術究竟是如何運作,但現在更要緊的是趕緊找到藥草治好亞托莉的村莊。

「艾普索,你無需如此戒備,就由小女子先來吧。」看到自家徒弟充滿防備心的態度,舞鳶有些好笑了拍了拍他的頭安撫著。
「小女子乃一名大夫,擅以植物為材製藥助人,可惜此處之草藥小女子並不識得,怕是難以就地取材了。舞鳶也沒有隱瞞,直接大方的承認自己不瞭解這裡的植物,接著才又說出了自己還有的一些能力:「雖說難以製藥,可小女子仍能借助草木之力使些簡易治癒之術。除卻救治之術,亦長於暗器毒物。」
「小女子確是不大善於戰鬥,可自保與輔助應是不成問題。」最後舞鳶對著兩人笑著下了結論,那雙溫柔的眼神下是無比強韌的內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亞托莉從書櫃上取出幾本厚重的古書,回到了桌前。
書本被放到桌上時所發出的沉重聲響,讓你們知道眼前的少女不如外表那般柔弱。

「鍊金術大概就是這種東西哦。」她附和著魯路斯

「雖然我算不算是一名稱職的鍊金術士都還不知道就是了,平常更多是在調配藥品而已。」

接著,她拿起其中一本書,並且攤開在你們的面前。
雖然書上都是你們看不懂的文字,但中央有著一張插圖。
那是——黑色的百合花。

「萬能藥的最後一項材料,就是黑百合的花瓣。」

「雖然黑百合在傳承中出現過,但已經是絕種數百年的品種了。」

「不過……」亞托莉翻到了下一頁,上面的插圖畫著一座建築,她接著說道:「據文獻上所說,黑百合就保管在這附近……也就是離艾斯卡村不遠的遺跡裡。」



下一推就會正式介紹遺跡是什麼樣的東西,在亞托莉的世界中是什麼樣的存在。
角色如果好奇的話,也可以順著問下去。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早川 鳥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他是我以前工作的酒館的客人,因為喜歡我才送我的禮物。」魯路斯充滿驕傲地回答艾普索,「他叫做佛爾,所以我也叫這個東西佛爾,只要吸一點點就可以回復精神體力喔。」

瞥見逐漸靠近的艾普索,魯路斯沒有任何退避的跡象,反而有點疑惑這位少年在做什麼。直到艾普索頓下來,舞鳶將其拉開,他才笑了兩聲。

「我只會些小魔法小伎倆而已,是以前喜歡我的客人、青睞我的老闆跟友善的前輩教我的。」

那邊亞托莉放下書籍,魯路斯的注意力馬上就被吸引走了。他仔細看著圖中的黑百合與建築,將它們印在腦海中,專注到口不合攏。

「傳承?那是什麼跟遺跡有關的儀式嗎?」魯路斯抬起頭,對亞托莉眨眨大眼問道。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