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隨筆】 夏克雷爾的日常什麼的
只看該作者
#1
「喝!」
「哈!」
清晨,在一處蒼鬱的森林中,傳來了一聲又一聲的吆喝聲。
如果仔細看,在森林中,有一處略為隱密的道場,早上六點的時間,已有幾名弟子在場上修練。
「落千!老朽糾正你多少次,要用全身來使力,而不是單靠手臂的力量!」
「落蘭妳也是!腳步要踏扎實,假如不這樣的話,對手突然出招了,妳要如何去招架?」
開口斥責的是一名赤髮老者,滿臉歲月的痕跡象徵著他經歷過的一切。
「唉...如果夏克雷爾在就好了...咳咳!咳!」
聽見咳嗽的聲音,一旁的屋子裡的年輕人馬上跑了出來。
「父親!您沒事吧?」年輕人趕緊扶著咳嗽的老人到一旁坐下。
「咳...老朽沒事,落千,去端杯茶給老朽。」
「是,怒焰師父。」
看到一臉沉重的怒焰,年輕人忍不住開口:「我說父親啊,延續我們家的武術精髓是好事,但您也要顧慮自己的身體,別太勞累了。」
「你懂什麼?明明是老朽的孩子,卻沒得到半點老朽的真傳,這種著急的心你是不會了解的!」怒焰瞪了一眼年輕人。
「師父,茶來了,請喝茶。」沈落千慢慢的把茶端給怒焰。
「喔,謝謝。」怒焰接過茶,喝了一口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開口向旁邊的年輕人問道:「說起來,嵐,城裡面消息如何?」
「據我打聽,秀吉將軍仍舊打算親自帶軍隊來我們這裡『泡茶』。」年輕人見幼小的落千和落蘭仍在一旁,只好語帶保留的說道。
「泡茶,是,指什麼?」落蘭拉拉嵐的衣角問道,同時再拋出一個問題,「夏克雷爾,是,誰?」
「小孩子不要亂問,大人說話時不要......」
「無彷,讓他們兩人知道也沒有關係,畢竟他們遲早會繼承這裡的一切。」怒焰揮手阻止嵐繼續講下去,「你們真的想知道?」
「想。」
「很想。」
「既然那麼想知道,那老朽就說說吧,這事呢,要從50年前說起......」

場景來到另外一處,在一片翠綠的草原上,一名長著尖耳的銀髮男子靜靜的吹著笛子,笛音伴隨著風聲,形成了一副寧靜的景象。
「大人。」
一道低沉的聲音打破了這片刻的寧靜,隨著聲音的出現,一隻半人半獸的生物以單膝跪的姿勢出現在男子面前。
「喔,埃利雅啊,我交代你的事你辦得怎麼樣了?」
停下笛聲,男子看著眼前的生物,開口。
「報告天羽大人,小的已經派遣手下在人界四處試圖尋找夏克雷爾大人的蹤跡了,但至今為止,除了『日本』這個地方在50年前有過反應以外,其他地方均無發現。」
「『日本』?有趣,埃利雅,傳令下去,我要親自到那個叫做『日本』的地方去。」收起笛子,銀髮男子起身。
「是的,大人,不過...您親自到那種地方是要做什麼呢?如果是收集情報這種事,交給小的去做就好,不用麻煩您親自去啊。」埃利雅不解的問道。
「那還用說,當然是去『交,涉』啊~」留下這樣的一句話,天羽隨即消失在空氣當中。
「這下可麻煩了...夏克雷爾大人啊,麻煩您快點回來吧...」看著天羽消失的地方,埃利雅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隨後,就像來的時候一樣,消失在空氣裡面。



題外話
這邊是夏克雷爾消失在魔界後所發生的故事
類似劇本前傳之類的
剩下的篇幅會在之後的劇本Run完後補完
基本上這篇只會看到劇本會出現的npc名字
如果怕爆梗的可以不要看

