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2021-07-11, 18:49)流星之中 提到︰ 「喔是服務生嗎,真是麻煩你了…等等免費套餐?不要跟我說現在點餐要付錢啊…」傑特拿過菜單看了一眼後滿臉驚恐的說「我的天!連酒吧都逃不過資本主義的侵襲嗎!」

他略帶失望的把菜單還給服務生一邊說「嗯…我暫時還不用點餐,麻煩了。」

「噢,是! 」看到客人一臉驚恐的獾也被嚇得一臉驚恐,馬上彎腰道歉「非、非常抱歉! 我才剛上工不知道,我會向經理反應酒吧能不能不要用『資本』的主意!」

(2021-07-11, 23:40)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注意到德爾塔正在接待另一組客人,本月的服務生也正忙於介紹餐點......等等好像搞錯了甚麼,愛露芙趕緊冒了出來。

「那個,兩位客人好像都沒點過餐吧?雖然後續需要以阿法幣作為點餐的費用,不過在酒吧的第一份餐點是免費的喔~」跳出來解釋後,魅魔對著獾纏眨了眨眼,示意他繼續向客人介紹。

獾受到愛露芙的指點,試著繼續提起精神工作「對,對的。第一份餐點免費,不過我不知道這和資本有沒有關係。如果客人很在意的話可以幫您詢問清楚。那等您決定好要點什麼再叫我就好。」他試著用最認真的態度解釋完後,趕著去招呼另一邊的客人了

(2021-07-11, 20:31)純愛大師夜夜醬 提到︰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後,發現這個地方比我想得還大呢。
我慢慢的走向旁邊的桌子旁坐下,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
「老闆~雖然有很多想問的,但還是先來一份這邊最辣的東西吧~雖然我身上沒有錢,但我什麼活都接喔。」

「是! 馬上來!」獾纏轉身喊道,快速將筆記紙翻到下一頁

「這邊最辣的東西... 你有看到剛剛那邊的魅魔大姊姊嗎?」
好像遇到一個比較喜歡玩的客人,她說她甚麼都接耶 CatA_love ,獾纏心想。便在快到桌邊時無預警的將菜單朝著眼前一身黑衣著的女客人拋了出去。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只看該作者
(2021-07-12, 17:34)死神 提到︰ 「!」

什麼時候睡著的,怎就閉上眼了?

幸次揉了揉雙眼後,看到了個熟睡的少女。


回想一下,這名少女似乎在島上操使著風,幫助自己扛下大蛇的襲擊。

不得不說,放任一個幫助過自己的女孩子倒在旁邊流著口水呼呼大睡,作為一個人,良心有點說不過去。

於是,幸次起身靠近少女,試圖碰她肩膀查看對方有沒有意識。

躺了好一陣子,葉羽揚早已不是最一開始的坐姿,她已整個人躺到了地上,縮成一團

「唔……姆……我畢業了啦、不用、早起……嗚、吼喲、好啦,哈阿————」她直到被碰了肩膀才漸漸不情願的睜開眼,但發出一陣呢喃後又閉了上去,來回掙扎了一陣,最後打了個哈欠

「嗯……誰啊……?」她半夢半醒的抬頭查看著是誰碰了自己,上下眼皮還有點不願分離
SIGNATURE:
酒吧s1角色卡-時羽
   
酒吧s2角色卡-葉羽揚
   
只看該作者
(2021-07-12, 20:29)時羽 提到︰ 躺了好一陣子,葉羽揚早已不是最一開始的坐姿,她已整個人躺到了地上,縮成一團

「唔……姆……我畢業了啦、不用、早起……嗚、吼喲、好啦,哈阿————」她直到被碰了肩膀才漸漸不情願的睜開

眼,但發出一陣呢喃後又閉了上去,來回掙扎了一陣,最後打了個哈欠

「嗯……誰啊……?」她半夢半醒的抬頭查看著是誰碰了自己,上下眼皮還有點不願分離

「嗯……我是誰啊?」

雙方也沒自我介紹過,這時報自己的名字好像有點奇怪,幸次想了想後,給了個很客觀的答案。

「我是一個大叔?」

奇妙的對話誕生了。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只看該作者
(2021-07-12, 21:07)死神 提到︰ 「嗯……我是誰啊?」

