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51
(2019-04-25, 01:09)MaxC 提到︰ 「... ...好,我就老實說出來吧。」刺客坦率的回答。「我們只是受一個女人所託,來這裡堵人而已。」
  「特徵還蠻明顯的,是個戴著眼鏡,長著貓耳的年輕女人。好像是別的大陸的種族的樣子。」
  「她要幹嘛我也不太清楚啦,」刺客翻了翻白眼。「我們一向都是『在哪裡、打幾隻』,有給報酬就好了。畢竟我們這種工作很多委託人都很複雜,要問原因的話問不完的,我也沒興趣管。」

  「看起來不像是在說謊... ...」艾爾雷德皺著眉頭,仔細盯著刺客說話時的表情,得出了這個結論。「我印象中... ...他們叫『貓耳族』吧?」
  「不行... ...我想不出她為甚麼要阻止我。他們根本不需要『稜鏡光』啊,會是私怨嗎?」艾爾雷德抓了抓頭。「... ...我不記得我有得罪過像那樣的人。」

長貓耳的女人。
慌荒還以為年輕刺客在開玩笑,直到艾爾雷德提出了『貓耳族』這個詞,慌荒這才搔了搔臉。
怎麼感覺跟艾爾雷德其實沒什麼關係——如此想著,慌荒便站了起來。

「謝謝你回答我輩——如果還有下次,別人對你說出自己的名字的時候,你也應該說出自己的稱呼方式。」於是是想了一會兒的慌荒很小心地起身,同時,也是很有禮貌的說著。
又小心又禮貌——慌荒可沒有要拷問刺客——敲了敲厚實小刀的刀刃,慌荒便把它收了起來。

「說不定只是不希望有人上山而已。」放開押著旗袍的手,慌荒一邊轉過臉一邊對著艾爾雷德這麼說,「如果真的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什麼,那麼就這麼繼續做下去並等到某個不滿意的人走出來親自表達意見也是一種辦法。」
她說得倒是十分坦蕩,聲音也很清晰。

(2019-04-25, 01:09)MaxC 提到︰ 「剛才想必你們也知道了,就算你們身在暗處偷襲,或是搞小動作,也戰勝不了我們。如果你們能知難而退那是最好了。」艾爾雷德用眼角餘光瞄向操控著泥手的李洱。「不過,控制這雙手的人不是我。」言下之意,就是讓你們做決定了。

慌荒並沒有刻意思考要怎麼處置他們,如果他們肯就這麼離開,那對她來說是最好的。
「我輩覺得鬆開也無妨。」如此說著,慌荒在很多事上都覺得無妨,雖說其中的原因更多是她並不想為此勞心。
倒不是她寬容大度。

不過如此想著的她,倒也記得方才發生的事。
像是在同伴身上製造了傷口的刀刃,以及使老人陷入危機的沈默刺客。
她並不偉大,紛爭得以消失固然是好事,不過以她而言當然有更基本的理由。

「因為我輩沒有受傷,也沒有陷入危機。」所以她自己當然是覺得無妨,也就不會想要做些什麼,如果有人有想法,那也不會是由她所說,她也不會去說。
要說唯一的損失——就是裝糖的大袋子破了、毬果散落一地,不過那也是遲早要丟的,就跟小時候在森林收拾了各種野花,最後在離開時卻遺留在森林的出口一樣。

仔細想想,這個衝突本來就是一場誤會也說不定——如此想著,慌荒便朝著她遺落下刀刃的地方晃了過去。
那是一定要撿的。

「不過我輩有答應他,要請李洱鬆開那個東西。」突然,少女轉過身來指著坦然的刺客並對著老人這麼說,慌荒眨了眨金色的眼睛。
就只是請。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2
又多一件令不得不思考的事,沙羅沙越是覺得蹺蹊
「哎呀痛。處理前先包紮一下…」
剛才約數分鐘不止忘了自己肩膀中了刀,還要在此狀況下連續施了幾個魔法,沒給擴大已經偷笑了。