在補完之前應該會有一些夏克雷爾冒險的故事吧
就這樣
聲望留言:
廚月 聲望+1 Www原來是這樣
SIGNATURE:
「來酒吧就是要喝酒啊?不然要幹嘛?」夏克雷爾拿著酒杯詫異的看著你
有時候覺得,人活著要是能甚麼都不管,盡情享受就太好了。
不過很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因為在開一篇設定之類的感覺很佔版面 所以就乾脆在這裡寫了

世界觀:
夏克雷爾所在的世界一共分為三個世界 魔界 裏世界 人界
三者分別由傳送陣所連接 基本上有一名見習魔法師就可以自由來往三個世界了


魔界
夏克雷爾的故鄉,顧名思義,裡面棲息著各式各樣的魔物,沒有季節之分,一年到頭都是涼颼颼的秋季,扣除這點,景觀其實和人界沒什麼不同,甚至可以說優美許多。魔族並無發展科技,他們不需要那種東西,本身具有的魔力就可以解決大部分的事情,所以魔界的自然環境絲毫沒有被破壞的痕跡。
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魔族在對人類大戰後,基本上抱持著友善的態度,與人類的相處也沒什麼問題,最近聽說有與人類通婚的情形。
魔族最高統治者是軍團長,能夠直接命令所有魔族,類似總統之類的。

瘴氣
魔界特產,依地區不同,濃度亦不同,除了魔族以外,其他種族若吸入會發生以下症狀
  • 輕微吸入---頭昏,想吐
  • 中度吸入---發燒,昏迷
  • 重度吸入---死亡or魔化
※魔化 其他種族如果吸入過量的瘴氣,有很低的機率會轉變成魔族,階級則是依原種族階級為基準作為隨機轉換。
若在魔界觀光想避免吸入瘴氣,請戴上能夠隔絕空氣的頭盔,或是請隨行的法師淨化瘴氣。

種族
魔族種族列表
                                    柔水派                            中立                              烈火派


上位                被遺忘者                 魅魔                     大惡魔

次上位               魔女                     石像鬼                   獸魔

中位                黑暗精靈                  魔人                炎魔 小惡魔

下位                                不死族 魔界植物 下級魔物


魔界的派系鬥爭非常嚴重,由主張和平的柔水派和總想著製造混亂的烈火派共同制衡著魔界的秩序,由於被遺忘者的最後一人,夏克雷爾的失蹤,目前魔界由烈火派掌管著。

魔界著名觀光景點
碧綠草原
一望無際的翠綠大草原,從踏進去的地方沿路走到另一端至少也要10天,瘴氣含量非常低,是適合異種族觀光的美好景點。大部分時間,只會有些無害的魔界植物出現,不過有時候會有魅魔來此地捕捉觀光客回去作為奴隸糧食。

炙熱火山
魔界大部分礦脈的所在地,經濟什麼的基本上都靠這裡在維持,同時也是中位魔族 炎魔的居住地,來此地可以品嚐到許多以岩漿為主體所製作的豪邁料理,是許多老饕的最愛,不過吃完你的胃撐不撐得住又是另一回事了。

被遺忘者沉睡之地
千年前魔界內鬥之地,被遺忘者全族在此地被滅族---歷史石碑

天之城
現任魔族掌權者 天羽 所居住的城堡,原本是夏克雷爾的故居,後來被天羽以魔力改建,能夠漂浮在空中,從遠處看來陰森森的,其實內裝非常的驚人,有著從各個世界掠奪來的裝飾品。

魔力
魔族各個出生就擁有的力量,依階級之分而導致顏色不同,由下往上分別是,綠,紫,鮮紅,暗藍。
魔力可以幫助魔族做任何事,只要他們想得到,以魔力驅動飛行或是具現武器都沒問題。

裏世界
沒有人類的存在,這裡單純就是由異種族所組成的大陸,彷彿沒有邊界似的,不管怎麼走都還是不斷有新的物種出現,因此又有別稱 奇蹟的大陸。
原則上景觀和其他世界差不多,不過裏世界有著四季分明的氣候,因此在不同的季節前來,所見到的景色也會隨著季節變化而改變。

種族
總數不明,至今仍然有新的種族陸續被發現,大概就是異世界裡會有的
列舉:
精靈 矮人 獸人(各種特徵 爬蟲類種類人形 龍 靈魂 妖精 元素 吸血鬼 陰陽人 
人魚 小六 地精 哥布林 等

