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魔法少女‧將軍夜巡瘟案China
只看該作者
#1
經過一個多禮拜的時間,終於開始進行有點規劃的中國的故事。

嗯,距離人智遙遠的,統合真國的故事。


這邊先寫上角色卡資訊,之後就先進入劇情演出。


青陽映紅
諸葛溟
范白卉
霽霞華
武邢



當然,還有偽op

[視頻︰ https://youtu.be/K04tWOo7GsQ]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序〉



東瀛,遙遠的一側,夜晚,多數人都不曾知道的一角。

柳生府————————

少女眼前的,是罕見的點心......至少有生之年先少吃過幾次。

手上撩撥的琴弦,卻表示得毫無動心。

面前,是端坐靜望的母親。

壓逼!

偶爾喝茶、撩弦撥掌,但就是無視眼前放在琴前有如供奉般的點心、不發一語的母親。

「.......」眼前的柳生川內,卻是眼光在加幾分壓力與懇切。

少女手中琴弦,歪了一音。

「有話就說,不要像拜神似的突然拿出平時甚少吃到的點心擺在我面前,然後就像是這樣等就可以等到什麼許願的機會好嗎?」

少女終於無法忍耐,嘆息後哀怨地說著。
但點心,仍未動過。

但是這麼說了以後,眼前端坐的柳生川內眼中馬上多了幾分水分....

(看樣子是真的有事情拜託了。)少女在心裡有了幾分底,畢竟眼前的是自己的母親,更是熟悉無比.....沒有心機,因此更好掌握狀況。

「小影,可以幫媽媽一下嗎?」

「如果是要出席什麼同學會或是無趣的社交場合.....妳不會拿出這種點心。」冷眼看著眼前甚少吃到、做工繁複,多的是水果與蜜、脆餅與糖粉的存在,少女突然撥動商音,在奏琴曲。

「是大事,說。」

當少女的話語被女子聽進耳中,隨即笑了開來擦拭著眼淚,兩人彷彿是年紀倒轉錯置般的互動,習以為常。

「小影,知道這個人嗎?」當女子從袖中取出一張照片,那是兩個少女在校內雙人合照的場合.....各自捧著彼此的書,根據身上的衣服和體態,恐怕是大學時期的友人。

「中國魔法側上一任皇帝,「贏子褚」、諡號「襄王」、曾在東瀛留學過,還非常不幸的與母親大人作為四年同學,官方死因:真凶不名的暗殺。」看都不看,奏琴的少女「柳生影」,紫色雙眸輕眨,流利的說出簡短的資料。

「........」女子表情複雜,那是讚嘆自己女兒的資訊靈通與能力的欣慰,但又是有種照片中的人被輕描淡寫的帶了過去的受傷感。

「看妳神色,是要事。」
「她生前拜託的?我曾在後院見過她一面,就在她被暗殺的數個月前她曾到老家來過。」

簡單的訴說,直接告知了母親自己知情,直說無妨。

「嗯.....」川內在拿出了一張照片,上頭的少女年紀與影相仿,但正穿著一身不合適的突兀的花色襯衫與熱褲,正一臉不知所措的出沒在香港的街道上。

現時時段,正值動亂......

「這孩子,「贏幀」,今年十七,大妳一歲。」說到這裡,卻停頓了半倘。

但只停了一下,影卻忽然停下琴聲開口。

「要不是我們做母女至今已久,我還以為妳是要給我相親,繼續說,別讓我誤會好嗎?」忽然的,影起手羽角連挑、再走徵音,漂亮的手指一勾一擺,卻帶著一絲無奈。

「噗。」見故意針對女兒的調戲有效,川內終於開心了起來。

但也是停了數秒,整頓好心情才繼續開口。

「妳見過他那一年,她特地來拜託媽媽一件事情.....」說著,就像是回憶著當天的一切。

川內的回憶,最後一次的交談、最後一次吃的茶點與茶水......最後一次的合照。

全都在眼前閃過。

眼淚,卻無法制止。

「她.....知道自己將死,卻不是拜託媽媽幫她避開那個最後。」
「......」影聆聽著,卻是挑指一音。

「.....只希望,能在這孩子十六歲後一年,能夠幫助她。」
「她知道自己女兒的脾氣與能耐,只會讓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所以?」影質問。
「媽媽要是真的插手,妳也知道會發生什麼吧。」川內撇眼,長袖掩嘴,白淨的臉龐透出一絲紅霞。

「很好啊,世界上從此少了個霸權帝國,可喜可賀,人理得到了救贖避開了一次的危機。」毫無感情甚至近乎冷血的波動,手一刷,是激盪人心的回響。

「小影真是的!」川內鼓起臉頰突然使起性子來晃著身體,像極了小孩子對父母耍賴的姿態。

這位太太,三十有初了別這樣。

「她希望的,是要人家想辦法連著她的國家、她的女兒都能得救啊。」

但————

「貪心!」影忽然沉喝一聲,一聲琴箏之聲迴盪破空!

