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After Valpus Night
只看該作者
#1
被推擠、被攪動、被扭曲、被分解又重組、被拉扯又揉捏,踏出大門那短短一瞬間身軀像是被無形之掌給玩弄,又像幼兒玩膩般隨手拋了出去。

『這兒就是我和魔女居住的地方——愛爾蘭的田園了。喵嗯……你們還好嗎?看來人類型態使用貓的通道進行時空跳躍會不太舒服呢……』

一聲輕喵,三人還混亂的五感像是被重新梳理過回到正常狀態,能聽見塔可的詢問以及所在的地點——滿佈嫩綠的田園邊緣,從當下位置往另一側邊緣遙望會先見到一望無際的綠意與藍天,才是接壤邊緣的小山丘與森林。

而眾人所在的區域似乎是在田園邊刻意清理出的一小塊,只有溼潤的土壤和呈現圓形排列的礦物。

離田園一小段距離外,能看見一棟三層木製建築,與後頭另一片園地。

那建築應該就是魔女的住所了。


團務區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綺玉閉緊雙眼,努力壓抑住臉部表情隨著那無形之手揉捏產生的變化。一直到悅耳的喵聲響起,才張大眼,又無措地眨了幾下。

魔女,魔女。偶爾,她會在故事裡扮演這樣的角色。但這回的委託,她完全沒提起這件事。半是怕半調子的她會無故惹上什麼麻煩,半是好奇:綺玉從未親眼見過真正的魔女


在她耳中的魔女通常都不是群聚的一般人,而是獨特、孤傲、蒙上層神秘面紗的特殊女性,把星辰歲月熬入魔藥鍋裡,將智慧妝點在青春美貌之下。

——她承認,她對魔女的傳說是有那樣一種嚮往,才會成為現在的模樣。


打量四周風景的眼神閃過一絲純粹的好奇,但不一會兒她就發現:

好吧,或許是沒有什麼獨角獸或小妖精藏在這麼空曠的地方。


聳了聳肩,她想還是讓塔可領著他們去找魔女吧,在這之前,她沒忘了與自己同行的小伙子和小兔崽。

「我沒事,其他人呢?」綺玉不確定這兩人是否需要她的關心,姑且還是問了一句。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斯洛克只是短暫的暈眩而已,但很快就恢復過來了,巴風特的訓練比這種輕微的搖晃旋轉還要恐怖
「沒事,你們可以吧」斯洛克面無表情的望著天空問著兩人,一樣的藍色天空,跟自己那邊沒什麼不同
(......騎士團的人應該都還在等我吧..還在看著..一樣的天空)
自己對於就這樣丟下自己的職責跑過來這裡還是有點罪惡感,尤其巴風特跟潔琳自己感覺更深..先不論巴風特,潔琳以她的個性肯定著急的不得了
「...唉,魔女嗎..」曾經,斯洛克跟潔琳接到某個委託,是尋人啟事,似乎牽涉到當時候鬧很大的破壞事件有關,在潔琳擅作主張下就接下來了,誰想得到,那個要找的人,就是事件的犯人,她稱自己為「魔女」,對來找她的兩人便直接攻擊,接著便是一場苦戰,然後..那又是一段很長的故事了
「......不過比起魔女,克里娜她更不喜歡自己被叫大賢者的樣子..,似乎這個職位對目前的她而言還是沒資格承擔的起的職位..」斯洛克喃喃自語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雙腳剛著地,瑞彼特就一陣反胃的摀住嘴,毫無欣賞風景的餘力,直到塔可一聲輕喵後,臉色才總算好看了點。

她垂下耳朵,輕撫著自己的腹部「早就知道出發前不要吃那麼多了,這樣的感覺還真不好受......。」躺在酒吧二樓耍廢一段時間的她,似乎各方面都退化了。

不過眼前的風景迅速清掃掉她所剩的不悅。

原本垂下的耳朵再度挺直,宛如要去郊遊的孩子「不曉得魔女小姐是怎樣的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喵嗚~』貓鼻尖一個個蹭過三人腿部像是在確認狀況,接著在塔彼得面前喵了聲,這次塔彼得能明顯感覺到魔法在自己身上作用,身上的所有不適像是被拔除般瞬間消失無蹤。

『這樣好多了吧。』塔可有些歉意的說,還伸掌繞了繞自己鬍鬚,『然後……我必須先說下,等會兒看見的或許會讓你們驚愕、也可能是失望吧。』

『在阿爾法酒吧那兒不可說的,有些的確是魔女的秘密,若沒有應該魔女本人許可就會被下咒,而另外一些……唉,身為照顧者還是要給那孩子一點面子。』在解釋中,塔可先前使魔對主人的語調,轉變成長輩對後輩的無奈語氣。