冒險者協會
本部處於裏世界的冒險者協會,專門分發各種任務給冒險者處理,低級任務可能不需要執照,不過越高等的任務,委託人可能會講求執照或是依該冒險者的誠信度來判斷是否要委託。

人界
與各位背後靈所在地差不多的地方,不過真正相似的也只有日本,其他地方的觀念依舊與真正的地球還是差很多。地貌因為人類不停砍伐森林,過度採集礦石,早已殘破不堪。有的地方甚至開始出現大自然的反撲,造成非常嚴重的天災,這也就是人類對魔族大戰的開端。

人類對魔族大戰
基本上,此地沒有發展科技,人類還是過著非常純樸的鄉村生活,不過由於人類的貪婪,在發現了傳送陣的存在後,便對魔族展開積極的侵略,不過結果可想而知,在戰力的懸殊上,人類什麼也拿不到,在魔族柔水派的勸說下,才沒有被烈火派趕盡殺絕,此次戰爭以後,人類深深的感受到魔族的強大,開始一邊與魔族保持良好關係,一邊研究聖屬性魔法,準備再次侵略。

人界(2)
雖說保持良好關係,很多人類還是打從心底厭惡魔族,極少部分會主動與魔族打交道,甚至與其相戀。大部份人類有信仰『光明神』的習慣,帶頭的牧師與神父更是以神的代理人為自居。
順道一提,人類除了自己以外都很討厭,也就是說,他們也不喜歡異種族的存在。

領主
每個區域會有每個區域的領主,彼此之間會互相爭奪地盤,其實一點都不團結,只有在面對異種族時,才會莫名的統一。

光明神
沒有人知道『祂』是否真的存在,據說很久以前有位聖騎士,自稱是光明神的化身,不過無從考究,信仰光明神的人類表示,自己會在腦中聽到不屬於凡間的聲音,這點除了當事人以外,也沒有人能夠證實。不過確定的是,聖水,以及神聖屬性的魔法,都是光明神所賦予給信徒的。

魔道師
人類為了研究魔法,努力的創造出一套系統,他們叫它『魔道』,而把能夠使用,駕馭魔道的人類,稱為『魔道師』。
不是每個人類都有操縱魔道的能力,有有出生就擁有強大天賦的人,也有過了30還是一竅不通的人。當然,操縱魔道是有風險的,有一群人為了追隨更強大的力量而墮落,那些人被叫做,『暗墮者』。

日本
因為是島國的緣故,觀念與大陸居民完全不同,不信仰光明神,崇拜黑暗,魔族來到這或許會很受歡迎。
發展出特有的兩個道術
『武士道』與『忍道』
有著幕府階級,目前掌權的是秀吉幕府,是個國家上級至上的地方,幕府的話絕對遵守,不過私底下似乎有人受不了這種統治,想企圖推翻...

道場
散落在日本各地的私人道場,教授各行各派自行研發的道術,由於每家的基礎都不同,造就了日本的道術發展非常的多元化。

時間與曆法
各個世界時間並不同,你在人界只過了半年,裏世界已經過了一年,不過魔界跟人界世界倒是相同的
魔族曆法使用的是
Xiakeleier曆 與日曆紀年方式相同

人界補完 多加了些奇怪的東西 以後搞不好會變成系統
估計世界觀寫完就會開始寫這個笨蛋的冒險日誌跟劇本了
擲骰結果

1D2 → [2] 2一的話明天會寫日記 二的話還是會寫
聲望留言:
上官曼 聲望+1 按讚+1
守門員 聲望+1 晃尾等夏克雷爾的日記w
廚月 聲望+1 支持
SIGNATURE:
「來酒吧就是要喝酒啊?不然要幹嘛?」夏克雷爾拿著酒杯詫異的看著你
有時候覺得,人活著要是能甚麼都不管,盡情享受就太好了。
不過很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Xiakeleier曆  某年某月某日


嗯,冬天,真是個好季節,漫天的大雪覆蓋著大地,雪白的大地讓在下興起堆雪人的念頭,啊啊,沒錯,在下現在在裏世界的某一座山下旅行。

嘿咻,再把鼻子插上去,哈哈哈,雪人傑克就這麼完成了!不過單純把傑克堆起來好像沒什麼樂趣...

