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2021-07-08, 23:05)MaxC 提到︰ 「沒沒,一點都不麻煩喔。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很喜歡小孩子的喔。雖然平常都和大人混在一起。」
「好像只要身旁有小孩我都會變成負責照顧他們的角色呢。」

「哈哈是這樣嗎,莉特小姐跟我碰上過的魅魔真的差很多呢,有機會的話真想介紹妳給我家那兩個搗蛋鬼,說不定也可以讓她們安靜一下。」

引用︰「謝啦~」莉特拿起餐具,準備大快朵頤。以免費餐點來說這樣的菜色實在很不錯。不知道魚是不是來自伽瑪島。
「呼呼~妳的心意我當然要自己細細品嚐囉,怎麼會和別人說呢?」她的叉尖在那個愛心上徐徐打轉著。
很少遇到同族呢。莉特看著服務生的背影這樣想道。本來想問她姓名,但看她好像很累的樣子,還是改天吧。
看到莉特眼前的餐點,傑特也覺得有點餓了,於是他便向吧台叫道「老闆~今天有什麼推介的嗎?」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只看該作者
(2021-07-09, 02:30)jeffary 提到︰ 「額,你好啊小兄弟」愣了一下,楊望蒼本能的伸手抓抓黑狼的腦袋,鼻子微動「咦?你的味道還真特別」

「話說我身上有沾到什麼嗎?」確認了一下自己的褲子上沒有沾到什麼醬汁,楊望蒼有些困惑的看向傑諾「難道說你的世界的狼都不是用聞的,而是用舔的打招呼?
聽到楊望蒼的話,傑諾想了一下,決定再逗逗對方,所以很自然的低下頭,把原本是要舔下去的動作,轉成了嗅聞的動作。

然後就趴在那邊,任由楊望蒼摸著自己的腦袋,甚至主動地蹭了蹭,一副乖狗狗的樣子,什麼話也沒有說,等待著一個絕妙的時機點再來開口嚇人,雖然他還是覺得成功率不高,不過重在享受過程,而不是享受結果,這個是傑諾一直以來的信條。
只看該作者
「謝謝光臨!」獾邊在吧台後想著怎麼當一個好的服務生,一面半自動的對離開的刺塔大聲說道

「是的! 客人您好!」獾從待機狀態醒來,趕忙從吧檯後拿出菜單來到桌邊。有點拘謹的將菜單拿給傑特,接著掏出他當做小抄和點菜用的便條和鉛筆

「我、我個人只吃過餐廳免費套餐的馬鈴薯泥和吐司。吐司的烘烤剛好落在中間值,表層很酥脆但裡面卻溫熱又鬆軟,不過不在基本套餐中似乎要特別詢問有沒有才行。馬鈴薯泥則是很有飽足感而清淡,和烤魚非常搭。」

他意識到講話有點快,接著稍微放慢了一點

「至、至於招牌菜單的部分。剛剛在廚房看到的南瓜湯看起來、聞起來都超級精緻又美味的! 雖然沒吃過,不過如果是我的話好想趁老闆不注意偷盛一晚來喝! 咳咳...這些大概是我推薦的,請問客人需要甚麼呢?」


獾趁自己再講出太多無意義的話之前趕快拉回到正事上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只看該作者
(2021-07-09, 20:30)流星之中 提到︰ 「哈哈是這樣嗎,莉特小姐跟我碰上過的魅魔真的差很多呢,有機會的話真想介紹妳給我家那兩個搗蛋鬼,說不定也可以讓她們安靜一下。」

「雖然我喜歡小孩,不過我可不是保母啊。」莉特以淺淺的微笑回應。
「要當的話也不是不行,但我是要收費的喔。」她將食物緩緩送入口中,並向傑特拋了個媚眼。「先生之前遇到的魅魔都是怎麼樣的?和我差別在哪裡呢?」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只看該作者

「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來到這裡。」夏綠蒂推開了木門。
只見她頭頂掛著透明石英製的護目鏡,米色的工作服與及膝的馬褲,外套著深色的風衣,腰際繫著皮革工具腰包,走動時能聽得見裡頭金屬碰撞的聲響。相對她嬌小的身軀,似乎有些擁腫。
手中提著一個青銅小鐘,雖然沒有刮痕,卻帶著一種沉重的老舊感。
棕色的短髮用繩子紮起來,似乎沾上了點油漬,看起來並非十分清潔。
「老闆,好久不見。您還好嗎?」向吧檯走去,一面聽聽看有沒有故人的聲音。
只看該作者
(2021-07-07, 22:14)泰迪 提到︰ 「我的故鄉......是一大片茂密的森林,資源充沛,但同時亦有著兇惡的野獸、巨獸居住在其中,與我們咫尺為鄰。」