她非常人性化的歎了口氣後帶領你們前往那座小木屋,『剩下的到屋內再說吧。』


有想趁這段路詢問什麼的可以發問喔 CatA_slime_r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瑞彼特的表情在塔可蹭蹭後明顯好多了,她不知是刻意還是無心,看似隨意地說著「只要對方不是曾經想要殺死我的人,那麼即使是怎樣三頭六臂的怪物,或是一團會說話的植物,甚至要說你就是魔女,那都沒有什麼值得驚愕的事情,反正妳們又不是看上我們的錢財,我們也是自願過來當志工的,沒問題的沒問題的。」

「對了,關於在酒吧內我問的問題,我有機會聽到回答嗎?」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好奇問問,有辦法講一下我們這次採集的素材是要做甚麼的魔藥嗎?沒辦法回答也沒差...我們騎士團雖然因為有祭司跟副團長的神秘技術的關係基本上用不到藥水,但我們副團長常常為了以防萬一跟他的某個朋友進口一大堆魔藥就是了..之前還帶她一起去拜那個煉金魔女為師...那個可以化成人形說人話的水銀史萊姆到底是什麼鬼...」斯洛克回想起那時候跟擔任「看門」的水銀史萊姆:萊森的戰鬥,他用著青少年的身體,揮舞著自己身體材質所製成的矛,加上水銀的毒素,讓他們折騰了一番,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在這裡看到魔物之類的東西?搞不好可以的話..回去帶個克里娜做實驗也不錯?

(可是潔琳好像說過這個違反什麼倫理之類的...)
斯洛克沉思著,到底魔物有沒有資格擁有人權呢?這也是個好問題喔
SIGNATURE:
酒吧第二季角卡:斯洛克  曾將復仇之炎焚至全身也在所不惜的少年,現在正突破自我,用火焰點燃前方的未來之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2020-10-07, 17:22)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不過比起魔女,克里娜她更不喜歡自己被叫大賢者的樣子..,似乎這個職位對目前的她而言還是沒資格承擔的起的職位..」斯洛克喃喃自語著

(2020-10-07, 22:30)ArryLow 提到︰ 「只要對方不是曾經想要殺死我的人,那麼即使是怎樣三頭六臂的怪物,或是一團會說話的植物,甚至要說你就是魔女,那都沒有什麼值得驚愕的事情,反正妳們又不是看上我們的錢財,我們也是自願過來當志工的,沒問題的沒問題的。」

大家似乎都沒什麼問題,她還是多擔心她自己一些吧。

暗忖了現況,綺玉突然搞不清楚是那在酒吧裡外都吱吱喳喳著他人難以理解話語的斯洛克需要特別留心,還是無意間道出駭人威脅的瑞彼特該要特別注意。

一時之間,連委託貓塔可的自白都顯得無味了。


(2020-10-07, 22:23)卡普耶卡 提到︰ 『然後……我必須先說下,等會兒看見的或許會讓你們驚愕、也可能是失望吧。』

『在阿爾法酒吧那兒不可說的,有些的確是魔女的秘密,若沒有應該魔女本人許可就會被下咒,而另外一些……唉,身為照顧者還是要給那孩子一點面子。』在解釋中,塔可先前使魔對主人的語調,轉變成長輩對後輩的無奈語氣。

「我有一件想要確認的事。」

「你說過『在進行這項委託時不會受到不必要的危險』,這個危險,包括來自魔女的嗎?」

從塔可的反應看來,應該是沒有她盼見的魔女了。那也無妨,她的幻想,她自己實現。

接著,就是安全的問題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2020-10-07, 22:30)ArryLow 提到︰ 瑞彼特的表情在塔可蹭蹭後明顯好多了,她不知是刻意還是無心,看似隨意地說著「只要對方不是曾經想要殺死我的人,那麼即使是怎樣三頭六臂的怪物,或是一團會說話的植物,甚至要說你就是魔女,那都沒有什麼值得驚愕的事情,反正妳們又不是看上我們的錢財,我們也是自願過來當志工的,沒問題的沒問題的。」
「對了,關於在酒吧內我問的問題,我有機會聽到回答嗎?」