雙方也沒自我介紹過,這時報自己的名字好像有點奇怪,幸次想了想後,給了個很客觀的答案。

「我是一個大叔?」

奇妙的對話誕生了。

「蛤……蛤啊???」完全還沒清醒過來的葉羽揚感到極度困惑

「呃……嘶……」她眉頭皺成一團,邊懷疑人生的邊用手推向地板,讓自己坐起來

「啊……那……大叔你好?」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也不知道現在要做什麼,於是又是一個疑問的語氣說道
SIGNATURE:
酒吧s1角色卡-時羽
   
酒吧s2角色卡-葉羽揚
   
只看該作者
(2021-07-11, 03:55)jeffary 提到︰ 「簡單來說,就是妳在找什麼材料時,我們做為人脈要幫妳找找看就對了」楊望蒼點點頭,沒什麼猶豫就同意了「可以啊,倒不如說,就算妳沒幫我們這個忙,妳想要什麼東西,只要提一聲,我們都會幫妳留意的」
「畢竟,酒吧就是這樣一個可以讓大家互助的地方」
說完,楊望蒼頓了一頓,好像注意到什麼一般,皺起了眉頭
「...額,題外話,沙林你這圍巾哪來的?」說著楊望蒼指了指繫在行李箱上的天藍色圍巾「嗯...總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
楊望蒼瞇起眼睛,看著上面的花紋仔細回憶,但隔了幾秒還是沒成功想起來,他有些苦惱的閉上眼睛,歪了歪頭,緊接著,鼻子輕輕抽了一下「啊」
「慧理!」楊望蒼跳了起來,拍了一下手,笑道「對啦!這不是慧理一直戴...臥槽」
「講真,你這哪來的!?」想起圍巾來歷的喜悅瞬間垮掉,楊望蒼對沙林瞪大眼睛「我上次看到它的時候它被戴在另一個女孩的脖子上,也從來沒看她拿下來過,怎麼會在妳這!?」
(2021-07-11, 20:43)泰迪 提到︰ 銀鈴激動地緊握著望蒼的手,欠身往前,情深款款地在他臉上一吻,愛意與感激,一切盡在不言中。


「嗯~」銀鈴點一點頭,爽快地答應,「如果沙林小姐正尋求生物素材,如皮草、角、骨頭等,我也許能夠幫上忙。」


「原來沙林小姐也認識慧理小姐?」銀鈴驚訝於這種巧合,但隨即恢復了笑容,說道:「幾年前,我曾收到來自慧理小姐的道別信件,可惜當時錯過了見面時機,因此並未能為她送行,想來實在是一椿憾事。數年時間轉眼即逝,請問,她近來還好嗎?」

慧理……這物品的前所有者阿。

「很抱歉,我並不認識你們所說的人,這東西也是從他人手中得到的。」沙林搖搖頭,她知道具有相同姓名結構的人,但這些人中並沒有此人。

「我知道的是這東西來自於遺失之境——」

(2021-07-11, 23:40)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楊望蒼和沙林注意到號碼牌亮了起來,看來競技場空了出來,是時候進場了。

「——不過這件事晚點再談吧。」沙林望了眼正在發亮的號碼牌,朝楊望蒼晃了下手後隨手將懷錶收進手提箱中,抽出了一件水藍底的寬袖小外套穿上。

「請。」他朝楊望蒼比了下手勢後,隨即朝競技場方向走去。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只看該作者
(2021-07-12, 21:36)時羽 提到︰ 「蛤……蛤啊???」完全還沒清醒過來的葉羽揚感到極度困惑

「呃……嘶……」她眉頭皺成一團,邊懷疑人生的邊用手推向地板,讓自己坐起來

「啊……那……大叔你好?」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也不知道現在要做什麼,於是又是一個疑問的語氣說道