音波掃過房間的一端,透過倘開的紙門擊中庭院中的假溪。

「啪唰!」溪水激盪,如浪擊峭壁,潑散三千!

「若言拯救,只取一物。」
「如果是以為能透過母親全得,恕我拒絕。」

「我對一個腐敗至極的帝國的拯救毫無興趣,時機一到,讓其破滅便可。」甩袖,奏琴發出高溫的白皙手指取過一旁茶杯淡飲。

「如同以往......」不著痕跡的抹過嘴邊的茶汁,卻是充滿拒絕再談的含意。

但就在影放下茶杯當下————

川內卻是忽然挪動上前,卻又突然停了下來。

不知情的人恐怕會以為是要給自己的女兒一個耳光的前夕.....

但其實,是川內端坐已久,發麻的雙腿所促成,要不是緊急煞車了,恐怕會整個人撲上女兒的琴,丟臉到是一回事,但是這種狀況一旦發生就更別想要影答應了。

只是一臉要哭出來的表情凝視著因為先前的動作而停下動作、凝視著自己的柳生影。

雖然很不甘心,但是不能哭出來,這是做母親和長輩的底線。(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常常破了很多次)

「......」輕吐的鼻息,影再次緩緩動了起來,就像是剛才的行為只是打亂了片刻的尷尬。

衣袖一拉一擺,嗖的滑出一柄紙扇一張就蓋住了自己的嘴。

沉思。

片刻不到。

「妳很堅持。」

「朋友不該失約!」川內凝視著自己的女兒。

「媽媽知道媽媽沒用....這方面完全沒辦法....」

「可是....那是媽媽現時僅存的朋友之一、也是同樣做母親的遺願....當然能體會那種感覺....」
「如果今天是小影,媽媽也會去拜託可行的朋友.....」

「所以.....」

啪的一聲,柳生影手中紙扇瞬間合攏。

也打斷了川內的話。

「就問妳一句,妳堅持?」忽然的,影在張眼。

「而且能承受風險?」看著川內的當下,紫眸竄過一道邪光。

「!」打斷在先、注視在後,川內一頓。

卻是迎上自己女兒的目光,同時....彷彿有所靈犀。

兩人注目,不似母女,沉默,卻交心....

片刻,庭院竹管不堪重負庭水,垂頭傾洩之際————

「啪!」影忽然紙扇擊掌。

「曉。」

呼喚之下。

昏暗黃光籠罩的房間之內,從庭院飛進了一隻散發紅色微光的紅蝶....

光芒順閃之際。

「三小姐,有吩咐?」紅蝶所在位置現身了一名銀髮女僕,雖是問話,卻有了幾成的答案。

「替我收拾。」
「是,要不要叫醒娜塔莉?」曉運起十分全力,按下想要笑出來的衝動並保持面不平靜的說著。

「嗯,讓她見見世面,不論好壞各面都有幫助。」影卻是一臉無所謂的收起手中紙扇,一揚手,在一陣淡藍色光芒中,古琴剎時失去蹤影。

「之後帶母親出去散散心。」
「了解。」

「小影.....」川內見狀,卻反而慌了起來。

「可以等個幾天....」

「擇日不如撞日,想到的日子就是好日子,其他的都是壞日子。」冷哼一聲,卻有種莫名與川內賭氣的成分。

「那.....這事情....?」不等川內說完。

「喀。」影忽然拿起先前放在琴前被川內當作供品般供在自己眼前的點心,端正地放在自己面前,同時雙手拿起刀叉。

揚眉相望,卻是擺明了「妳在問?」的意味。

川內,終於開心的笑開了。



當晚,香港——————

「咪呼嚕嗚嗚....」發出好幾種動物的幼崽的哈欠聲,下了機、自主的取了兩人的行李的娜塔莉揉著雙眼,擺明睡意十足。

「師尊.....怎麼突然要出國......」

「有私事,順便帶妳出來歷練。」冷哼一聲,擺明無奈兼無力的模糊回答。

「不能等白天嗎....好想睡喔.....」正在夢中爬布丁山被挖醒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再慢出發,只怕母親大人又開始哭著臉了。」看著那張哭臉,又會深深的感覺到彼此的年歲一定是反了!。

兩人通過了海關.....進入了對一人而言熟悉而曾經逗留過的地方.....卻在今天,只是過路。

這次的目的仍是故地重遊,卻是在更遙遠的那方。

腳步更迭,兩人卻已經置身於暗巷深處....滿地的破壞痕跡與動亂的殘餘.....

