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末日遷徒
只看該作者
#1
離開酒吧的同時,你們踏入昏暗之中,只能隱約看見其他三人的身影,還有前方不遠處如隧道出口般的亮光。
穗帶著你們朝亮光處走去。

你們無法判斷身在何處,只知道缺氧的空氣中瀰漫沙塵,混濁且沉重,每一次呼吸都不得不深吸一大口氣才能夠獲得足夠的氧氣,但同時也吸入更多不必要的物質。
周圍沒有風,悶熱的感觸貼附在皮膚上。

半晌,穗領著你們來到白茫的亮光前。
亮光的大小並沒有因為你們接近而改變。
「小心頭。」穗邊說邊彎身鑽進樹洞般的出口,消失在亮光中。



緩衝讀取中>>>
猴子要骰2D6。


R<謝你呀兒子!
聲望留言:
Resastar 聲望+1 \賀娘親開團/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跟著穗走出數步後,空氣突然變得沉重而混濁,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潘喜馬上減少呼吸的頻率來避免吸入過多的毒物。

[要帶路的話就慢一點阿,等等我!]看著穗進入光芒中,擔心會被拋下的潘喜馬上跟著對方進入光中。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2017-08-15, 20:22)木骨 提到︰ 離開酒吧的同時,你們踏入昏暗之中,只能隱約看見其他三人的身影,還有前方不遠處如隧道出口般的亮光。
穗帶著你們朝亮光處走去。

你們無法判斷身在何處,只知道缺氧的空氣中瀰漫沙塵,混濁且沉重,每一次呼吸都不得不深吸一大口氣才能夠獲得足夠的氧氣,但同時也吸入更多不必要的物質。
周圍沒有風,悶熱的感觸貼附在皮膚上。

半晌,穗領著你們來到白茫的亮光前。
亮光的大小並沒有因為你們接近而改變。
「小心頭。」穗邊說邊彎身鑽進樹洞般的出口,消失在亮光中。

菲雅娜握著猴子布偶的手剛一踏出酒吧大門,跟她造訪酒吧時一樣,周圍的景色瞬間改變。
霎時之間菲雅娜的四周被一片漆黑所壟罩,視野所及之處只有另外三人模糊的身影,以及不遠處的亮光暗示著前進的方向。
菲雅娜很快感覺到混濁的空氣中充滿著沙塵,趕緊用袖子遮住口鼻。

菲雅娜聽從著穗的提醒,注意不要撞到頭,彎著腰跟著她走進了出口的亮光中。
SIGNATURE:
角色卡:菲雅娜‧米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眼前的視野轉變極快,混濁的空氣讓猴子布偶決定直接閉氣。除了跟在身邊的菲雅娜,猴子布偶只能隱約看到走在她們前方的小男孩與穗。

在聽到穗的指示後,猴子布偶彎下腰,與菲雅娜一同穿越眼前的光圈。
擲骰結果

2d6 → 7[1, 6] 7開團第一骰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第一幕就要讓猴子死掉到底是怎樣,我要來見識見識。(躺
幕之內巴布 聲望+1 要撞到頭了嗎?木骨真的很嚴格(被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你們發現自己從碎石搭起的拱門下方走出,拱門周圍的地板上,被一條白色綁繩圍了一圈,在眾人都順利走出拱門後,穗伸腳將綁繩踢出一道缺口。

「妳終於回來了。」
「小穗姐妳真的找到幫手了!」
有幾個人湊到穗的身邊。

這是一間凌亂的房間。
天花板的燈管泛著黃光。
房間裡有一扇被封死的窗和緊閉的門扉相互對立。
一組沙發、一座木櫃、一台電視、一張矮桌,分別放置在窗下與門邊兩處。
矮桌上有幾包乾糧、幾罐水,矮桌下擱著三個登山背包。
角落堆放摺好的棉被和枕頭,地上鋪著兩條毯子。

若是牆和天花板沒有那麼殘破,窗戶沒有被木板釘得密不透風,地板沒有被當成臨時臥鋪,這裡還算是個寬敞舒適的客廳。

同在房間裡的除了穗以外,還有六人。

「他們是我說的同伴。」穗一一介紹。

一位六十多歲,身體還算健朗的老婦人,其他人尊稱她一聲「婆婆」。
一對二十多、和三十多歲的姊妹,暱稱「小林姊姊」和「小林妹妹」。
一名國中少年,似乎沒有跟穗與其他人說過話,不知其名,有「少年」或「小弟」兩種稱呼。
最後是年僅五歲的雙胞胎兄弟「青松」和「青褐」。你們根本分不清誰是青松誰是青褐,他們是穗的孩子。


「而這三位是——抱歉,我還沒問過你們的姓名。」穗準備將你們介紹給其他人,才想起根本不知道如何稱呼你們。



猴子的【香蕉飛鏢】數量1,距離80公尺。


還真是極端,最小數量,最大距離。
好像甚麼廣告。
低耗油,大空間!替搭!(?