「如此認真的投降的話,我沒意見了。」沙羅沙邊處理傷口邊問,「不過我倒想問,你們兩位哥兒以後有何打算?總不能回去找那貓族吧?」
擲骰結果

2d6 → 8[6, 2] 8為自己急救一下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3
(2019-04-27, 16:32)leftflower 提到︰ 慌荒並沒有刻意思考要怎麼處置他們,如果他們肯就這麼離開,那對她來說是最好的。
「我輩覺得鬆開也無妨。」如此說著,慌荒在很多事上都覺得無妨,雖說其中的原因更多是她並不想為此勞心。
倒不是她寬容大度——雖說她也算是很寬容了。
「因為我輩沒有受傷,也沒有陷入危機。」所以她自己當然是覺得無妨,也就不會想要做些什麼。
要說唯一的損失——就是裝糖的大袋子破了、毬果散落一地,不過那也是遲早要丟的,就跟小時候在森林收拾了各種野花,最後在離開時卻遺留在森林的出口一樣。
仔細想想,這個衝突本來就是一場誤會也說不定——如此想著,慌荒便朝著她遺落下刀刃的地方晃了過去。
那是一定要撿的。
「不過我輩有答應他,要請李洱鬆開那個東西。」突然,少女轉過身來指著坦然的刺客並對著老人這麼說,慌荒眨了眨金色的眼睛。

『我輩沒有受傷,也沒有陷入危機』李洱看著鮮血從艾爾雷德的鎧甲縫隙汨汨流出和在一旁治癒自己的沙羅沙,ˊ這句話迴盪在耳邊讓他很不是滋味。

「你們只負責暗殺是吧?情報蒐集有包括在委託裡嗎?」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4
(2019-05-01, 02:16)天宮零介 提到︰ 「哎呀痛。處理前先包紮一下…」
剛才約數分鐘不止忘了自己肩膀中了刀,還要在此狀況下連續施了幾個魔法,沒給擴大已經偷笑了。
「如此認真的投降的話,我沒意見了。」沙羅沙邊處理傷口邊問,「不過我倒想問,你們兩位哥兒以後有何打算?總不能回去找那貓族吧?」

  「怎麼打算?找別的業主啊,這工作栽了,再找下個案子接就好了。」多話刺客聳聳肩(沒被壓住的那個肩膀)並回道。「你們看起來不像這裡會有的種族,大概也是受這老頭所聘的吧?其實我們的工作差不多,只是剛好互相衝突,然後你們成功了而已。」

(2019-05-01, 06:07)須臾哀歌 提到︰ 『我輩沒有受傷,也沒有陷入危機』李洱看著鮮血從艾爾雷德的鎧甲縫隙汨汨流出和在一旁治癒自己的沙羅沙,ˊ這句話迴盪在耳邊讓他很不是滋味。
「你們只負責暗殺是吧?情報蒐集有包括在委託裡嗎?」

  「我們只接打手這種簡單的任務,情報蒐集這麼精細的工作我們幹不來。」另一個刺客答。
  「你可以不相信,不過我們真的不知道更多了。」和剛才不同,這兩個人都沒有太多動作,就像被壓在鞋下的蟑螂一樣。或許是為了展現自己沒有敵意,也可能只是因為現在八隻眼睛都緊盯著他們,因此不敢輕舉妄動。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5
「是嗎?可惜了。」李洱點點頭又開始操作泥手:「最後一個問題,她付了你們多少報酬?」

伴隨著隆隆聲響,抓著兩人的巨大雙手將兩人舉了起來,準備他們回答完後立刻往長石鎮的方向投擲出去。
擲骰結果

2d6 → 9[5, 4] 9to infinity, and beyond!!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6
「咦?喂!慢著慢著他們始終都是人吧?」雖然見狀口出此言的沙羅沙,思考上似乎快要難以把心人族當是人看待,「李洱叔叔你這樣對待他們很像有點——」



這輪我半pass了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7
(2019-05-01, 21:37)MaxC 提到︰ 「怎麼打算?找別的業主啊,這工作栽了,再找下個案子接就好了。」多話刺客聳聳肩(沒被壓住的那個肩膀)並回道。「你們看起來不像這裡會有的種族,大概也是受這老頭所聘的吧?其實我們的工作差不多,只是剛好互相衝突,然後你們成功了而已。」

確實是這樣沒錯,慌荒若有所思,不過她卻也不打算說什麼。
因為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坦然接受事實。

