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1
眩人的藍光閃過,隨後視野便被一片蒼白取代,令你們無法看清四周的景象。
  首先感覺到的是風。微風拂過肌膚,帶來少許的涼意,和酒吧的溫暖明顯不同。但和艾爾雷德所說的一樣,並不是很寒冷,是涼爽的好天氣。
  白色漸漸消退,你們的視力也慢慢恢復。「我們到了。」艾爾雷德說道。
  這裡似乎是城中心的廣場,一塊又一塊切得方方正正的石磚被踩在你們腳下。石磚圍繞著中央的一根約十公尺高的石柱。石柱上寫滿文字,頂端則立有雪花造型的雕塑。「這裡是長石鎮的中心『長石廣場』,傳送到長石鎮的人們都會出現在這裡。」廣場的四周有著許多建築,大多是商店,雖然說是城鎮中心,卻好像有些蕭條,往來的人很少,有些商店甚至沒有人。城鎮裡的居民有著和艾爾一樣的特徵──銀色的頭髮、蒼白皮膚,以及一雙湛藍的眼睛。這些行人中看起來年輕的人很少,大多是中老年人,而小孩就更少了。



開團!

團務帖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就是說:這兒算是叔叔你們的部落嗎?」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初來乍到,聳立的石柱和平整的石砌街道立刻抓住了李洱的注意力,比起人口結構、他更在意造就眼前景色的工藝。

「這個石柱...是某種紀念碑嗎?」在李洱的記憶中,幼時在街道上也矗立著供人瞻仰的碑文;但有些卻是有特殊功用的公眾設施。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當視野中不再是白色一片時,紫髮少女先是眨了眨眼並感受著腳下硬硬的觸感——方才就有了,而那是因為慌荒只穿著長長的襪子。
於是她像是小孩子一樣地盯著地板瞧,然後又邁開步伐踩了幾步,就像是要再多適應一下腳下的地磚似的。
至少她覺得哪裡的地板給她的感覺都不太一樣。

如此想著,慌荒一邊把視線從高大的石柱上轉到了聲音傳來的方向,那是因為她聽見了剛剛才聽過的聲音。
「又見面了。」於是她這麼說著,少女的手上依舊抱著大糖果袋子——看起來少了一些。

說完,她又把視線轉向了周遭,不知道這裡都賣些什麼?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2019-02-28, 14:29)天宮零介 提到︰ 「就是說:這兒算是叔叔你們的部落嗎?」

(2019-03-01, 03:57)須臾哀歌 提到︰ 初來乍到,聳立的石柱和平整的石砌街道立刻抓住了李洱的注意力,比起人口結構、他更在意造就眼前景色的工藝。
「這個石柱...是某種紀念碑嗎?」在李洱的記憶中,幼時在街道上也矗立著供人瞻仰的碑文;但有些卻是有特殊功用的公眾設施。

  「這裡大多數的人都是同族,因此可以這麼說吧。其他地方也有『心人族』,不過密度這麼高的就只有這個長石鎮了。」艾爾雷德的指尖觸碰著石柱上的銘刻,仰望上方的雪花標誌,似乎在緬懷著這座城鎮的過往。
  「不要看它現在這副冷清的樣子,這座城也繁榮過。據說它是在很久之前,由一群叫作『冰耀騎士團』的心人族所創立的,他們可以說是我族的民族英雄吧。這個柱上有他們、以及歷年來對這座城鎮有貢獻的人的名字,而柱頂的雪花符號就是我們的市徽,也是騎士團的標誌。」
  「可惜,他們當今已經不存在了。」他感慨的望著天。

  太陽高掛其中,輻射著三道光芒,看上去不像是圓形,倒像是三角星的樣子,這幅奇異的景象提醒著你們正身處異界這個事實。

(2019-03-01, 10:19)leftflower 提到︰ 「又見面了。」於是她這麼說著,少女的手上依舊抱著大糖果袋子——看起來少了一些。
說完,她又把視線轉向了周遭,不知道這裡都賣些什麼?

  根據慌荒的觀察,這裡賣的大多是日用品、食品之類的物品,也有一些裝備、魔法物品店,但生意都不太好,裡面的老闆也是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啊,你又要出門啦?」一家零食店的老闆發現艾爾雷德,走出門向他打招呼,是個看起來和艾爾雷德年紀差不多的肥胖老頭。「這次還帶了人呀。」
  「是啊,畢竟這次有點困難。」
  「一直以來辛苦你了。這座城鎮大概有一半的新生兒都是你帶來的吧。」老闆似乎很尊敬這位老戰士。
  「一個只有身體稍微硬朗一點的老戰士,能做的也只有這樣而已。」艾爾雷德聳聳肩。

