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自創】破碎之印:翌蝕
只看該作者
#91
米奧
-----------
「有聽說過『荷馬史詩』嗎?那是一本講著不知名國度的傳說故事」
米奧接住莎夏扔來的蘋果,順勢在衣服上擦了一擦。
「謠傳從前的國度,因為眾神跟世間各族群...呃...交流交流,因此有了各式各樣的奇特生物,而『荷馬史詩』中囊括了許多故事,其中有一篇是關於王國與魔魚的故事,我們打算演這篇呢」
米奧咬了口手中的蘋果,略微咀嚼並吞嚥了後繼續道:
「為了讓演員專心在表演上,有種方式是全部對話皆由說書人口述,這樣不僅不需要演員分心去講臺詞,還能夠大幅度的降低演員的門檻,畢竟又要記動作又要記臺詞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話句略微停了一下,米奧往海中扔掉了吃剩的蘋果核,眼睛有意無意的瞄著某處,似乎再找什麼東西可以擦擦手中的蘋果汁。
「如果是這樣的方式,請兩位一起演出個『無關緊要』的小腳色,不知道能不能接受?當然報酬還是會給的。」
米奧眨了眨眼睛,眼角不經意流出一抹惡作劇得逞的弧度。
「我相信我們的團長漢克先生不是個吝嗇的人,尤其是要邀請兩位這麼...可愛、優雅、美麗、柔軟的朋友。」


「對了,可以再給我一顆蘋果嗎?」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2
漢克

「那就有勞船長幫忙了,有個劇場可以活動比較好。」漢克將最後的茶飲盡,隨即起身:「再次感謝您的幫忙與寶貴的時間,船長。叨擾甚久,請容我告退。」

行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漢克告別了船長,走出船長室,但沒有走向房間,而是走上了甲板,走到船首處,漢克將手杖輕佇在地:「妳好,大副。」對指揮著的卡蜜菈簡單打了招呼,漢克沒有打擾她的打算,只是靜靜觀察著天空與水面的狀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3
譚雅
-----
「如果是擔心我被商人拐騙而建議我找個伴,我得先謝謝你的好意,我起碼還懂得如何保護自己。」譚雅挺起胸膛,讓自己原本就矮的身高稍稍稍增加一點點點,然後露出典型"自大的笨蛋"的表情。

「俗話說不懂的帶不會的,結論就是乾柴上的烈火再倒上上等的燃油,比起隨著人數增加而反向成長的智商,我寧願相信手上的武器。」譚雅背起散彈槍,看著遠方皺起眉頭。

大概是受不了自己正在胡言亂語這件事。



「我雖然不是很清楚奴隸與主人之間有什麼基於嚴格律法上的保障關係,」譚雅摸了摸胸口「像是其他國家會在奴隸身上以魔法畫上奴隸紋,之後就可以強制奴隸吐實或是限制其行動。」

「不過,來路不明奴隸增加,也可以解讀為來路不明的移民增加了呢...」譚雅瞇起眼睛。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4
(2019-08-11, 01:54)艾絲翎 提到︰ 雷:
法則迅速構築,當蛇尾掃至,你能感覺到其上傳來的巨力和它帶來的風壓,除了巨力之外,你還感覺到什麼破除了你的法則,蛇尾撞上了你的胸口將你擊飛,上面的棘刺在你胸口上拉出血痕,但至少沒直直刺入臟器,法則似乎至少還是有發動作用,你撞到了一旁的獸籠上,。
獸籠裡的野獸全都暴亂了起來,在籠子裡面竄動著。
艾萊昂卻是一個縱躍跳上了蛇頭,一手抓著上面的利角,另一手高舉長劍就要刺下,巨蛇用力甩動想把她甩下,她卻能將自己牢牢固定,只是不得不將長劍收了下來,牠扭頭往下撞去,想把人族給壓死,讓艾萊昂連忙放手,但在落下來長劍把一邊翼膜至根部劃開,不知道原本那對翅膀是否有飛行的能力,但就算有,現在也沒了。
艾萊昂就地一滾站起擺出戰鬥姿態,巨蛇憤怒的瞪視著。
「把獸籠都打開,快一點!」艾萊昂對你們大喊。
你雖然聽到艾萊昂的聲音,但一時間沒辦法行動,那巨力好像讓你骨骼都錯位了一般,當你好不容易緩過勁來,你看見艾萊昂正和巨蛇纏鬥著,牠周身的黑霧越來越濃,羅夫正用短刀努力的撬著籠子。
---
雷擊暈一回合,但雷為該場合唯一玩家一回合自動推進




