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個體單位02:瑞彼特.艾爾德
只看該作者
#1


曾經是中央大陸上以一名S級冒險者身分活躍,身為少見成為高階冒險者的兔人族,她從不與任何人組隊,獨來獨往的性格,導致她的身邊一直充滿著各種謎團。直到遇見同為S級的冒險者艾德蒙.艾爾芬,改變了她的一生,他們兩人也因此相識相愛,最後許身彼此。



身為獸人種中較為弱勢的兔人族,瑞彼特先天就被這麼教育著「豎起耳朵,聆聽周遭的一切,如果沒能及時察覺危險,那妳就再也沒有察覺到的機會了。」「妳是廢物的女兒,自然也是個廢物,不要想著去戰鬥,逃跑吧!因為這是我們唯一擅長的事情。」這也導致她原先的性格無比的懦弱與自卑。

直到她某次出門時,村莊被經過的帝國軍隊落奪殆盡,並葬送在一把大火當中,此時的她才知道,原來弱小是件多麼可悲的事情,但更加清楚,現在的自己對這可悲無能為力。

在失去家園,流離失所後,她不得已只能做起低接的冒險者,雖然這麼說,也都只是一些體力活的苦差事,或者是像斥猴一樣,仰賴敏捷與反應力的工作,但由於兔人族的身分,她時常被人瞧不起,但姑且過著吃飽穿暖的生活。

可是有一天,她不小心在迷宮中迷路了。被大量的怪物所包圍,可即使如此,她還是不服輸的奮戰著,不知是在讚賞她那不屈不饒的精神,又或者是單純的惡趣味,原先一直以來被認為是「無緣者」的她,從這個瞬間開始發現了原來自身為「神眷者」的事實,也是在那一天,為了配合這突如其來的眷顧,她毅然決然地轉職成了狂戰士。

「越戰越強」

這是第一神所賦予她的眷顧,也是傳說中世界上最強的狂戰士:巴撒爾卡赫所擁有過的眷顧,她滿是疑惑,為什麼會給予自己這一個兔人族如此重大的天賦(禮物)?不過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現在有這能力改變一切。

沉默的黑暗中,高速穿梭著的鮮紅身影,原先粉紅的毛皮上沾滿了怵目驚心的血漬,那似人又似獸的身影,滿目狂氣的攻擊著周遭怪物的同時,發出了震撼人心的吼叫聲,那是什麼東西?那是怪物!獨自一人隻身潛入地下城當中,並在探索完之前永不回頭,這是一個腦子還正常的人會幹的事情嗎!

從此之後,她徹底將地下城當作自己的住所,於火山上,雪地中,陡峭的牆壁上,各種本該無法使人居住的極端場合,搭建自己的營地,稍作修整,然後再度下潛,她也在這過程中發現,地下城的裡面還真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殘酷,無情,卻又無比的單純直白,遠比起地面上的世界,還要更加讓她感到舒適。

就這樣子,在把一個地下城探索的差不多後,就立馬出發前往下一個地下城,再一頭栽進去其中,直到將其探索完畢。在這途中,她作為冒險者的等級也不斷地提升,直到最後獲得了世界頂尖的S級稱號。

站在某個S級地下城,最底層的BOSS房門前「如果是現在的我,說不定能夠辦到吧?」這麼天真的想著的她,緩緩地推開了房門。

發生了什麼事情?

迷糊的視線,從嘴角處留下的鮮血,不聽使喚的雙腳。

阿.....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嗎.......雖然同為S級,但這差異遠比她所想像的還要來的巨大。

悠揚的笛音響起,伴隨著從天而降的白色天馬,手持長笛的精靈男子出現在他的面前,那人便是艾德蒙,艾德蒙.艾爾芬。



「該怎麼說阿,實際戰鬥後,發現這一切的一切遠比當初設想的還要簡單呢。」

望著艾德蒙,還有自己那一票以前所沒有想過會一起組隊探險的冒險者們,以及那倒在地板上,曾經一度成為她心裡陰影的BOSS。

「是阿,這本來就不是什麼難事,本來冒險者就不是什麼單打獨鬥的存在。」

「以前也同樣是獨行冒險者的你還好意思這麼說。」

瑞彼特笑了笑,一拳捶在了艾德蒙的胸口處,後者隨即吐出了口鮮血。

在順手為自己施放一個治癒魔術後,艾德蒙有些靦腆的笑道。

「因為我找到了我想和她在一起的人。」

「誰啊?不會是艾莉婕吧?嘖,你們男人怎麼每個都喜歡那樣子文靜的傢伙?還是說矮人的雷托娜?還真沒有想到你會喜歡那種身材豐滿的傢伙,還是說櫃台小姐?你這個花心的男人,不會就是因為......」

「是妳。」「诶?」「是妳。」「诶!」

看見艾德蒙從懷中掏出,那對銀製的男女耳環,瑞彼特的雙頰瞬間便得如同她的雙眼般綻紅。




「媽媽?」

年幼的少年懷中抱著襁褓,看著正在整裝的瑞彼特。對於強大的冒險者來說,時間從來不曾在她的臉上留下痕跡。

「沒事的,我只不過是要去找你們的爸爸而已,你們先去艾莉婕阿姨的教堂避難吧?」

望向窗外鮮紅一片的詭譎天空,年幼的少年露出了害怕的表情,但看著自己懷中的妹妹後,還是鼓起勇氣的點了點頭。

目送了自己的兒子前往大教堂的背影後,瑞彼特重新看向了城鎮周圍的城牆。

一朵違反常理的「黑雲」正在空中蠕動,並瘋狂地想要往城鎮內擠來,城鎮上時不時閃過的光芒,就是城鎮護盾正受到攻擊的象徵。

「艾德蒙阿艾德蒙,我不是早就和你說過和朋友敘舊沒有問題,但別被捲入麻煩的事情當中嗎?」雖然這麼抱怨著,但瑞彼特也知道這一件麻煩事,身為曾經的S級的他們根本沒有置身事外的可能性。

翠綠色的紋路攀上她的面龐,雙眼的眼白瞬間充斥著亮綠的光芒,轉身一個跳躍登至矮頂的民房上,於沒有他人走動的「道路」上化為陣風般向城牆處前行。

這次......換我來拯救你了。



在此之後,她於一間酒吧內醒了過來。

她忘卻了自己的身世,自身的過往,自身從何而來,又將從何而去,一股不安與迷茫包圍著她,好在酒館的老闆與員工以及各式來往的客人們都對她這陌生的身影相當友好,這份友好稍稍壓抑了她內心中躁動的情緒。

以及每次獨自打開酒吧大門,看著這美麗浮空島時的心情。



TheEnd 倖存者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