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進階團】人型溫室整修者
只看該作者
#1
你們跟著機器人通過酒吧大門,撥開掛在門前的爬藤植物後,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大型溫室。巨大的鍛造金屬支柱撐起拱頂形成鳥籠一般的建築,支架間安上無數毛玻璃封閉了整個溫室。

不過溫室中既沒有人聲,也聽不見動物甚至蟲鳴。藤蔓一路攀上穹頂,草本植物從步道的隙縫長出來覆蓋住路面,樹木花草都恣意生長的雜亂無章,這裡似乎已經荒廢了好一陣子。

在進入植物園後,警報聲終於不叫了。
人型溫室身上嗶的一聲發出電子語音:「連接成功。開始導航至維修栽培室。」

————
團務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哇……」艾普索環顧起大型溫室,他一邊跟上機器少女的腳步,一邊注意其他人的近況。

「舞鳶,這裡有好多植物!這些植物你都認識嗎?」他回頭向自己的師父提問,不過想起之前的經驗,或許在這裡的植物與舞鳶世界的會有不同。艾普索手抵著下巴,擺出一副深思的表情,視線轉向另外兩人,「謝米,毅,那個……」

「你們覺得這裡發生什麼事?我是指……什麼情況下會變成這樣?」艾普索去看那些雜亂生長的植物,除了他們幾人發出的聲音外,周圍十分安靜。
SIGNATURE:
酒吧裡的迷途少年艾普索.克洛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2021-06-30, 11:53)貓a 提到︰ 你們跟著機器人通過酒吧大門,撥開掛在門前的爬藤植物後,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大型溫室。巨大的鍛造金屬支柱撐起拱頂形成鳥籠一般的建築,支架間安上無數毛玻璃封閉了整個溫室。

不過溫室中既沒有人聲,也聽不見動物甚至蟲鳴。藤蔓一路攀上穹頂,草本植物從步道的隙縫長出來覆蓋住路面,樹木花草都恣意生長的雜亂無章,這裡似乎已經荒廢了好一陣子。

在進入植物園後,警報聲終於不叫了。
人型溫室身上嗶的一聲發出電子語音:「連接成功。開始導航至維修栽培室。」

「這是在溫室裡放小溫室?」

毅開始張望四周,但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回溫室少女身上

「維修室阿...有點興趣。我們要跟著她嗎?」

畢竟是和其他人一起來的,毅先問了其他人的想法

(2021-06-30, 13:42)小椿 提到︰ 「哇……」艾普索環顧起大型溫室,他一邊跟上機器少女的腳步,一邊注意其他人的近況。

「舞鳶,這裡有好多植物!這些植物你都認識嗎?」他回頭向自己的師父提問,不過想起之前的經驗,或許在這裡的植物與舞鳶世界的會有不同。艾普索手抵著下巴,擺出一副深思的表情,視線轉向另外兩人,「謝米,毅,那個……」

「你們覺得這裡發生什麼事?我是指……什麼情況下會變成這樣?」艾普索去看那些雜亂生長的植物,除了他們幾人發出的聲音外,周圍十分安靜。

「阿,已經開始跟了。」

毅也跟上艾普索和溫室少女

「什麼叫怎麼會變這樣?看起來是荒廢的吧,都沒有整理的跡象。可能是缺錢關了,或是繼承人不想要之類的?不過也不知道這是怎麼樣的地方,說不定原本的常識不適用呢。」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跟隨機器人穿過大門,舞鳶立刻被這建築物勾住了目光,從未見過玻璃與如此龐大金屬建物的她,對於這樣的東西充滿了好奇與驚嘆。
「唔,有些倒是似曾相識呢,但也不知是否與家鄉那兒的全然相同。」一邊對艾普索說著,舞鳶也從自己的藥箱中摸出一本雕花封面的冊子攤開,似乎想要比較書本與身邊的植物的異同。

「不曉得是否為一處荒廢之地呢。」舞鳶摸了摸旁邊恣意生長的植栽,接著才跟上幾人的步伐,但也小心提防著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便一同前去瞧瞧吧,我等本是為那姑娘而來,若任其一人亂闖,指不定又會倒在哪個角落了。」


看看有沒有什麼認識的酷酷植物
擲骰結果

6d6+2 → 24[6, 2, 2, 4, 5, 5] + 2 26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進到溫室,謝米就卸下帽子舉頭四處看
真厲害,以前看着農作物也想過造類似的設施來着,這就是溫室嗎?
沒有人要的話自己是不是可以收下

(2021-06-30, 17:30)云毅 提到︰ 「維修室阿...有點興趣。我們要跟著她嗎?」
畢竟是和其他人一起來的,毅先問了其他人的想法

「毅先生,是維修栽培室才對。」謝米自然跟上機器人的步伐
修好沒準就是自己的呢…之類的想法才沒有,我可是個熱心的人!

