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進階團】帝國餘暉
只看該作者
#1
你們跟著烏特的腳步離開酒吧,一陣白光後你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很簡陋的房間門口。

房間的牆壁由土與砂石推砌而成,地板則是以石片拼湊而成。屋子的一隅放著和烏特身高差不多的桌椅和一具櫃子,從你們的角度正好能看到窗外(其實只是牆壁挖個方形大洞,連個窗框都沒有)的景色──一片荒蕪的沙漠和來來去去正在忙碌的村民,目前為止都沒有人發現你們的存在。

在確認你們四個都到齊後烏特慌慌張張地將房門鎖上後將房內的窗簾拉起,所幸現在是白天就算拉上窗簾也還不至於看不清屋內的景象。

就在窗戶的下方有一張以土推砌成的床,上頭鋪著一張草蓆和一層薄被,床頭櫃上擺著大大小小的碗和一些研磨用具。床一旁的地板還鋪著一張小草蓆,上頭的薄被亂成一團好像剛起床似。

躺在床上的是一名身穿淺紫色睡袍的成年女性蛇人──雖然蛇人沒有人類女性有的性徵,但如果花點時間觀察窗外的村民和烏特,你們能發現女性蛇人的頸部兩側有些許尖刺。

這名昏迷的女性身穿一套淺紫色、鑲著金邊的睡袍,腰部則掛著一套相當突兀的皮革裝備,裝備兩側裝備兩側別著兩把未出鞘的彎刀。那兩把彎刀的握柄以精緻的皮革包裹,末端鑲著一顆亮晶晶的藍鑽。

這名女性完全沒意識到你們的到來,依然沉睡著。

「這就是那位大姊姊,這幾天我們試著餵了各種草藥都叫不醒她。」烏特走到床邊看著昏迷的蛇人說道。

團務區

團務區連結在上方,接下來還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catA_haz
如果收起來的標籤是角色的名子,就還請其他人不要點開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2020-10-29, 22:00)影殤 提到︰ 在確認你們四個都到齊後烏特慌慌張張地將房門鎖上後將房內的窗簾拉起,所幸現在是白天就算拉上窗簾也還不至於看不清屋內的景象。

就在窗戶的下方有一張以土推砌成的床,上頭鋪著一張草蓆和一層薄被,床頭櫃上擺著大大小小的碗和一些研磨用具。床一旁的地板還鋪著一張小草蓆,上頭的薄被亂成一團好像剛起床似。

躺在床上的是一名身穿淺紫色睡袍的成年女性蛇人──雖然蛇人沒有人類女性有的性徵,但如果花點時間觀察窗外的村民和烏特,你們能發現女性蛇人的頸部兩側有些許尖刺。

這名昏迷的女性身穿一套淺紫色、鑲著金邊的睡袍,腰部則掛著一套相當突兀的皮革裝備,裝備兩側裝備兩側別著兩把未出鞘的彎刀。那兩把彎刀的握柄以精緻的皮革包裹,末端鑲著一顆亮晶晶的藍鑽。

這名女性完全沒意識到你們的到來,依然沉睡著。

「這就是那位大姊姊,這幾天我們試著餵了各種草藥都叫不醒她。」烏特走到床邊看著昏迷的蛇人說道。


  臨走前那個酒吧服務生的模樣,讓刺塔有些懷疑信是不是能真的交給對的人。

  不過踏出大門的那一刻,她就完全地讓自己進入新的狀況。


  注意到烏特慌張拉上窗簾的動作,刺塔無奈地聳了聳肩。

  「好啦,別緊張。我們又不是在做壞事。」


  接著就也跟著烏特靠近床邊,低頭查看昏迷的大姊姊。

  畢竟不是醫生,她沒擅自動手檢查。不過大姊姊腰際的武裝引起她的興趣。

  「看起來做工挺細緻的,還鑲寶石。一般的旅人會帶這種裝備上路嗎……」發現有違常識的線索,刺塔歪著頭思考有沒有在哪邊聽說過這種裝備。


.
擲骰結果

4d6 → 15[3, 2, 4, 6] 15【熟練的冒險者】這裝備代表著什麼?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二季)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聞到了房間中傳來的藥草味,艾爾末不禁好奇的仔細聞了聞,隨手掏出了筆記本開始記錄,希望能找出這是什麼功效的藥草。
在確認的同時,艾爾末向烏特確認了一下。
「這幾天是你們輪流照顧她嗎?還是有主要的照顧者?還有有給她進食過水分或食物嗎?」
面對昏迷的人,沒有一些正確的應對方式,很有可能會發生意外,並且多瞭解一下最近她被處治的方式也有利於接下來的行動。
擲骰結果