『那個問題啊……我只是告訴那孩子「讓我照顧妳吧。」就成立了,以人類的關係就像是認下養子女那樣。』塔可非常輕描淡寫的解釋。

『倒是人類所謂的契約對貓來說太麻煩了。』

(2020-10-07, 23:01)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好奇問問,有辦法講一下我們這次採集的素材是要做甚麼的魔藥嗎?沒辦法回答也沒差...我們騎士團雖然因為有祭司跟副團長的神秘技術的關係基本上用不到藥水,但我們副團長常常為了以防萬一跟他的某個朋友進口一大堆魔藥就是了..之前還帶她一起去拜那個煉金魔女為師...那個可以化成人形說人話的水銀史萊姆到底是什麼鬼...」

『喵呼~~事實上要製作的就目前來說並非魔藥,而是解藥呢~』斯洛克突然的長篇大論逗笑了塔可,她邊笑著回答前頭的問題,但仍舊賣了個關子。

(2020-10-07, 23:16)那比 提到︰ 大家似乎都沒什麼問題,她還是多擔心她自己一些吧。
暗忖了現況,綺玉突然搞不清楚是那在酒吧裡外都吱吱喳喳著他人難以理解話語的斯洛克需要特別留心,還是無意間道出駭人威脅的瑞彼特該要特別注意。
一時之間,連委託貓塔可的自白都顯得無味了。

「我有一件想要確認的事。」
「你說過『在進行這項委託時不會受到不必要的危險』,這個危險,包括來自魔女的嗎?」
從塔可的反應看來,應該是沒有她盼見的魔女了。那也無妨,她的幻想,她自己能實現。
接著,就是安全的問題了。

『是的。』

『但我能保證那孩子不會刻意傷害你們。』

塔可一路回答幾人的問題,直到踏上門前的小階梯前,她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三人,『那孩子也不曾刻意傷人過,只是……她不怎麼會控制就是。』

塔可又嘆了口氣,身後叉尾左右輕晃兩下,木門表面泛出一層幽藍,那似乎魔法的東西下一秒就如褪色般消失並響起開鎖聲,在三人面前緩緩開啟,露出普通到不像是魔女之家的木質地板與走廊。

『都進來吧。』


【客廳】

塔可帶你們進到屋內的客廳,這裡似乎和廚房連在一起,從客廳望去能看見常見的廚具、櫥櫃、石製水槽、爐灶和烤箱,牆邊還有幾桶大型木桶。

客廳中央則是一張大型木桌,桌面的一半放置著大大小小瓶子與木盒,兩側是鋪有紡織品的原木長椅。

客廳左側的窗戶半拉上窗簾,陽光從另一半透進屋內,剛好的光線和溫度讓室內很舒適。

另一旁的壁爐內架著一只大釜,裡頭似乎有什麼物體正在冒泡,但先進入幾人眼中的——是木桌旁一頂飄在半空中的魔女帽。
[圖︰ 3c3d550f987e2b0f.png]
「————啊啊啊啊!」接著是一道驚天動地的女性尖叫聲,不過馬上變為無聲,只剩下被無形之手用力拉下的魔女帽,和同樣飄在半空的衣服。

那是一個隱形人,而且從服飾上來看是個女性。

『不用怕,這幾人是我請來幫忙的。』塔可跳到桌面上制止準備躲進桌底的女性並低語幾句,那頂魔女帽才被鬆開並轉向你們。

「你們………好…我是…塔、塔梅爾……是這裡…的……魔女…」帽子下傳出非常微弱且顫抖的少女音色,若沒有仔細聽或許會被當成風聲。

『你們看見了吧,這孩子現在的狀況就是我發出委託的原因。』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多林·沙林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2020-10-08, 02:12)卡普耶卡 提到︰ 『是的。』

『但我能保證那孩子不會刻意傷害你們。』

塔可一路回答幾人的問題,直到踏上門前的小階梯前,她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三人,『那孩子也不曾刻意傷人過,只是……她不怎麼會控制就是。』

「是這樣嗎,我明白了。」

這句話她道得極輕,非是漫不在乎的隨意帶過,而是把某種脆弱的東西輕輕捧起的感覺。


(2020-10-08, 02:12)卡普耶卡 提到︰ 「你們………好…我是…塔、塔梅爾……是這裡…的……魔女…」帽子下傳出非常微弱且顫抖的少女音色,若沒有仔細聽或許會被當成風聲。

『你們看見了吧,這孩子現在的狀況就是我發出委託的原因。』

面對漂浮的魔女帽,綺玉挑起一邊的眉,接著又不以為意地放下。她換上了溫和有禮的微笑,提起充作裙擺的向像是融在空氣之中的魔女表示敬意。

「塔梅爾大人,我是綺玉,受塔可大人的委託來為您採集藥草。」

接著,她又向桌子上的黑貓詢問。

「話說回來,塔可大人會隨我們一同去採集藥草嗎?」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