「聽起來是栽培室有哪裡壞掉了,從機器人的損傷看可能有甚麼動物也說不定。」雖然注意不到有動物的聲音
「總之去看看吧!」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你們跟著自顧自走動起來的機器人往前走。
步道的狀態實在是不怎麼好,被雜草入侵的有點拱起來了,腳步故障的人型溫室在路途中又絆了幾下。
還好你們決定跟著它,不然大概真如舞鳶所說,它會跌在哪裡找不到了。

沿著道路走著走著,視野突然一下開闊起來。原來你們到達的是一個五條步道交會的路口。
一直悶不吭聲走路的機器人突然停在路口不走了,警示音又嗶嗶嗶響個不停:「讀取錯誤。無法辨識路標。導航失敗。請聯繫場地維修人員。連接失敗。無法聯繫場地維修人員。」

順著它的話往路邊看去,會發現原來在五叉路路邊的標示被一旁的大樹新長出來的樹根給擠壞臺座,靠著剩下的幾根螺絲抓住根基,歪歪斜斜的指向天空和地面。
只要把這個豎回直的話人型溫室就認的出路了嗎?
(重立燈柱,難度合計20)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2021-06-30, 17:30)云毅 提到︰ 「什麼叫怎麼會變這樣?看起來是荒廢的吧,都沒有整理的跡象。可能是缺錢關了,或是繼承人不想要之類的?不過也不知道這是怎麼樣的地方,說不定原本的常識不適用呢。」
「噢、嗯……也對。」艾普索點點頭表示自己同意毅說的話,「不知道溫室外面是什麼樣子,會不會又是人類跟環境相處不好……」他搖搖頭,把上一份委託的事情趕出腦海,目前觀察到的只是這裡的一小部分,不好亂猜。

他們來到五條道路交會的路口,路邊的標示牌卻歪斜倒著,令機器人無法辨識。他有些疑惑,長出樹根應該需要花上不少時間,機器人在這段時間都沒有走過這幾條路嗎?他偷偷看著機器人有沒有其他動作,之後才去接近路標。

艾普索蹲在樹根旁,看著突兀的樹根以及支撐臺座的某種東西,他直覺認識機器人的謝米應該知道怎麼修,不過問題是樹根怎麼辦。他問他們幾人:「要把路標移位嗎?還是移除樹根?或是……把它加固一下?」

他看向舞鳶,記得對方有操作植物的能力,又看向謝米和毅,想等他們幾人行動之後再想辦法輔助他們。
SIGNATURE:
酒吧裡的迷途少年艾普索.克洛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舞鳶看著停下的機器人,突然理解為何先前謝米會說這只是一個執行有限工序的機械道具了。有自主思維的生命體,都可以直接藉由路況或是記憶來區別道路,但這傢伙似乎沒有了路標便毫無辦法。

「唔,同上次亞托利姑娘那兒般,此處植栽我亦認得不全,若是冒然操縱亦不知能否成功,若是不慎破壞這標示倒也不好。」舞鳶觀察周遭的植物後,發現有許多與自己見過的東西相似,但又有著些許不同,因此也沒有直接動手去觸碰植物。轉頭看向兩位有著相關知識的夥伴,她提出了疑問:「兩位似是對這一類物什很是擅長,不知可有何見解?是否可在不殃及樹木之下修復此物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它又怎麼了?」
謝米始是疑惑的看着機器人,後聽艾普索和舞鳶的話就把路標跟機器人聯想到一起
好沒用的機器人,阿爾法比它高級多了

「所以它是看不懂歪掉路標吧!擺正就好啦!」
她上前直接拿鐵匠具撬離臺座與根基,放倒整支燈柱後掏出錐子和錘子,把路標下端一點的部分敲斷只留路標部分

精靈矮人一躍到新長的樹上施工,從空間筆記本裡稍微倒一點溶金當黏着劑,只要冷卻就能馬上固定路標
「怎麼樣?有擺正了嗎?」
謝米詢問其餘幾人
擲骰結果

5d6 → 17[1, 3, 6, 5, 2] 17重整路標【匠藝5】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2021-06-30, 18:09)Heiray 提到︰ 「毅先生,是維修栽培室才對。」謝米自然跟上機器人的步伐
修好沒準就是自己的呢…之類的想法才沒有,我可是個熱心的人!