「欸?」忽然,娜塔莉停下腳步。

「怎麼?」當影察覺身後人的存在不再移動後,回身相望————

卻見.....

娜塔莉,顫抖的指著影的臉龐。

「師尊.....妳的臉.....」
「在發光....」

「嗯!?」影見狀,隨即取出化妝盒一開。

在鏡中,自己的臉確實開始如同恆星般,從白皙的肌膚下向外透出雪白明亮的光芒!

「這是.....!?」
(遭!)

答案,瞬間在柳生影的心中流過。

「師尊!?」
「笨蛋!轉過去!別看我的臉!」
「喔!」

(該死的......)影收起化妝盒張望四周————

視線,落在一處殘破的藝術表演用品店中.....

(這些中國人和香港人,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按下內心的不滿,快步踏入廢墟之中.......


一個新的故事,在意外中重新在譜。

故地重遊,再顯神通。


首先,進入玩家各自適應角色的扮演導入。 custom_ulala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夜晚。

忙碌的一天,更糟的是。

殿下還是沒回來...........

莫名自主消失在恩隆宮中,根據消息突然跑去香港的傻女孩......

但是除了資訊的關係外,實際上各自的單位的工作量仍然是有,就連書院也多了成堆要整理的書籍。


但是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畢竟能忙的都忙好了......

最後在睡前,重新複習一下「自己」吧。




今天的義診,仍然清閒。

雖然生病的孩子仍然都有,但不是問題,所幸沒有手術的需要.....醫療用品已經宣告拮据,但所幸透過「豬油陳」的協助,最快明天就會送到。

該說認識了一個當地百年老店的老闆是好事嗎?

有住、工作有所協助和聯繫外,這裡的伙食也不錯。

只是.....炸得有點多,卡路里爆錶,而且因為廚房就在房間下方,總是會聞到一股油炸食物的味道。

畢竟這個豬油陳連冰淇淋、牛排都炸得下去,作為一個賣油店可真是.......


最後在睡前,重新複習一下「自己」吧。


宮殿組&民間組的複習場合來囉 custom_ulala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為免髮尾沾上油漬,映紅將雙馬尾紮成兩顆熊貓耳般的包子,按部就班清潔御膳房的桌面和地板,她可不想讓蟑螂老鼠等害蟲汙染了料理,不管是她自己要吃或做給整個恩隆宮的份。

或許是工作和戰鬥訓練勞累,映紅不禁在刷洗那些堆積如山的碗盤時打起瞌睡,差點把臉埋入洗碗精泡沫中,幸好在前一刻,因脖子拗下太久的痠痛甦醒,她趕忙甩頭驅散瞌睡蟲,洗好碗後含著金平糖走向自己的睡房,懷裡還藏著今日下午剩下的月餅,在取出前都被冰鎮在御膳房的大冰箱一角。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加加知君的貼圖上架囉!請多支持謝謝<3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唉……殿下跑到香港去了?……」溟頭疼的回到自己的居所,然後輕飄飄的走到院子坐下,抬頭看向天空「先看看會不會出事吧,歷練的家族中人一個個散落天下無法聯絡,不然就找個擅長占星的幫忙了……」

「觀今夜天象……能知天下大事……」溟念叨著家族中關於占星的書籍中的第一句話,仔細的看著天空。

「帝星的位置……」開始慢慢觀測星象,看未來一小段時間可能的走向。
擲骰結果

3d6 → 14[4, 6, 4] 14魔法少女(增強視力)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雖說少了身在御獸園內涼師姐那如同芒刺在背的悚意,但以往清閒到能隨時曬著太陽打盹的書院,如今被各類書籍給佔據……至少疲倦到攤在書案的,從背影來看幾乎快靈魂出竅的霽霞華是難以分辨兩者誰好誰壞。

梳著黑色長辮的少女在數次掙扎後,乾脆放棄用手肘撐起自己的舉動,倒回被書籍半埋住的書案與柔軟衣袖上——但此時被書籍資料塞滿的腦袋正隱隱作痛著,倦意與刺痛讓華難以安穩入眠。