「嗯?啊......你好......?」

(尷尬了,腦子一昏講了句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的話了)

幸次也是剛醒頭腦運轉不太好的那種,想必他的臉現在是滿臉通紅,羞澀不堪的樣子吧

「嗯......抱歉,能先起身嗎,妳現在這姿態有點不雅」

從旁人角度來看,現在的場景如同窺見少女內褲被發現,滿臉通紅無法辯解的中年男人傻站在一旁。

是個犯罪氣息滿滿的場景。

大叔:不是,我沒有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只看該作者
(2021-07-12, 21:57)卡普耶卡 提到︰ 慧理……這物品的前所有者阿。

「很抱歉,我並不認識你們所說的人,這東西也是從他人手中得到的。」沙林搖搖頭,她知道具有相同姓名結構的人,但這些人中並沒有此人。

「我知道的是這東西來自於遺失之境——」

「喔、喔...」楊望蒼皺起眉頭,沙林不像在說謊的樣子,但東西會出現在這還是令人不安「遺失之境...希望慧理只是把東西搞丟而已吧」

(2021-07-12, 21:57)卡普耶卡 提到︰ 「——不過這件事晚點再談吧。」沙林望了眼正在發亮的號碼牌,朝楊望蒼晃了下手後隨手將懷錶收進手提箱中,抽出了一件水藍底的寬袖小外套穿上。

「請。」他朝楊望蒼比了下手勢後,隨即朝競技場方向走去。
(2021-07-11, 22:01)只是個月月 提到︰ 一陣爆炸聲響伴隨著一陣風壓打開了酒吧大門,一個人型身影就這麼被轟進來落在了楊望蒼附近,一名灰頭土臉的女子慢慢的站起身來

[就說不要按那個按鈕啊……不過看來剛好被轟進了酒吧殘局就讓他們收拾吧,嗯?楊還有銀鈴真是許久未見了]

亞特拉看見在旁邊多年不見的楊望蒼跟銀鈴便上前打招呼
(2021-07-11, 22:08)小蒼蒼 提到︰ 加加知君戴著銀質鑲金的項鍊,豎著貓尾從酒吧大門走進來,瞪圓眸子盯著灰頭土臉的亞特拉,眨巴了幾下眼睛,湊上前嗅聞道:「亞特拉小姐,妳不是跟我一起回來的嗎?發生了什麼事?妳沒事吧?」

「啊,好——」才剛要回應沙林的邀請,一個女人便被從大門轟到一旁的地上,還很自然的爬起來跟這邊搭話「額,你誰...」

「小加?...亞特拉『小姐』?」楊望蒼才注意到湊過來的白貓,接著又望向了起身的女人,眨了幾下眼睛...然後,他懂了「...亞特拉!哭啊!連你也這樣,現在性轉是甚麼奇怪的流行技能嘛!?」

「總之我跟別人約架了,桌上有吃的,你們自便」對性轉人士2號和加加知君指了一下桌上,楊望蒼回頭對銀鈴說道「銀鈴,妳要去觀眾席嗎?...應該也不用特地換地方就是了,妳決定吧?」

「就這樣,那我要先下去了」楊望蒼擺擺手向眾人暫別,並對沙林點頭道「久等了,走吧」

說完,轉著發光的手環,楊望蒼走入通往競技場的通道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只看該作者
(2021-07-13, 00:31)死神 提到︰ 「嗯?啊......你好......?」

(尷尬了,腦子一昏講了句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的話了)