「聽起來是栽培室有哪裡壞掉了,從機器人的損傷看可能有甚麼動物也說不定。」雖然注意不到有動物的聲音
「總之去看看吧!」

「欸?意外地在意這點小地方?明明剛剛有蛇從天上掉下來之類的大事都不在乎的。」

(2021-07-01, 02:49)貓a 提到︰ 沿著道路走著走著,視野突然一下開闊起來。原來你們到達的是一個五條步道交會的路口。
一直悶不吭聲走路的機器人突然停在路口不走了,警示音又嗶嗶嗶響個不停:「讀取錯誤。無法辨識路標。導航失敗。請聯繫場地維修人員。連接失敗。無法聯繫場地維修人員。」

順著它的話往路邊看去,會發現原來在五叉路路邊的標示被一旁的大樹新長出來的樹根給擠壞臺座,靠著剩下的幾根螺絲抓住根基,歪歪斜斜的指向天空和地面。
只要把這個豎回直的話人型溫室就認的出路了嗎?

「所以說這機器人外貌做工這麼好,就不能對內部程式也下點功夫嗎...不過也可能是對物件的保養有能做到完全不變的自信,這裡的製造者說不定是外貌協會的自大狂。」

毅擅自推論著

(2021-07-01, 10:35)小椿 提到︰ 艾普索蹲在樹根旁,看著突兀的樹根以及支撐臺座的某種東西,他直覺認識機器人的謝米應該知道怎麼修,不過問題是樹根怎麼辦。他問他們幾人:「要把路標移位嗎?還是移除樹根?或是……把它加固一下?」

他看向舞鳶,記得對方有操作植物的能力,又看向謝米和毅,想等他們幾人行動之後再想辦法輔助他們。
(2021-07-01, 12:03)舞鳶 提到︰ 舞鳶看著停下的機器人,突然理解為何先前謝米會說這只是一個執行有限工序的機械道具了。有自主思維的生命體,都可以直接藉由路況或是記憶來區別道路,但這傢伙似乎沒有了路標便毫無辦法。

「唔,同上次亞托利姑娘那兒般,此處植栽我亦認得不全,若是冒然操縱亦不知能否成功,若是不慎破壞這標示倒也不好。」舞鳶觀察周遭的植物後,發現有許多與自己見過的東西相似,但又有著些許不同,因此也沒有直接動手去觸碰植物。轉頭看向兩位有著相關知識的夥伴,她提出了疑問:「兩位似是對這一類物什很是擅長,不知可有何見解?是否可在不殃及樹木之下修復此物呢?」

「總之讓她看到標示就行了吧,不過要我修理機器什麼的是挺在行,但要沒材料沒零件的做個東西的話可能就做不了什麼了喔。嘛,只是應有的知識還是經驗的話還是算有的。」

毅似乎是在表示不要對自己有太大期望

(2021-07-01, 13:25)Heiray 提到︰ 「它又怎麼了?」
謝米始是疑惑的看着機器人,後聽艾普索和舞鳶的話就把路標跟機器人聯想到一起
好沒用的機器人,阿爾法比它高級多了

「所以它是看不懂歪掉路標吧!擺正就好啦!」
她上前直接拿鐵匠具撬離臺座與根基,放倒整支燈柱後掏出錐子和錘子,把路標下端一點的部分敲斷只留路標部分

精靈矮人一躍到新長的樹上施工,先用金道法為樹幹鋪上一層環狀金屬外殼
接着從空間筆記本裡稍微倒一點溶金當黏着劑,只要用水道法就能馬上固定路標
「怎麼樣?有擺正了嗎?」
謝米手中凝聚出水球詢問其餘幾人

「要看有沒有擺正的話就用水平儀吧。」

毅從工具中翻出標尺,在上頭接了根線,然後從剛被破壞的基座上撿了螺絲綁在線的尾端

「簡單...可能算簡陋了,不過這種利用自然定理的東西再怎樣也一定正確呢。」

毅利用電漿炮飄上謝米所在的位置

「線和尺緣重合就是正確的了...先無視這玩意看起來很廢這件事吧,它能正確工作的。」

毅看著水平儀幫助調整標牌的角度

五個骰三個一,是不是存心搞我
擲骰結果

5d6 → 11[1, 5, 1, 3, 1] 11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