在對李洱說完話後,慌荒自認多少是完成自己曾答應過的拜託——雖說青年刺客並沒有來得及成功阻止他的夥伴就是了——慌荒一邊拾起了之前掉落的刀刃一邊這麼想著。

(2019-05-02, 08:31)須臾哀歌 提到︰ 「是嗎?可惜了。」李洱點點頭又開始操作泥手:「最後一個問題,她付了你們多少報酬?」

伴隨著隆隆聲響,抓著兩人的巨大雙手將兩人舉了起來,準備他們回答完後立刻往長石鎮的方向投擲出去。
(2019-05-03, 14:33)天宮零介 提到︰ 「咦?喂!慢著慢著他們始終都是人吧?」雖然見狀口出此言的沙羅沙,思考上似乎快要難以把心人族當是人看待,「李洱叔叔你這樣對待他們很像有點——」

拾起刀刃後的慌荒轉過頭來,她看著老人操作著自己的把戲,而沙羅沙似乎是出言勸阻。
「沒有完成工作,怎麼會有報酬。」原地想了想,有著紫色頭髮、金色眼睛的少女是這麼說的。
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如此想著的慌荒便折回她的同伴附近。

在往回走的時候她彎腰順手拾起一顆毬果,慌荒本來打算走到艾爾雷德附近——不過她突然想起方才沙羅沙包紮自身傷勢的景象。
於是走著的少女便停下了,位置碰巧是在李洱附近。
慌荒是止步不前,因為她身上沒有布絹。

像是要停止目光所見,慌荒轉頭看了看被泥手所舉起的刺客們,「尊貴的李洱,你這麼做是為了誰呢?」
於是,是少女的嘴裡溜出一句話。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8
(2019-05-03, 14:33)天宮零介 提到︰ 「咦?喂!慢著慢著他們始終都是人吧?」雖然見狀口出此言的沙羅沙,思考上似乎快要難以把心人族當是人看待,「李洱叔叔你這樣對待他們很像有點——」

同伴質疑的聲音令李洱暫緩了投擲的動作,到底是他們太善良還是自己太殘酷?一個個都對方才試圖加害自己的人施以憐憫,歷經滄桑的老人無法理解。

「我們也是人,不是嗎?」似乎是要提醒沙羅沙這兩個刺客剎那前的暴行,李洱回過頭反問。



(2019-05-04, 18:07)leftflower 提到︰ 像是要停止目光所見,慌荒轉頭看了看被泥手所舉起的刺客們,「尊貴的李洱,你這麼做是為了誰呢?」
於是,是少女的嘴裡溜出一句話。

為了誰?李洱的行動並不是特別為了誰;這是最合理的行動,排除威脅、確保往後的路程-至少到山上為止不會有後顧之憂。
所以,為了誰?「我們,為我們能安全地上山。」

「好了,趕緊回答吧,我好送你們上路。」見艾爾雷德有些焦急的模樣,李洱也不想花太多時間。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9
不知沙羅沙是否習慣了異幫人(指現代世界)對戰俘的待遇,突然覺得現在回到中世體系反而有點跟不上。

「呀…嗯…也對。」她又想了一想說,「兩位兄台,我沒力再說好話了。我想以你們的身手死不了的…也許。」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0
(2019-05-02, 08:31)須臾哀歌 提到︰ 「是嗎?可惜了。」李洱點點頭又開始操作泥手:「最後一個問題,她付了你們多少報酬?」
伴隨著隆隆聲響,抓著兩人的巨大雙手將兩人舉了起來,準備他們回答完後立刻往長石鎮的方向投擲出去。
(2019-05-06, 17:48)天宮零介 提到︰ 不知沙羅沙是否習慣了異幫人(指現代世界)對戰俘的待遇,突然覺得現在回到中世體系反而有點跟不上。
「呀…嗯…也對。」她又想了一想說,「兩位兄台,我沒力再說好話了。我想以你們的身手死不了的…也許。」

  「二十金幣... ...你要幹嘛?」當李洱用泥手舉起兩人,兩名刺客都不禁露出慌張的神色。「唔... ...」但見自己無法抵抗,兩人又馬上沉靜下來,只留下一臉凝重。或許在思考等一下如何活命吧?

  「... ...唉。」艾爾雷德搖搖頭。「我不會因為是同族就多辯護甚麼的。請繼續吧。我們實在應該出發了。」
  「不過,聽到你們願意認為大家都是人,實在讓我備感安慰。能和你們共事真是太好了。」他朝著沙羅沙笑了笑。「另外,沙羅沙小姐,請讓我看看妳的傷口。」艾爾雷德到沙羅沙面前,並稍微彎下腰來(因為他比較高)。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