「言語並不能保護身邊的家人朋友免受惡獸侵害,也不能帶來充足的食物,唯有優秀的狩獵能力才會帶來生機,這是族人們普遍的想法。」

「技巧、勇氣,尚可通過經驗累積去彌補不足,唯獨天生的體質無法通過後天鍛鍊,這恰巧是我所欠缺的。」

「所以,大家的想法其實不難理解,反而是我......太另類了。」

稍後,銀鈴為了緩和氣氛,合掌笑說,「難得刺塔小姐離開之前也不忘向我道別,就算沒有時間準備贈別禮物,但至少也要笑著目送妳離開?」

「然後,真的很感謝妳對我的關心,能認識妳真是太好了。」


「真的,太感謝妳了。」銀鈴受寵若驚地站起來向沙林深深一躬,「請問,我要怎樣才能夠報答妳呢?」
(2021-07-09, 02:30)jeffary 提到︰ 「不,我能理解的,我不會勉強妳的沙林,妳能從外部改善就很好了」楊望蒼搖搖頭,看向一旁的戀人,神色帶著寵溺與一絲心疼「就像銀鈴說的,她之前在找治療方法時,她就強調過不強求了...但可以的話,即便是她的那一絲好奇,我也希望能滿足她」

「妳族人的想法能理解,但不表示他們是對的,畢竟他們的歷史還短...銀鈴,妳很強!不管心靈還是身手都是!」楊望蒼握了握銀鈴的手,堅定的說道「他們遲早會需要像銀鈴妳這樣的人,這是所有族群的必然性,所以總有一天,他們一定會看到妳的價值」

「這裡的大家也都看的到」楊望蒼伸手播開遮住銀鈴左眼的瀏海,看著她的臉微笑道「所以妳所說的缺憾,對我們來說根本無所謂」

「我會好好的看著妳的」


「那就再好不過了!」楊望蒼站起身,跟銀鈴一同鞠躬致謝「真的非常感謝妳,沙林!這份情,有機會一定還!」

「不用說到什麼報答……我只是提出了一個提議,而這能不能成真是要看你們的想法。」不知道是對銀鈴和楊望蒼之間的閃光,還是兩個人那強烈的謝意,總之這次沙林似乎真的感覺到尷尬,她搔搔臉頰,下意識的側過身迴避兩人的鞠躬。

「不過兩位真的下定決心的話,我會提出另一個我們都能互惠的請求。」

在尷尬後沙林站起身,將手提箱平放上桌面後,從裡面取出一個手掌心大小的懷錶,接著重新對面著銀鈴與楊望蒼,「簡單來說就是建立我們之間的『交易關係』。」

「對我們這類職業者來說,所有商品的最前提都是材料,不管是常見到隨處可見、還是那些位於其他世界中難以取得的,因此我需要『人脈』來取得情報和物品。而相對的,該有的報酬或其他交易也不會少。」

「這樣如何?」沙林這樣說著,在等待兩人的決定時同時也打開了懷錶的蓋子。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只看該作者
(2021-07-11, 02:15)卡普耶卡 提到︰ 「對我們這類職業者來說,所有商品的最前提都是材料,不管是常見到隨處可見、還是那些位於其他世界中難以取得的,因此我需要『人脈』來取得情報和物品。而相對的,該有的報酬或其他交易也不會少。」

「這樣如何?」沙林這樣說著,在等待兩人的決定時同時也打開了懷錶的蓋子。

「簡單來說,就是妳在找什麼材料時,我們做為人脈要幫妳找找看就對了」楊望蒼點點頭,沒什麼猶豫就同意了「可以啊,倒不如說,就算妳沒幫我們這個忙,妳想要什麼東西,只要提一聲,我們都會幫妳留意的」

「畢竟,酒吧就是這樣一個可以讓大家互助的地方」

說完,楊望蒼頓了一頓,好像注意到什麼一般,皺起了眉頭

「...額,題外話,沙林你這圍巾哪來的?」說著楊望蒼指了指繫在行李箱上的天藍色圍巾「嗯...總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

楊望蒼瞇起眼睛,看著上面的花紋仔細回憶,但隔了幾秒還是沒成功想起來,他有些苦惱的閉上眼睛,歪了歪頭,緊接著,鼻子輕輕抽了一下「啊」

「慧理!」楊望蒼跳了起來,拍了一下手,笑道「對啦!這不是慧理一直戴...臥槽」

「講真,你這哪來的!?」想起圍巾來歷的喜悅瞬間垮掉,楊望蒼對沙林瞪大眼睛「我上次看到它的時候它被戴在另一個女孩的脖子上,也從來沒看她拿下來過,怎麼會在妳這!?」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只看該作者
(2021-07-11, 03:55)jeffary 提到︰ 「慧理!」楊望蒼跳了起來,拍了一下手,笑道「對啦!這不是慧理一直戴...臥槽」

「講真,你這哪來的!?」想起圍巾來歷的喜悅瞬間垮掉,楊望蒼對沙林瞪大眼睛「我上次看到它的時候它被戴在另一個女孩的脖子上,也從來沒看她拿下來過,怎麼會在妳這!?」

【二樓】

原本睡著的咲姬似乎是聽到樓下的騷動,睡眼惺忪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唔嗯……我怎麼會躺在這裡?」她揉著眼睛自言自語「我記得我喝了老闆請的蜂蜜酒……。」