  「真這麼說的話,我這個零食店老闆能做的不就更少了嗎?連生意都做得不怎麼樣。」這是必然的,畢竟城鎮裡的人大都過了愛吃糖的年齡了。說到這裡,老闆快步衝進店裡翻找一陣,又快步跑了出來。「這樣吧,這個給你們補充熱量,算是我的一點意思。」他拿著四支有著紅黑色條紋,看起來像蛋糕棒的東西。
  「謝謝你。那我可不能辜負你的期待。」見老闆一片好心,艾爾雷德便不推辭,收下了禮物。

(PC各獲得:熔岩棒*1)
引用︰熔岩棒
甜度和熱量驚人的蛋糕棒。吃了保證會胖。
(解除凍傷狀態,並且在三小時內免疫低溫所造成的影響。)
聲望留言:
天宮零介 聲望0 是我預定要的熱飲!(MH腦)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李洱掰了一小塊熔岩棒嚐了嚐,驚人的卡路里立刻讓老人家感到不適,但僅是短暫的時間他便感到渾身充滿著熱量。
「這個礦石有循環再生的跡象嗎?」李洱用奇怪的表情問道艾爾雷德:「若是消耗殆盡,心人族是否就滅亡了?」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2019-03-04, 10:44)MaxC 提到︰   「這裡大多數的人都是同族,因此可以這麼說吧。其他地方也有『心人族』,不過密度這麼高的就只有這個長石鎮了。」艾爾雷德的指尖觸碰著石柱上的銘刻,仰望上方的雪花標誌,似乎在緬懷著這座城鎮的過往。
  「不要看它現在這副冷清的樣子,這座城也繁榮過。據說它是在很久之前,由一群叫作『冰耀騎士團』的心人族所創立的,他們可以說是我族的民族英雄吧。這個柱上有他們、以及歷年來對這座城鎮有貢獻的人的名字,而柱頂的雪花符號就是我們的市徽,也是騎士團的標誌。」
  「可惜,他們當今已經不存在了。」他感慨的望著天。

一邊吃著糖四處張望,慌荒同時也是一邊聽。
不論是多麼輝煌的事物,終究都是會消逝的——但是,其中也有一部分會被留下來,並足以用來證明這一切並非虛構。
像是這根巨大的石柱——她是如此思索著。

「冰耀騎士團?」順著老人的話喃喃念著,慌荒舔了一下手指。
她喜歡騎士的感覺。

(2019-03-04, 10:44)MaxC 提到︰   根據慌荒的觀察,這裡賣的大多是日用品、食品之類的物品,也有一些裝備、魔法物品店,但生意都不太好,裡面的老闆也是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啊,你又要出門啦?」一家零食店的老闆發現艾爾雷德,走出門向他打招呼,是個看起來和艾爾雷德年紀差不多的肥胖老頭。「這次還帶了人呀。」
  「是啊,畢竟這次有點困難。」
  「一直以來辛苦你了。這座城鎮大概有一半的新生兒都是你帶來的吧。」老闆似乎很尊敬這位老戰士。
  「一個只有身體稍微硬朗一點的老戰士,能做的也只有這樣而已。」艾爾雷德聳聳肩。
  「真這麼說的話,我這個零食店老闆能做的不就更少了嗎?連生意都做得不怎麼樣。」這是必然的,畢竟城鎮裡的人大都過了愛吃糖的年齡了。說到這裡,老闆快步衝進店裡翻找一陣,又快步跑了出來。「這樣吧,這個給你們補充熱量,算是我的一點意思。」他拿著四支有著紅黑色條紋,看起來像蛋糕棒的東西。
  「謝謝你。那我可不能辜負你的期待。」見老闆一片好心,艾爾雷德便不推辭,收下了禮物。

四處張望的慌荒立刻被吸引住了,因為她是個容易被零食和甜點所吸引的人。

她大大的金色眼睛盯著肥胖男人手中的蛋糕棒,然後又順著交出去的動作轉到了艾爾雷德手中。
於是慌荒眨了眨眼,突然,她大步的朝兩個男人走去,然後若無其事地站在一旁並盯著蛋糕棒瞧。

「辛苦你了,艾爾雷德,我輩也不會辜負你的期待的。」抱著又少了一點的大糖果袋,慌荒的聲音聽起來倒是充滿了堅定。
不過她的雙眼從頭到尾都盯著蛋糕棒就是了,而雖然她一直都沒說,但是慌荒是個喜歡甜食的人。

「對了,你介意說說『冰耀騎士團』的故事嗎?隨便說些什麼都行。」努力把視線移開,慌慌一邊這麼問。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嗯…有這個大概可以在雪山走一陣子。先謝啦糖果叔叔!」

(2019-03-05, 14:58)須臾哀歌 提到︰ 「這個礦石有循環再生的跡象嗎?」李洱用奇怪的表情問道艾爾雷德:「若是消耗殆盡,心人族是否就滅亡了?」
想一想…艾爾雷德叔叔曾表示這稜鏡光是會用完的一日。
冰耀騎士團會在水晶高原落腳,大概來盡量多的稜鏡光吧。這樣類推的話,他們會把雪塵龍當成某種天敵的可能性也是存在?