啊!稍微輸入魔力就能讓傑克動起來了嘛,在下真是天才!
於是在下慢慢的把魔力輸入進去傑克的身體,隨著魔力一點一點的輸出,傑克僵硬的身體漸漸的動了起來。
眼前帶著無邊金框眼鏡,穿著筆挺西裝的傑克對著在下開口:
「厚厚厚,偶素雪人傑克!素你賜偶生命的嗎?主人?」
「在下是夏克雷爾,這樣叫我就好了,在冬天的這段日子裡,你都要陪在下一起旅行喔。」
「遵命!夏克雷爾先森!」

就這樣,在下帶著傑克,一步一步的往山頂走去。走到半山腰時,在下因為疲憊,暫時靠在一旁的松樹上休息,沒想到因為太舒服,在下就這樣睡著了。

「你素隨?你想對夏克雷爾先森揍什麼?」
「雪,雪人竟然會說話?嗚,嗚哇啊啊啊!」
睡到一半,在下被傑克和一陣不知名的哭聲吵醒,「怎麼了...吵成這樣...」

眼前是一名長相可愛的妖精小女孩,看到此景,在下連忙開口安撫,「發生什麼事了?有事可以跟大叔叔說喔。」
「我沒事...只是看到會說話又穿西裝的雪人有點被嚇到了...」
小女孩擦乾眼淚,低頭對著在下行了個漂亮的見面禮,「我叫做夏塔耳,請問叔叔是冒險者嗎?」
「那當然,夏克雷爾先森可素超厲害德冒險者喔!」
一旁的傑克忍不住插嘴。
見到傑克再次開口講話,夏塔耳有點畏縮的向旁邊移動了點。
「好了傑克,你先不要講話,嚇到人家了,而且收起這種講話方式,在下創造出來的東西可不會有這種缺點。」
「切,被發現了,我本來想說要一直用這種語氣勒。」
在下制止傑克繼續開口後,轉身對夏塔耳問道,「在下是冒險者沒錯,不過小妹妹妳找我有什麼事嗎?」
在確定一旁的傑克不會再開口後,夏塔耳才緩緩的說,「其實,我和媽媽獨自住在這座山上,過著牧羊的生活,日子過得還算愜意...」稍微頓了頓,她繼續開口,「不過前陣子,山上來了一群野狼,自此牠們的到來,我們的羊群每天都被襲擊,數量減少的趨勢絲毫不見減緩,媽媽請我下山搬救兵,沒想到半路上就遇見了大叔,還有這個會說話的雪人...」

「沒禮貌,我也是有名字的,我叫傑克,妳給我牢牢記住!」
「噢!先生你打我做什麼...」
「話少一點比較好,人家又沒問你的名字。」
「噗...」
在下用力的朝傑克的後腦勺巴了下去,只見傑克直接被這一下的力道打趴在地上,起來時臉上還沾滿了泥土,看到這樣的傑克,夏塔耳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樣好了,在下先隨妳到山上去看看,報酬什麼的解決後再說,這樣如何?」在下對著夏塔耳提出了這麼樣的一個提議,看見她有點不信任的臉,在下只好連忙補充,「妳放心好了,大叔我可不是那種會獅子大開口的人。」

「真的?那就一言為定嘍,大叔叔。」
「來吧,趁著天色還早,兩位請趕快隨我到山上去吧。」說著,夏塔耳一溜煙的山上跑去。

「所以我們真的要幫這個沒禮貌的小女孩喔...」
「廢話不要講那麼多,趕快跟著她走上去,等一下跟丟了在下就找你算帳。」
訓完傑克,在下自顧自的跟著夏塔耳的腳步往山上走去。