6d6+2 → 22[4, 3, 5, 2, 3, 5] + 2 24【植物學家+乙木青玉符】辨別草藥味以及功效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2020-10-29, 22:00)影殤 提到︰ 躺在床上的是一名身穿淺紫色睡袍的成年女性蛇人──雖然蛇人沒有人類女性有的性徵,但如果花點時間觀察窗外的村民和烏特,你們能發現女性蛇人的頸部兩側有些許尖刺。

這名昏迷的女性身穿一套淺紫色、鑲著金邊的睡袍,腰部則掛著一套相當突兀的皮革裝備,裝備兩側裝備兩側別著兩把未出鞘的彎刀。那兩把彎刀的握柄以精緻的皮革包裹,末端鑲著一顆亮晶晶的藍鑽。

這名女性完全沒意識到你們的到來,依然沉睡著。

「這就是那位大姊姊,這幾天我們試著餵了各種草藥都叫不醒她。」烏特走到床邊看著昏迷的蛇人說道。

進入了酒吧大門後,周遭的環境也在剎那間產生了變化。銀鈴半閉著眼睛,雖然對陌生的國度相當感興趣,但她還是抑壓住自己想要不斷發問的衝動,調整了心態,待眼睛完全適應光暗的轉變後,立即就專注於眼前的任務──那位昏迷中的蛇人女性。

銀鈴慢步走到床前,首先仔細觀察病者的面容以及身體,檢查有否帶著表面的傷痕。「失禮了。」說後,她又將手掌輕按在女性的額頭上,另一手也觸碰了烏特的額頭,嘗試感受兩者體溫的差異。
擲骰結果

6d6 → 24[1, 4, 6, 2, 6, 5] 24獵人傳承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看到烏特把窗簾拉上還有鎖門的動作,傑特說道「是不想我們幾個人被人看到嗎?如果是這樣不如我去把風吧?如果有人打算過來這房間我就通知你們。」

說著他站在洞口旁邊一邊看著睡著的女蛇人,一邊等著烏特回答,「不過這位蛇人的打扮,怎麼想都是個貴族之類的,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是我和大人們輪流照顧但幾乎都是我在照顧,大人們都在忙......」烏特稍微看相窗口後又回頭看著你。

「嗯!有阿,不過水跟食物都餵的不多。因為我怕大姊姊會嗆到。」

就在銀鈴伸出手碰到自己的時候,小女孩的眼睛閉了一下但絲毫沒有反抗。

「我不喜歡大人問東問西,好煩。」面對傑特的問題,烏特鼓起臉頰微微左右轉動著身子。

你們待在床邊觀察了好一陣子,除了注意到睡袍上有些許磨損外腳踝的部分扭傷以及上臂少了鱗片的地方有些許瘀血,但總體下來沒有看到任何刀器或是箭矢造成的傷害。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2020-10-30, 00:40)流星之中 提到︰ 說著他站在洞口旁邊一邊看著睡著的女蛇人,一邊等著烏特回答,「不過這位蛇人的打扮,怎麼想都是個貴族之類的,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我也有同樣的想法喔。」

刺塔抬起頭來,看著說話的傑特。

「從這個女子的裝備看來,完全不像是在沙漠中行旅的人,還穿著睡衣呢。武器的功用恐怕也是裝飾大於實戰價值。」

「想必平常有人會替她打理旅行和戰鬥的工作吧,因此的確可能是貴族或商人的子女。」

「在沙漠旅行中遭遇了天災或盜賊……與同伴走散了,因此逃難到這個村子來。這是我目前的猜想。」


「不過身上看來沒有受到攻擊的痕跡呢。從醫療角度來看能知道昏迷的原因嗎?」

刺塔說著,望向艾爾末和檢查了女子身體的銀鈴。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二季)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這樣可不行喔烏特妹妹,雖然妳可能會討厭大人問太多,可是我們幾個人畢竟是外人而且還是突然出現在這,如果被誤會成敵人之類的會更加麻煩的。」傑特聽著烏特有點小孩子的回答苦笑著說。