--

當蛇尾掃至,不同於手臂上傳來的巨力,
一股異樣感油然而生、並趁勢破除了我的法則。

「馬的法⋯」

一樣來不及罵完,我就被尾巴的巨力給掃飛出去、撞在獸籠上,
棘刺也傷到了皮肉,萬幸的是沒傷及內臟。

艾萊昂似乎跳上了蛇頭攻擊那畜生,同時大喊著什麼,
但是我只覺得耳鳴聲震耳欲聾,
隨即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暈過去之前,我腦中只浮現一句話。



「馬的法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5
米奧:
「哈。」莎夏從木桶裡再拿了一枚蘋果拋給你,「那麼,拭目以待。」她的眼角竟也流露著與你類似的神情,欣司在一旁聳聳肩,表情無奈。

漢克:
「還請留步。」船長阻止了你,從衣袋取出一把精巧的掌心雷,握著槍管遞給你,「裡面有兩枚子彈,一枚有穿透法則的效果,但彈頭易碎,」他解釋著,「另一枚是信號彈,在賽泊萊只要我們看到它,會盡快派遣支援。」

譚雅:
「懂得保護自己也是需要後備,」凱特大笑,「妳是士兵不是嗎?應該更該知道這點。」
「畢竟會打別人主意的傢伙可不會獨自行動啊。」她調侃著笑,「那麼,就在這邊吹吹海風吧,上面景色可是最好的。」

拉瑪共和國,湖上諸城之一,河都——賽泊萊
賽泊萊位於串聯了日月雙湖的賽泊河畔,與聖塔默隔河相望。
賽泊萊是兩國間經貿交流的重要據點,也是生產光、暗兩系法儀的主要城市之一,也是首度將光影技術投入戲劇舞台的城市,讓賽泊萊於貿易、法儀技術與藝術上,均在大陸具有重要的地位。
以城主府為核心,賽泊萊的建築及街景佈置華麗,星移劇院內日日上演大師作品,街道上處處有馬戲舉行,哪怕入夜依然街燈通明,夜夜笙歌。
但最近城市的街景卻有些變了味,繁華的街道上多了身著白色輕甲的巡查隊伍,政商名流身邊也不約而同多了言聽計從的僕人,許多勞動場所亦可見到神情空泛的勞工,哪怕他們身上沒有任何標記,但明眼人都知道,這些是奴隸。
當然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奴隸在大陸上一直都存在著,以自由貿易而繁華聞名的賽泊萊更不說如此了。

漢克、拉斯特、譚雅、米奧:
日落後不久,天還微微亮著,賽泊港出現在杉林號的視野之中,凱特大喊傳遞著即將靠港的訊息,整艘船忙碌了起來。
賽泊河月湖端河口的賽泊港是河都的都市核心之一,與城主府周遭相比,滯留的行商組成更加複雜,帶給你們良好的潛藏機會,燈火通明的港口讓靠岸不成問題,當你們下了船,發現船長正與一位自衣著典雅華貴的白衣女士交談著。
這位女士面容保養得宜,但眼眸仍顯現她成熟的風韻,烏黑的長髮經過編織後柔順的披在身後,頭上的髮飾點綴著小巧的寶石。
「嘉德女士,容我為您引見星沙劇團,如我在信件中與您提及的,這是在榭拉城小有名氣的劇團,決定到賽泊萊來巡演,但您知道的,最近水面上並不平靜,雇請杉林號護送。」當你們在船長的示意下接近,他介紹著,「星沙,這位是黎明.嘉德女士,獨角獸劇院的擁有者,女士慷慨地提供場所予星沙巡演,願你們將感動帶給賽泊萊的市民們。」
「所以這就是你最近的遊戲嗎?柏克。」女士打趣著,審視著你們,「柏克不願意告訴我你們的表演內容,堅持那該是驚喜,」她責備的看了船長一眼,但目光中卻帶著喜愛,「但我相信他的品味,希望你們不會背叛他的保證。」
在你們身後,船員們開始將貨物及道具搬上在碼頭等待的馬車,上面有著獨角獸的雕刻。
「今晚讓我們小酌一番如何,我們上次碰面,怕是有好幾個月了。」她將注意力放回柏克身上。
「這是當然,」柏克微笑,「我也想向這幾位介紹這座繁榮的城市,我想『旅者』該是個好開始,不知你們意下如何?」他向你們問道。
嘉德挑眉像是有些訝異,這次審視你們的目光多了幾分思索。