『     』

無聲無息、帶著微涼的柔軟輕掃過華的身側,接著是手背上傳來的輕咬,一陣陰影自華緊閉的眼中掠過,也一併將她帶入深眠……以及夢境之中。


涼師姐=淺倉,是華對師姐的一個稱呼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喔啞,沒有想到又是老身贏了呢。」滿是皺紋,上了年紀的面龐,緩緩揚起的魚尾,充滿笑意。

「果然老太的棋藝,讓小生自嘆弗如阿!」唐裝墨鏡,輕揮著手中的水墨紙扇,說是男性太高,可說是女性又太低的聲線,無比的佩服道。

「哈哈哈,妳的棋藝可一點都不差,至少和老身足下那些不成材的小女犬子相比,已經相當了得了。」

「不不不,那還不是因為貴千金與令郎始終奔波忙碌,欲成大事,不像小生遊手好閒的,除了講相聲玩樂器,偶爾讀讀古書寫寫故事,也就只剩下這一手棋藝了。」

「很好,很好。」老態太滿意的笑著「別人總說財不露白,可到妳這怎麼就變成了才不露白了呢?」

「不足掛齒,不足掛齒。」雙手抱拳,低下了頭「像小生這樣,只不過是圖個樂趣的,可稱不上什麼了不起的『才藝』。」

「最多稱上『業餘興趣』是吧?」老太稍稍瞇起了雙眼。

她略為低下了頭,讓視線從墨鏡上方露出「沒錯,只不過是『業餘興趣』罷了。」

「看起來時間也不早了,老身差不多得回去才行呢。」老太重新恢復那副笑笑的表情,從椅子上站起身子。

她連忙的上前攙扶「至少讓我送您到門口吧?老太。」

「還真是麻煩妳了。」「不會不會。」

「對了,武書生。」「怎麼了?老太。」

「我家那些小女,最近好像在說著『帝星』的位置怎麼了,可妳也知道我上了年紀,眼睛已經不好使了,不知能否請妳稍微幫我注意一下這事情呢?」

「觀星是嘛?這雖然不在我擅長的領域當中,可我會幫老太您注意注意這件事情的。」

「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伴隨著爽朗的笑聲,一陣風吹來,方才還在門前的老太早已不見蹤影。

維持著數秒鐘營業用的笑容,靜靜的看著對方離去的方向,直到確認對方早已離開後,武邢才鬆了口大氣,轉身走回房中,一手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這還真不是普通的消耗精神。」

看著棋盤上,按照著某種陣法與竅門所布設的黑子,以及忙於對應及尋找破綻的白子,她感到無比的心累與頭疼。

雖然她相當清楚,這是工作的一部份,可果然還是無法去習慣,特別是她自己那副滑稽的嘴臉。

「『帝星』嗎.....」她皺起了眉頭,可隨後卻揚起了嘴角「看來得通知通知那個黃牛,說我對他那筆賣蓬萊米的投資感興趣了。」

攤平手中的扇子,象徵著木屬性的翠綠色光芒在上面凝結出蝴蝶的身姿,輕輕一扇,蝴蝶翩翩飛起,出了窗外。

「即使是我那盡忠職守的學姊,也不會對我陪常來看我相聲的老人下棋,以及和朋友討論投資問題而感到生氣吧?」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
  「唔唔… …」白卉坐在床舖上,伸展身子。今天的工作內容不是特別困難,這只是結束後的一個習慣動作。身體上的勞累並不算什麼,像是資源缺乏、患者的增加這些事才真的是令她疲憊。
  總之先休息一下吧,多虧了豬油陳幫她打理各種項目,她才能坐在這裡休息。尤其是資源確保的部分,畢竟沒有穩定的醫療資源,任她醫術再精湛也是無能為力的。(希望貨品早一點送來… …),白卉還在掛念著,不過窮擔心也沒用,還是先休息吧,才有體力繼續工作。於是她躺了下來。

  由於長年旅行在外,白卉不太會認床,從廚房傳來的熱氣和油味並不會影響她。不過… …
  胸口好像又變緊了。她原本以為這次的工作會瘦不少,結果因為豬油陳的料理熱量太高反而變胖了一點,不知道她的食材都是從哪裡來的?要不要跟她說呢… …算了。反正她的確要補充大量糖分和熱量。
  白卉想著想著,便踏入了夢鄉。
聲望留言:
絕受兵器 聲望+1 真令人羨慕
ArryLow 聲望+1 直得羨慕的體質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美味的月餅打開來內裡有著軟綿的奶油餡與布丁內裡,真是他媽的嚇死人了。

好吃!