她四處張望,這裡看起來像是一個客房,自己的妹妹奧特琳德則是在旁邊安穩酣睡著。
如果不是自己有超能力,那一定就是有熱心的冒險者把他們姊妹倆給抬了上來。

聽聞到樓下的騷動,咲姬輕手輕腳的在不吵醒妹妹的情形下,離開了客房。


咲姬正走下樓梯,看到了正在對著沙林瞪大眼睛的望蒼,看到這種場面,她於是決定趕緊下樓找兩人問個清楚。
但不知道是她的身體肌肉還沒完全清醒,還是動作太倉促沒注意到。

「嗚哇!哎唷喂!」

咲姬原本熟如本能的下樓梯動作,就在這時直接不慎踩空一階。
接著便如同遇上下坡的輪胎一般從樓梯上滾了下來,不時發出了嘈雜的碰撞聲,最後以翻跟斗翻到一半的姿勢躺在了一樓。

「啊呀呀呀……好痛喔。」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
只看該作者
引用︰ 「是的! 客人您好!」獾從待機狀態醒來,趕忙從吧檯後拿出菜單來到桌邊。有點拘謹的將菜單拿給傑特,接著掏出他當做小抄和點菜用的便條和鉛筆

「我、我個人只吃過餐廳免費套餐的馬鈴薯泥和吐司。吐司的烘烤剛好落在中間值,表層很酥脆但裡面卻溫熱又鬆軟,不過不在基本套餐中似乎要特別詢問有沒有才行。馬鈴薯泥則是很有飽足感而清淡,和烤魚非常搭。」

他意識到講話有點快,接著稍微放慢了一點

「至、至於招牌菜單的部分。剛剛在廚房看到的南瓜湯看起來、聞起來都超級精緻又美味的! 雖然沒吃過,不過如果是我的話好想趁老闆不注意偷盛一晚來喝! 咳咳...這些大概是我推薦的,請問客人需要甚麼呢?」


獾趁自己再講出太多無意義的話之前趕快拉回到正事上

「喔是服務生嗎,真是麻煩你了…等等免費套餐?不要跟我說現在點餐要付錢啊…」傑特拿過菜單看了一眼後滿臉驚恐的說「我的天!連酒吧都逃不過資本主義的侵襲嗎!」

他略帶失望的把菜單還給服務生一邊說「嗯…我暫時還不用點餐,麻煩了。」

(2021-07-10, 15:47)MaxC 提到︰ 「雖然我喜歡小孩,不過我可不是保母啊。」莉特以淺淺的微笑回應。
「要當的話也不是不行,但我是要收費的喔。」她將食物緩緩送入口中,並向傑特拋了個媚眼。「先生之前遇到的魅魔都是怎麼樣的?和我差別在哪裡呢?」

「哈哈哈,聽起來莉特小姐還是清楚的吧,我是致謝不敬了。」傑特重新坐回椅子上,笑著回應莉特「我以前遇到的反而是會自己貼過來的,當時差點就要永遠留在她們的村子了。」

引用︰咲姬正走下樓梯,看到了正在對著沙林瞪大眼睛的望蒼,看到這種場面,她於是決定趕緊下樓找兩人問個清楚。
但不知道是她的身體肌肉還沒完全清醒,還是動作太倉促沒注意到。

「嗚哇!哎唷喂!」

咲姬原本熟如本能的下樓梯動作,就在這時直接不慎踩空一階。
接著便如同遇上下坡的輪胎一般從樓梯上滾了下來,不時發出了嘈雜的碰撞聲,最後以翻跟斗翻到一半的姿勢躺在了一樓。

「啊呀呀呀……好痛喔。」

「咲姬!?」看到咲姬從樓梯摔下來,傑特趕緊走過去查看狀況,「沒大礙吧!妳還沒休息夠就不要亂走啊…有沒有覺得哪裡特別痛的嗎?」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只看該作者
「...抱歉,不過你剛剛那句話真的嚇到我了,雖然有酒吧女神不會讓人受到致死的傷害,但那種切割靈魂的招式我真的沒有信心...」
對於幽羽的招式,斯洛克提出自己的心得

「不過你所使用的招式跟技巧跟我所看過的有關於東方人的事情也差了不少,我有個團員祖先是東方人,很久以前來到我們這邊的大陸定居下來,只剩下部分傳統祭祀儀式跟服裝還有旅行見聞的文獻有流傳下來而已....可以的話,稍微跟我談一下你那邊的事情或見聞,如何?我也好告訴她讓她更了解有關於祖先那邊世界的事情」

「聊完之後,我要回去看一下我同伴的狀況,然後順便處理一些事情,我接下來的打算是這樣」
找了個位置坐下之後,斯洛克望著幽羽,如此說著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