聽著刺塔的回應,傑特倒是有了一個新的想法「會不會....她是逃出來的?趁著跟她一起走的人都睡著的時候,這樣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她只穿著睡衣,還有行裝這麼少了。雖然這個跟她暈倒的原因八竿子打不著...」

他一邊思考著一邊好奇的把窗簾拉開一點往外看。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該怎麼說呢…先說我能做到的部分好了,只有知道症狀之後,我才能對症下藥呢,但是診斷部分就不是我能力所及了,尤其不是外傷的話,因為這女性似乎是沒什麼外傷。

就剛剛聞到的味道,居民給她的藥大約是讓她在昏迷時維持身體穩定的用藥,並不能針對症狀治療,雖然這樣的確是不會有立即的生命危險,但不是長久之計。

要診斷的話,建議先確認造成昏迷的成因,首先是要確認是因毒物還是魔法才造成此次昏迷的,這方面之前跟傑特出任務時,記得傑特好像有感知魔法的能力是吧,先確認一下她身上是否有這樣的魔法氣息,如果是的話,可能就要找到術士之類進行進一步的診斷。

但如果不是的話,有可能是中毒或是內傷,中毒的話我這裡有一瓶緩衝劑,先給她服用,中和一些身體中的毒素,然後加上一些加速排汗的藥物讓毒素排出…我看看…」


在艾爾末伸進背包尋找藥草時,艾爾末接著說了。

「是內傷的話,也是需要找一下內科醫生呢,總之我這邊不是魔法造成的情況都會用一用,等傑特看看有無魔法殘留時,再看看要再尋找哪種協助好了。」

語畢,艾爾末拿出一個夾子,夾了一片東西出來,貼到了那位女性的舌下,對了烏特說。
「這可以讓氣管收縮,讓餵食的時候比較不容易被嗆到。之後如果還需要餵食的話就可以用到。」
用完後,艾爾末將一根木棒抵入了近喉稍的位置,把手上幫助身體回復的藥方以及加速排汗的藥草混入了一些毒藥緩衝劑。接著從中舀了幾匙,讓藥水沿著木棒慢慢流入食道,餵食完畢後,再將舌下的藥片拿出。

****************

扮演若和現實有所出入還請見諒Qwq
然後治療的方向不對的話就不用算治療量了ww
擲骰結果

6d6 → 24[1, 6, 5, 3, 4, 5] 24【植物學家】治療用途骰
聲望留言:
藍刺蝟 聲望+1 好詳細的診斷ww
SIGNATURE:
艾爾末的植物手札與雜記    想看到其他的趣聞可以來到這裡哦!
艾爾末   第二季角卡更新    尋找記憶的一隻狼人,期望在新地方找到更多的旅行同伴(酒吧角色)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2020-10-30, 12:26)藍刺蝟 提到︰ 「不過身上看來沒有受到攻擊的痕跡呢。從醫療角度來看能知道昏迷的原因嗎?」

刺塔說著,望向艾爾末和檢查了女子身體的銀鈴。

「這位女士的體溫和烏特小姐相差無幾,應該是屬於正常的範圍內。」

「她手腳表面的傷痕,估計是當初從坐騎上面摔落時的挫傷,只要得到悉當的照顧,應該很快就能夠復原了。但是...這都不是她昏迷至今的主因......」銀鈴搖頭輕嘆,自己退到一旁,以讓出空間來方便艾爾末繼續診治。

(2020-10-30, 12:36)流星之中 提到︰ 聽著刺塔的回應,傑特倒是有了一個新的想法「會不會....她是逃出來的?趁著跟她一起走的人都睡著的時候,這樣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她只穿著睡衣,還有行裝這麼少了。雖然這個跟她暈倒的原因八竿子打不著...」

他一邊思考著一邊好奇的把窗簾拉開一點往外看。

「嗯......」銀鈴也來到窗旁看看外面的風景,轉換一下心情,然後繼續思考,「或者,女士的病情是和她的經歷、甚至是身份有關.....?」

「烏特小姐,冒昧請教一下──」她向烏特禮貌地點頭,接連詢問了兩個問題:「如果按照你的觀察,以蛇族的標準看來,這位女士大概處於什麼年齡階段呢?然後,你還記得當初在村口大門遇見這位女士時,駱駝所留下的足跡是向著什麼方位延伸嗎?」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