經過了一大段的路程,在下總算是到達了山頂,從上面往下看去,雪白的大地一覽無遺,嗯,該考慮定居在這裡的。
「啊!狼群又出現了!」順著夏塔耳的手勢看過去,一大群威風凜凜的狼正在不遠處的小土丘上耀武揚威,一旁還有幾隻正在撕咬著剛剛獵捕來的羊隻。
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嘛...基本上都是普通貨色啊...
「如果只有這樣的話,那傑克,就交給你摟,作為初戰,這樣的貨色還可以啦。」
「遵命,先生,不過,那隻白狼怎麼辦呢?」
「白狼?什麼白狼?」
經過傑克一說,在下這才看到狼群的中心站著一隻足足有一層樓高的白狼,那散發出來的王者氣勢可不是旁邊的雜魚可以比擬的。
「決定了!雜魚交給你,在下負責那隻大隻的!在下要把牠抓來當寵物!」
「呃...大叔叔你是認真的嗎?」一旁的夏塔耳看著在下,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
「當然是認真的,相信在下的實力吧,要開始摟,後退,小妹妹!」

「傑克,你應該會施展魔法吧,畢竟在下這裡傳了不少魔力給你。」
揉揉關節,在準備開打的同時,順便拋出了一個問題給傑克。
「那當然,我是先生的創造物啊,怎麼可能讓先生失望呢?」

「喂!笨狼!」
傑克對著土丘上的狼群大喊著,「有種就下來啊,還是你們只會混吃混飯而已?」語畢,還丟了個雪球過去。
狼的智力夠不夠聽得懂傑克的話,在下是不知道啦,不過丟出去的那顆雪球,倒是引起了不小的反應,狼群群起激憤,憤怒的朝傑克衝了過去。
「就說是笨狼了,這麼容易就上當。」
面對狼群的攻勢,傑克不閃也不躲,雙手直接結出法陣,「馭雪の術。寒冰爆雪!」
傑克四周的雪像是有意識一般,迅速集結成一團,像隕石般的向著狼群的方向砸去。
面對巨大的雪塊,狼群毫無辦法的直接被砸中,頓時雪堆中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哀號聲。
「解決了,該你了,夏克雷爾先生。」
傑克甩甩手。

土丘上的白狼看到這一幕,有點沉不住氣了,加上又看見在下身後的夏塔耳,白狼直覺認為是夏塔耳造成這場災難的,巨大的身影立刻朝著夏塔耳撲了過去。
「吼!!!」
「鏘!」
原本預期下一秒會出現的是血肉模糊的景象,卻只響起了一聲清脆的鋼鐵碰撞所造成的聲響。
「白狼閣下,剛見面就對小女孩出手不大好吧?」在下輕而易舉的舉起斬,擋住巨大的狼爪。
「嗷嗚?」
對於在下過於輕鬆的擋住自己的攻擊,白狼顯得有些錯愕,不過不同於雜魚,牠很快就重整了氣勢,再次的揮出了狼爪。
「一次的教訓還不夠是嗎...」
「體術。過肩摔!」
一把抓起狼爪,在下用力的把白狼像丟雪球般的擲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
「咦?」
奇怪,在下剛剛摔出去的不是狼嗎?怎麼多了一個少年在地上?還裸體?
「傑克,你去看看。」
「是的,先生。」

「請問...」
「走開!不要靠近我!」
傑克走進少年,正想詢問時,卻被少年一臉厭惡的躲開了。
「你,你們這兩個奇怪的傢伙,一見面就打,也不先表明身分,還把人家打出人形,沒禮貌!」
「我才想問你,你們這樣攻擊別人飼養的羊群,難道不知道會影響別人的生活嗎?」
面對少年的問題,傑克理都不理,直接插入了下一句話。
「牠們又不是我的同伴,只是我路上遇到的野狼罷了,更何況我又不吃肉,關我什麼事啊到底?」
「先生,這裡有隻講不聽的野狼,麻煩過來一下。」
「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雪球人?」
「你說誰是雪球人?」