幸次也是剛醒頭腦運轉不太好的那種,想必他的臉現在是滿臉通紅,羞澀不堪的樣子吧

「嗯......抱歉,能先起身嗎,妳現在這姿態有點不雅」

從旁人角度來看,現在的場景如同窺見少女內褲被發現,滿臉通紅無法辯解的中年男人傻站在一旁。

是個犯罪氣息滿滿的場景。

大叔:不是,我沒有

「姿態……?」葉羽揚邊抓了抓耳朵邊低頭往自己看去
寬鬆的外套確實有些脫落的感覺,細皮嫩肉的手臂從短袖子和外套間顯露,只能說還好穿的是褲子。

「啊……唔……好吧」她用手和被袖子蓋過的另一手揉搓自己的臉,雖然並不在意,但掙扎了下後還是同意了並有些平衡不穩的站起身,而身上的外套比起穿著,更像是掛在兩手上

「呃……啊,是……島上遇到的那個,濕漉漉的人?唔姆……有什麼事嗎……?」起身後她仰頭瞇著眼盯向大叔,終於想起不久前的記憶
SIGNATURE:
酒吧s1角色卡-時羽
   
酒吧s2角色卡-葉羽揚
   
只看該作者
(2021-07-13, 01:01)jeffary 提到︰ 「喔、喔...」楊望蒼皺起眉頭,沙林不像在說謊的樣子,但東西會出現在這還是令人不安「遺失之境...希望慧理只是把東西搞丟而已吧」


「啊,好——」才剛要回應沙林的邀請,一個女人便被從大門轟到一旁的地上,還很自然的爬起來跟這邊搭話「額,你誰...」

「小加?...亞特拉『小姐』?」楊望蒼才注意到湊過來的白貓,接著又望向了起身的女人,眨了幾下眼睛...然後,他懂了「...亞特拉!哭啊!連你也這樣,現在性轉是甚麼奇怪的流行技能嘛!?」

「總之我跟別人約架了,桌上有吃的,你們自便」對性轉人士2號和加加知君指了一下桌上,楊望蒼回頭對銀鈴說道「銀鈴,妳要去觀眾席嗎?...應該也不用特地換地方就是了,妳決定吧?」

「就這樣,那我要先下去了」楊望蒼擺擺手向眾人暫別,並對沙林點頭道「久等了,走吧」

說完,轉著發光的手環,楊望蒼走入通往競技場的通道
[阿...我那邊發生了一些事情導致的,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對戰加油囉]

(2021-07-11, 22:08)小蒼蒼 提到︰ 加加知君戴著銀質鑲金的項鍊,豎著貓尾從酒吧大門走進來,瞪圓眸子盯著灰頭土臉的亞特拉,眨巴了幾下眼睛,湊上前嗅聞道:「亞特拉小姐,妳不是跟我一起回來的嗎?發生了什麼事?妳沒事吧?」

[這個嗎...我打開門後先回去了原本的世界一趟,結果被炸了進來]

亞特拉有些無奈的聳肩
(2021-07-12, 13:54)泠音 提到︰ 「別來無恙。每個人都有些難關吧?啊!好像有認識的人出現了,回頭聊。」
外頭的伽瑪島已經消失了,不知道那位人找到自己的族人了嗎?發生的事情是不是和島的消失有關?夏綠蒂聳聳肩膀,問一問也許就能知道。
「亞特拉先……小姐?」是時間太久了,連性別都搞錯了嗎?又仔細回想一次,果然不是錯覺,並不是自己記錯了。
「妳好嗎?」很快調整好心態。「外頭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夏綠蒂女士也別來無恙,話說只是改變了性別怎麼你們好像都蠻驚訝的?那我先變回男性的樣貌好了]

說完亞特拉恢復成眾人熟悉樣貌

[好了...總之就是被一個好奇心太重的人觸發的陷阱炸了進來]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2021-07-12, 12:35)wesly 提到︰ 「沒有,一切都正常喔!」咲姬回應道「對不起麻,傑特哥哥!欸嘿嘿……。」

咲姬用頭下腳上的跟斗姿勢回答了傑特,並露出了尷尬的微笑。

「一點也不正常,也不用跟我道歉。」傑特無奈的向地上的紗姬說

「快起來吧,一直躺在地上成何體統,還有到妳成年之前禁止再喝酒了。」傑特說著握住紗姬的手把她提起來,「現在能站穩嗎?」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meteor.P.傑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