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進階團】黑魔法.女巫終焉之地
只看該作者
#1



夏綠蒂、亞特拉、獾纏和魯路斯先後踏入門後,書和紙張的陳香沁人心脾,透過被滲過窗簾的些許陽光你們看清這個書閣的模樣
地方不小,然而書櫃完全無法容下所有書籍,大量的書疊放在地上

更要命的是,書本幾乎封住了能走的路,只要走路時稍有不慎就會踢翻一整棟書塔
而你們也發現了原因,酒吧門的下方為了繪製法陣而將原來放在那邊的書都挪開

在更深處似乎還有另一個房間,可以偷瞥到裡面的大藥鍋…

忽然,不適感乃至劇痛傳遍你們全身
你們感覺自己的存在正在消失,不單是顯眼與否上的意味,這恍惚是世界本身在拒絕承認外來的異物


這時娜塔莉手中的契約書發出光芒,在昏暗的書閣裡格外耀眼
「保險措施生效了。」
在契約的成效下,幾人的存在又迅速平復下來,維持在相對弱勢的水準,不過渾身都適應這個世界了,這似乎要歸功於透過契約持續向你們提供生命活力的女巫

「這裡不好招呼客人,我們到客廳。」
娜塔莉略顯艱難地越過地上的書堆,到書閣一端的門前,推開門


客廳的環境又完全不同風格,窗外吹進來的清新空氣、整潔的木質傢具擺設,給人溫暖的印象
若說書閣是女巫口味,那麼這個客廳才是正常家庭該有的味道

娜塔莉拉開餐桌前的椅子坐下,歎一口氣,隨手拿起桌子上一個裝着紅色粉末的小瓶子,倒了些粉末在燈臺上,照亮客廳的火光隨即燃起
「說回委託的事情吧。」
小黑跨出夏綠蒂的花籃,乖巧坐在桌子上

「我傳承着不老不死的血脈,這是個方便的體質,任何實驗對我而言都是安全的,不過,」
「不老不死,並非不會受傷,實際上由於用藥的原因,我體內的過半臟器都處於衰竭狀態,非常痛苦,所以想你們替我得到之前說到的秘法,我將之稱為『終焉之術』。」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通過酒吧大門踏入另一個世界映入眼前的是書一大堆書,隨後而來的是一股奇妙的排斥感似乎想把自己給遣返回去,不過在委託人的幫助下這股感覺被阻止了,隨後在娜塔莉的帶領下終於離開了書山之中

[看來這個世界不歡迎我們這些外來者,話說回來這是你第一次尋找別的世界的人幫忙嗎?]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離開酒吧之前,夏綠蒂搖響了銅鐘。
悠遠的響聲穿透靜謐的書房、廊道、窗戶,消失在無遠弗屆的彼端。夏綠蒂點點頭,完成了如同儀式般的動作後,這才踏出腳步。

世界的意志,下壓。
力以異質的劇痛展現,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特殊的傾向……循序性剝離外來者的存在嗎?來自世界的排斥,夏綠蒂並不是第一次感受到,這樣的程度頂多算是輕微。夏綠蒂嘗試抵抗,依照過往經驗來說很快就會有一方退避。就在這麼想時,疼痛開始迅速消退……這並不是自己出的力,夏綠蒂也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
「雖然說,你這麼做有點多此一舉……但是謝了~」夏綠蒂說,感受著微薄的生命力,進到自己這個永遠餵不飽的身體裡。
「剛剛的糖好吃嗎?」夏綠蒂摸了摸花籃中的小東西,旋即又變出一片沾了草莓果醬的餅乾,交給牠。接著踩著女巫剛剛踩過的地面,穿過書堆。

來到客廳,夏綠蒂將花籃放在桌上,將牧羊人杖收起來,並將銅鐘托在手上後,尋找位子坐下來。
「我們要如何確認那便是你要尋找的秘法呢?」聽完女巫的說明,夏綠蒂從旁提問。
擲骰結果

4d6 → 18[4, 5, 3, 6] 18時空旅人(抵抗看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噢、噢、噢噢噢啊!!!」獾貼地的高速奔行從寬闊的酒吧地面來到欠缺空間安排的書閣內,為了閃避前面幾人的腳而硬生生撞進了一堆假性堆疊的書叢中,啪啦啪啦的被書本掩埋。「嗚...裡面好暗,啊,啊啊!!!!」轉換世界的疼痛席來,獾的尖叫透過層層書頁傳出。接著幻化回了人形,引起更大規模的書本山崩,頭才剛冒出來又被幾本書敲到,好在娜塔莉的某種魔法停止了疼痛。

「各,各位等等!」他將自己叢書堆中抽出,背後留下的一地散落崩塌就暫時不管,急躁的左右又碰歪幾疊書,跟著趕忙到客廳隨便靠在流理台上聆聽內容。既然晚到便先待其他人詢問完畢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剛踏進這個世界中,雙眼還未來得及確認眼前的小山是由什麼堆起,劇痛便侵襲到魯路斯全身。他閉起一隻眼,咬緊牙關緩緩蹲下,直到光芒灑落在他身上,才能吁口氣重新站起來。