聽到傑克的叫喊,在下趕緊走了過來,沒想到才剛到就看到兩個傢伙在吵架,嘖嘖,這可不是下屬還有未來的寵物該有的行為。
「在下說你們兩個,吵夠就該分開了吧?」一手把兩人分開,在下把臉湊近少年,好奇的問道,「少年啊,看你會變身,應該是狼人族的?還是人狼?」
「算你識貨,我是人狼族的王子──西薩斯,因為貪玩迷路才來到這座山上。」少年拍了拍身上的積雪,起身自我介紹,「既然我都報上名字了,那你呢?」
「在下是夏克雷爾,區區一介冒險家,順帶一提,在下是魔族。」
「魔,魔族!?」
原本抱持著輕渺態度的西薩斯,聽到這裡突然跪了下來。

「欸?怎麼了嗎?」
對於突然下跪的西薩斯,在下有點不知所措。
「那個,其實我族曾經接受過魔族極大的幫助,族長曾經發過誓,要全族無論何時,效忠魔族。」
跪著的西薩斯這麼回答著,剛才囂張的氣焰消失的一乾二淨,甚至還有點膽怯。
「啊...原來是這樣啊,不過應該不是被遺忘者救的就是了,那時我族應該也早就被滅絕了。」不在乎的聳聳肩,「話說西薩斯閣下,有興趣跟著在下一同冒險嗎?」
「咦?」

「當然好啊,大人能夠不記前嫌的邀我一同冒險,那是再好不過的了!」
「哈哈哈,別這樣,在冒險的路上大家都是朋友啊,叫在下夏克雷爾就好了,加個大人怪噁心的。」
「遵命,夏克雷爾大人!」
「呃...算了。」

「大叔叔~解決了嗎?」夏塔耳從土丘的另一端跑了過來,「欸?裸男?」一臉錯愕。
「裸男?」
在下看了看我們自己的服裝,沒有啊,穿得好好的,傑克勒,也沒有破損啊,西薩斯──喔對了,在下忘記先讓他穿衣服了。
「西薩斯啊..你先躲到在下後面。」
「嗯?怎麼了?」
「傑克,變套衣服給他穿。」
「好的。」

無視掉後方的不和諧畫面,轉身向夏塔耳開口,「好了,小妹妹,事件解決了。那些狼群以後不會再找你麻煩了。」
「真的嗎?感謝叔叔!不過...報酬的部份...」講到這裡,夏塔耳的頭低了下來。
啊...也是嘛,在山上生活本來就不容易,更何況還遭遇到這種情形,喲西,決定了。
「報酬?不用了啦。」
「欸欸?真的?」
「老實說今天在下玩得挺開心的,又收了一個新寵物夥伴,這就當作是報酬吧。」
「真的是太感謝叔叔了!」
夏塔耳抬起頭,小嘴在在下的臉上親了一口。
「啊...別這樣,在下會不好意思的,事不遲疑,我們還得尋找留宿的地方呢,小妹妹,我們就此告辭啦,記得向在下替你母親致意啊。」
稍微整理了一下衣物,向夏塔耳揮了揮手道別後,在下便逕自往山下走了。

「你們兩個,再不跟上,小心在下把你們丟在這喔。」
「等等我啊先生!」
「動作慢點啊,夏克雷爾大人!」

帶著愉快的心情,踏上尋找留宿地點的路程,我們三個就這樣朝著前方前進了。
「欸,西薩斯,你可以變成狼嗎,像剛剛那麼大隻那種。」
「當然可以啊,怎麼了?」
「在下累了,我想騎。」
「沒問題,既然是夏克雷爾大人的命令。」
「傑克我也想上去!」
「我才不載雪球人。」
「你說什麼!」





這邊提醒初次看在下日記的人
在下的日記是由魔力所記載的
看起來語法會怪怪的
不然你想,邊戰鬥要怎麼紀錄?
以上,不服來辯 custom_ulala

啊...終於完成了,這個笨蛋大叔,有病雪人,莫名奇妙的人狼的冒險之旅還會繼續下去,請敬請期待。
SIGNATURE:
「來酒吧就是要喝酒啊?不然要幹嘛?」夏克雷爾拿著酒杯詫異的看著你
有時候覺得,人活著要是能甚麼都不管,盡情享受就太好了。
不過很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