菊田<那是骰道具啦XD
TC<嚇嚇你(???
聲望留言:
TC 聲望+1 什麼穗小姐竟然是人妻!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菲雅娜跟著穗來到了她的棲身之處。
在聽著穗一一介紹她的同伴時,菲雅娜一邊微笑點頭致意,一邊用敏銳的眼神掃視著房間。
昏黃的光線、破舊的牆壁、矮桌上的乾糧,以及用木板釘死的窗戶,處處都顯示著一股災難的景象。

(!)
在聽見最後兩位小男孩的介紹時,菲雅娜難以掩蓋自己驚訝的神色。
(原來穗小姐已經有孩子了,那她的丈夫......)
想到這裡,菲雅娜的心情慢慢沉重了起來。

「而這三位是——抱歉,我還沒問過你們的姓名。」
穗的聲音讓陷入沉思中的菲雅娜回過神來。

「我叫做菲雅娜.米勒,可以直接叫我菲雅娜。我是穗小姐委託來的冒險者,負責帶你們到安全的地方。」

(我在幹什麼啊,竟然忘了小雨前輩的教誨,在任務中恍神。)
菲雅娜咬了咬下唇,停頓了一下後,注視著每個人的眼睛一字一句堅定的說
「我以公會的名義發誓,一定會保護好你們的!」
SIGNATURE:
角色卡:菲雅娜‧米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猴子布偶在穿過拱門感到一絲的異樣,就好像是每次出門都會擔心自己是不是沒有關掉瓦斯一樣。她伸進披風裡抓了一把,小聲的說了一聲「該死」,看來她是把她的香蕉飛鏢留在船上了,披風連結的異次元口袋顯然只存放著一支飛鏢。

真可惜,她本來期待能終於秀一下她的新武器了。

環視四周,猴子布偶很快的將不算大的環境打量完畢,連帶包括穗的夥伴。一個老奶奶、兩個女人、一個大概還在叛逆期的小弟弟,最後是最致命的...才五歲的小孩子,還有兩個。

他們是怎麼活下來的?

回過神來,猴子布偶剛巧聽到菲雅娜自我介紹完,她旋即也拎起披風的角,微微行了個淑女的鞠躬禮。

「你們可以叫我猴子布偶。」面具下的雙唇勾起微笑,猴子布偶環視眾人續道:「我知道情勢非常險峻,但是既然穗向我們尋求幫助了,我們決不會辜負她的請求。」

成熟、穩重,這種情況開不得玩笑。

她們需要的是希望。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看到穗他們的處境,潘喜漸漸把自己的過去投射到他們身上,看到他們彷彿看到自己的師兄弟,於是潘喜對於這次委託更加重視了.

在猴子布偶自我介紹後,潘喜才回過神來「那個...我叫做潘喜,是來幫助你們的人,請多指教.」為了不讓他們感到不安,潘喜裝出穩重的樣子,希望他們能安心一點.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你們能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啊。失去那些保護著我們的年輕人和男人,我們將希望的重擔強壓在穗的身上,雖然知道不可行,但還是那麼做了。所以你們能來,實在是太好了。」婆婆向菲雅娜道謝。


小林姊妹看著潘喜:「雖然你的年紀看起來比我們小多了,但還是拜託你了。」


雙胞胎兄弟湊到猴子布偶身邊。
「猴子布偶?那是名字嗎?」
「那不是名字吧。」
「但是她說她叫猴子布偶,那她的名字就是猴子布偶。」
似乎達成共識,兄弟倆不再討論猴子布偶的名字。
「妳為什麼穿著披風?」不知道是青松還是青褐這樣問。
「妳的面具為什麼不是戴在嘴巴上?」不知道是青松還是青褐接著問。

也許是穗的模樣讓你們習慣了,經兄弟這麼一問,你們才突然反應過來,房間裡的所有人同樣都戴著防毒面具。



在其他人各自拉著你們說話的時候,穗從沙發旁的木櫃中拿出三副防毒面具回到你們面前。
「這個世界的空氣受到嚴重汙染,雖然我不清楚你們會不會受到影響,還是請你們戴上這個,以防萬一。」



猴子布偶感覺不需要,我想像猴子布偶戴防毒面具的樣子,太累贅了,好好笑XD
聲望留言:
TC 聲望+1 原本就只露出嘴巴附近了,再戴面具我看全身都沒肌膚露在外面了XD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2017-08-17, 00:26)木骨 提到︰ 「你們能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啊。失去那些保護著我們的年輕人和男人,我們將希望的重擔強壓在穗的身上,雖然知道不可行,但還是那麼做了。所以你們能來,實在是太好了。」婆婆向菲雅娜道謝。

(中略)

也許是穗的模樣讓你們習慣了,經兄弟這麼一問,你們才突然反應過來,房間裡的所有人同樣都戴著防毒面具。

在其他人各自拉著你們說話的時候,穗從沙發旁的木櫃中拿出三副防毒面具回到你們面前。
「這個世界的空氣受到嚴重汙染,雖然我不清楚你們會不會受到影響,還是請你們戴上這個,以防萬一。」

「請別這麼說,我只是受穗小姐的委託,真正該感謝的應該是鼓起勇氣向我們求助的穗小姐才是。」菲雅娜搖搖手說。

菲雅娜接過穗遞來的奇特造型面具後,在手中端詳了一下。
接著便照著房間內其他人的方式,將面具戴到自己臉上,她試著呼吸了幾下,除了呼吸聲變得令人微微感到不快以外,並不構成太大的阻礙。

「那個......不好意思容我冒昧請問一下,青松和青褐的父親,也就是穗小姐的丈夫並不在這裡......難道說他......」
菲雅娜悄聲問著婆婆,音量越說越小,到最後根本就含混不清。
SIGNATURE:
角色卡:菲雅娜‧米勒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