「嘿嘿……謝謝姐姐,這個世界好粗暴啊……」雖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剛剛簽的那份文件顯然真的有某種祝福在。

最後一個踏進書房,等自己緩過來時其他人又要移步了,魯路斯玩鬧般試圖在散落的書本肩一步一步跳躍,跟著大呼小叫的獾來到客廳中,感受這讓他懷念的溫暖氛圍。

「姐姐生病了?」他看著娜塔莉像不起波瀾的神情,也是有不少人不喜歡表露弱態的,魯路斯可以理解這點。「『終焉』什麼的,聽起來不太好啊,姐姐沒試過治癒魔法什麼的嗎?」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2022-02-25, 18:38)只是個月月 提到︰ [看來這個世界不歡迎我們這些外來者,話說回來這是你第一次尋找別的世界的人幫忙嗎?]

「對,我之前沒有招呼過其他世界的來客,這次只是用先人的研究成果前往阿爾法酒吧而已。」

(2022-02-25, 20:12)泠音 提到︰ 「雖然說,你這麼做有點多此一舉……但是謝了~」夏綠蒂說,感受著微薄的生命力,進到自己這個永遠餵不飽的身體裡。
「剛剛的糖好吃嗎?」夏綠蒂摸了摸花籃中的小東西,旋即又變出一片沾了草莓果醬的餅乾,交給牠。接著踩著女巫剛剛踩過的地面,穿過書堆。

來到客廳,夏綠蒂將花籃放在桌上,將牧羊人杖收起來,並將銅鐘托在手上後,尋找位子坐下來。
「我們要如何確認那便是你要尋找的秘法呢?」聽完女巫的說明,夏綠蒂從旁提問。

小黑叼過夏綠蒂給予的餅乾
「喵。」牠小叫一聲,樣子平和算不上雀躍

「確認的手段只能交給你們準備了,正如我說過的,『墓穴』到底是甚麼,其中有甚麼,我一概不知。」
娜塔莉低下頭思考幾秒
「不過我可以為你們提供物資上的幫助,一些魔術道具。」

「只是道具需要時間準備,我想想……大概一個晚上吧,期間我可以為你們準備住宿,當然視乎你們是否有需要。」

(2022-02-25, 23:48)酥魚 提到︰ 「各,各位等等!」他將自己叢書堆中抽出,背後留下的一地散落崩塌就暫時不管,急躁的左右又碰歪幾疊書,跟著趕忙到客廳隨便靠在流理台上聆聽內容。既然晚到便先待其他人詢問完畢
(2022-02-26, 00:57)Ernest 提到︰ 「姐姐生病了?」他看著娜塔莉像不起波瀾的神情,也是有不少人不喜歡表露弱態的,魯路斯可以理解這點。「『終焉』什麼的,聽起來不太好啊,姐姐沒試過治癒魔法什麼的嗎?」

娜塔莉先是看了看化成人型的獾纏,隨後閉上雙目
「我不需要治療。」

「我需要的…」她緩緩睜開眼「唯有死途。」

娜塔莉接着對墓穴進行補充
『墓穴』是家族文獻上提及的場所,從命名上也能窺知一二,那裡一定就是藏着『終焉之術』的地方。
然而『墓穴』有個耐人尋味的規矩,甚至用上了魔術來進行管理,那就是不允許不老不死的家族成員(我)進入。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女巫的提案,夏綠蒂答應了下來,不過倒不是為了魔術道具而停留。
「這附近有什麼村莊小鎮嗎?我想去那裡……」夏綠蒂問道。

「話說回來,只要不老不死者,就會被墓穴排除嗎?」但是,或許女巫也不知道,也許這個世界不會死亡是相當罕見的,也或許只有她一個人。無論答案是什麼?最後試試就行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Thumbs Up 
許多生命追求著不老不死,而不老不死者卻大多期盼著解脫,現在也是因為自己還有些執念,當執念消散後自己要如何才能解脫呢?想到這裡亞特拉馬上把這些想法驅散開來不再去想

[那麼就等待一晚吧,在等待期間我能翻閱這裡的書籍嗎?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所以我們是第一個知道裡面有什麼的人嗎?好刺激喔!」魯路斯坐在地上,有節奏地點著身子,顯然是沒注意到娜塔莉只說不老不死的人不能進去而已。
「哇喔!姐姐已經享樂夠了嗎?」對於娜塔莉一心尋死的意圖,魯路斯並沒有任何反對,反而ˊ而還有點讚賞。「等我以後享樂夠了,也可以用這個法術舒服的死掉對不對?」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哦哦! 墓穴偷東西嗎? 算我一個!」獾剛剛邊聽邊在包包裡翻找東西,因為太複雜的東西他也不了解。只見他聽到關鍵字,正好從包裡抽出半截粉筆舉至空中,好像沒意識到自己過來已經算是"算他一個"了

「魔術道具的話...」他邊在空中的隱形黑板上比劃一邊靠到大家聚集的餐桌邊「要是有那種探險家的酷繩索或隱形斗篷的話感覺很讚,乾脆有長翅膀的靴子、會指路的水晶!」獾纏停筆對著自己的虛擬筆記點點頭,好像很滿意這些主意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