雖然自己很想否定,但何沙羅沙的思考,正開始向『要知道心人族的真相』走遠了。
始終一件事:如果稜鏡光被過度使用,就是他們自取滅亡…

「的確,只顧得到稜鏡光不是上策。」她和議李洱的說話,以帶點不安的語氣道,「瞭解它怎樣形成,可能是對心人族最有利的情報。」



點開的部分,是順便為我會用來開酒吧團的世界打個間接廣告。 Tongue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2019-03-05, 14:58)須臾哀歌 提到︰ 李洱掰了一小塊熔岩棒嚐了嚐,驚人的卡路里立刻讓老人家感到不適,但僅是短暫的時間他便感到渾身充滿著熱量。
「這個礦石有循環再生的跡象嗎?」李洱用奇怪的表情問道艾爾雷德:「若是消耗殆盡,心人族是否就滅亡了?」
(2019-03-06, 09:40)天宮零介 提到︰ 雖然自己很想否定,但何沙羅沙的思考,正開始向『要知道心人族的真相』走遠了。
始終一件事:如果稜鏡光被過度使用,就是他們自取滅亡…
「的確,只顧得到稜鏡光不是上策。」她和議李洱的說話,以帶點不安的語氣道,「瞭解它怎樣形成,可能是對心人族最有利的情報。」

  「很可惜,稜鏡光似乎是有限的,和其他礦石一樣。相關的研究也已經很早便開始進行,但我們至今也沒有研究出製作它的方法。若是可以重製它或是找到替代品,想必不會有人想要去那麼危險的地方採礦吧。」看樣子這真的等同是最後的方法了。
  「再這樣下去,或許我們真的會滅亡吧。」艾爾雷德苦笑道。

  「我倒是不太在意那個,老朋友。」零食店老闆拍了拍艾爾雷德的肩膀,「可能我沒有那麼重大的使命感,不過我覺得比起一個種族能存在多久,它出現過甚麼人重要多了。至少心人族有了『冰耀騎士團』和你這個熱心助人的老頭。」

  「謝謝你... ...不過這是我想奉獻一生的事,就讓我期望奇蹟發生吧。」老闆的安慰讓艾爾雷德的臉色和緩了許多。

  「知道啦。我也決定要賣糖果賣到我掛掉的那一天,我就不打擾你們,先回去顧店啦!」老闆笑著,回到了店裡。店裡依舊沒甚麼人。

(2019-03-05, 23:31)leftflower 提到︰ 「對了,你介意說說『冰耀騎士團』的故事嗎?隨便說些什麼都行。」努力把視線移開,慌慌一邊這麼問。

  「嗯嗯。『冰耀騎士團』有幾千年的歷史了吧。如果歷史記載的時間為真,他們創立時,大概也是『稜鏡光』開始短缺的時候,當然沒有現在那麼少。」
  「他們和一般騎士團一樣,也是武裝集團,但他們最主要的工作便是到一些普通人難以到達的地方收集稜鏡光,就像我現在做的一樣。」
  「不過,這個騎士團也隨著稜鏡光的減少,漸漸的式微了。普通地區的稜鏡光已經很稀有,到一些艱險地區的需求不但增加,又一個比一個困難,最後已經只剩下一小群人了,而這一群人也在一次任務中全數消失,地點就是我們要去的『水晶高原』。當時我還只是個小伙子呢。」艾爾雷德說。只有一小群人的『騎士團』,要不是有歷史記載,誰也不會認為這些人曾經創立過城鎮吧?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2019-03-08, 00:06)MaxC 提到︰   「嗯嗯。『冰耀騎士團』有幾千年的歷史了吧。如果歷史記載的時間為真,他們創立時,大概也是『稜鏡光』開始短缺的時候,當然沒有現在那麼少。」
  「他們和一般騎士團一樣,也是武裝集團,但他們最主要的工作便是到一些普通人難以到達的地方收集稜鏡光,就像我現在做的一樣。」
  「不過,這個騎士團也隨著稜鏡光的減少,漸漸的式微了。普通地區的稜鏡光已經很稀有,到一些艱險地區的需求不但增加,又一個比一個困難,最後已經只剩下一小群人了,而這一群人也在一次任務中全數消失,地點就是我們要去的『水晶高原』。當時我還只是個小伙子呢。」艾爾雷德說。只有一小群人的『騎士團』,要不是有歷史記載,誰也不會認為這些人曾經創立過城鎮吧?

「那就是雪塵龍…嗎?」
一個令『冰耀騎士團』這群心人族部隊全滅的存在,如今正守住差不多最後一個稜鏡光的產地。
而被選上的冒險者,除了不得不冒上與其交鋒的險,還要以自己雙眼見證心人族在歷史中的(恐怕)最後一頁如何寫成—至少沙羅沙如此想。

「好,先不說滅亡不滅亡。現在用心在做這件令叔叔無憾的事吧!」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