各色的美味糕餅和甜點,以各種青陽映紅所喜歡的形式出現在夢境中,甚至還有看起來像是火鍋,卻沒想到是炒冰的東西(葡萄口味到雪碧可樂都有)。

在柔軟的布丁床上彈跳、泡芙在空中飛過以鮮奶油在空中書寫著明天的菜單。

美味又令人期待的每一天.....




帝星閃爍於天際,如以往,存在帶黯淡....蒙受壓抑。

群星閃爍當下,忽然————

星空之上,星芒黯淡。

隨即————


彷彿呼嘯而過,彗星,從天際劃過!

巨大的彗星掃過天際,拉出了巨大而令人不安的彗星光尾————

九條!

散發白光拉著九條巨大尾巴的彗星劃過天際,尾巴所過之境,星芒黯淡消失。

連同帝星,消彌在光尾之中......

彗星就這麼在天空飛穿而過,甚至穿越了恩隆宮—————



但就在之後,帝星重新顯現,卻也更為明亮。

彗星在當下,消失於天際,彷彿神秘失蹤或不曾出現過.....

星空,如以往明亮.....



箭矢,如蝗蟲飛越天空。

火焰,灼燒於原野之中。


三隻貓貓在身邊奔馳,發出氣呼呼的嘶吼聲,聳起了身上的毛。

「沒事吧!?」在身後傳出一個陌生的聲音。

但回過身來,抓住這個人伸出的手.....

一個,渾身漆黑的人影,在握手當下,瞬間,一個不曾見過的、帶著一張半臉式面具的人,雙眼與嘴都溢出鮮血的慘狀在眼前與腦海閃爍而過。

「小心!」當黑色的人影這麼喊著當下,察覺身後襲來的某種東西,卻有個更快的東西捲住了自己的四周,將身體作為障蔽抵擋。

是一頭巨大的眼鏡王蛇————

震動不斷,蛇的嘶聲凶暴無比....

震動,持續到隔天早上真正的甦醒過來之時。


韻,正在華的肚皮上輕盈的踏動兩腳,像是在做有氧體操一樣,最後在身上伸直了懶腰


卡普的部分,有關貓貓是隔天早上的事情,不過現在所有人可以先扮演之後的事情或是選擇跳過,之後進入接著的劇情。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2019-09-15, 15:05)絕受兵器 提到︰ 帝星閃爍於天際,如以往,存在帶黯淡....蒙受壓抑。

群星閃爍當下,忽然————

星空之上,星芒黯淡。

隨即————


彷彿呼嘯而過,彗星,從天際劃過!

巨大的彗星掃過天際,拉出了巨大而令人不安的彗星光尾————

九條!

散發白光拉著九條巨大尾巴的彗星劃過天際,尾巴所過之境,星芒黯淡消失。

連同帝星,消彌在光尾之中......

彗星就這麼在天空飛穿而過,甚至穿越了恩隆宮—————



但就在之後,帝星重新顯現,卻也更為明亮。

彗星在當下,消失於天際,彷彿神秘失蹤或不曾出現過.....

星空,如以往明亮.....
「帝星一如既往地式微呢……」正當溟歎了口氣,打算進屋休息時……「恩?!」

「彗星……掃把星?!」溟楞了一下,隨後才馬上驚覺自己看到了什麼,看著九條尾巴的彗星劃過,一顆顆的星星皆被光尾掩蓋,有點氣急敗壞的說道「還九條尾巴?!現在是怎樣,哪裡來的九尾狐妖要現世禍亂朝政了嗎?」

「誒?」隨後的變化,讓溟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帝星居然……這是在說有貴人相助,帝位更加鞏固嗎……」

溟低頭苦想,努力的回憶著自己以前看到的星象書「可是九條尾巴的掃把星是怎麼回事,但是這樣看來,應該只是一時的到來,引起了巨大風波後就功成身退的感覺……可是世上真的有人的命格如此強勢嗎……居然能夠讓群星皆被掩蓋……」

「測一下就知道了……」溟進屋,很直接的就拿了一個龜殼,準備做一下占卜,但是……

「嗚……」看著散落房間的碎片,順了順有點紊亂的氣息,溟歎了口氣「不是我這種功力就可以測算的嗎……罷了……」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