雷:
「快醒來!」你感覺有人打了你一巴掌,你張開眼看見雷夫正著急的盯著你,另一手危險的拿著刀子,怕是你在不清醒他就要用上它了。
你還是有些暈呼呼的,如果你要攻擊什麼怕是會有些失準。
一旁艾萊昂和巨蛇陷入游鬥,代表你昏迷的時間應該不長……吧?
----
雷下回合動作閃避-1,再一回合後恢復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6
漢克

「嘉德女士,幸會。我是星沙劇團的一員,您稱呼我漢克即可。」漢克脫帽致意,手杖輕輕敲了下地面:「我們劇團對這美麗的城市嚮往已久,但一直沒機會到這裡演出,而今終於得償所願,都是托了您的福,女士,請容我致上謝意。」

漢克一邊繞著貴族社交語言,一邊觀察著船長與嘉德女士的互動,直到柏克開口邀約,看來這是探聽情報的重要機會,漢克說道:「我很樂意與二位同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7
(2019-08-18, 16:40)艾絲翎 提到︰ 雷:
「快醒來!」你感覺有人打了你一巴掌,你張開眼看見雷夫正著急的盯著你,另一手危險的拿著刀子,怕是你在不清醒他就要用上它了。
你還是有些暈呼呼的,如果你要攻擊什麼怕是會有些失準。
一旁艾萊昂和巨蛇陷入游鬥,代表你昏迷的時間應該不長……吧?
----
雷下回合動作閃避-1,再一回合後恢復




--

正當我眼前一黑、暈死過去沒多久,
臉上卻傳來火辣的感覺。

「哪個王八蛋賞我一巴掌⋯」忍著身上各傷口的痛楚,我睜開了眼睛。

「該死的⋯是你啊⋯雷夫⋯」

看向一旁,艾萊昂仍與巨蛇纏鬥中。

(可惡⋯現在可沒時間讓我睡覺了⋯)


我努力半跪起來。


「雷夫,艾萊昂剛剛是不是叫你們都打開獸籠?那是最能擾亂巨蛇的方式了,快照做。」

我忍著疼痛,開始開啟身邊所有的獸籠。

當我拆開第一個獸籠時,籠上的一根鐵桿應聲斷裂,
看來是之前曾被那尾巨蛇的尾巴問候過的樣子。

我將鐵桿拿在手上秤了秤。



「嗯,應該夠了。」



「艾萊昂!巨蛇也是蛇!攻擊牠的感應器官!在雙眼與鼻孔之間的一條深邃凹槽!」我轉身對著艾萊昂喊道。

然後我再度衝了上去。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8
「幸會,嘉德女士,我是星沙劇團的譚雅,」禮貌性的俯身展翅行禮「由衷的為您的協助表達感謝...」

同時略帶警告意味的看了肩上的金門一眼。

金門原本好奇的外頭盯著嘉德的髮飾瞧,一注意到譚雅的眼神後,馬上識相的跟著低下頭來。


「談談這趟旅程的新鮮事,樂意至極!」譚雅道。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9
米奧
-----------
漢克跟譚雅小姐陸續向著那位嘉德女士介紹自己,不過後者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讓米奧感覺十分的彆扭。
一種耗子看到縮緊殼中的烏龜那種無力的彆扭感。
身為一個精通於各種魅惑方式的劍舞者,性別為雄性的生物一直都只能是數量,不是問題。
性別為雌性的生物,各種類型都有接觸的方式,但對於嘉德女士這種渾身充滿自信的類型,正好是米奧的軟肋,油米不進。

「嘉德女士您好,我是吟遊詩人米奧,負責劇團的音樂跟旁白部分。」
米奧簡單的行了個禮,卻馬上但不失禮的躲回別人的背影中。


「女王範...真是麻煩,還是少接觸好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漢克、拉斯特、譚雅、米奧:
你們積極的回應柏克的邀請,嘉德因此而輕哼一聲。
漢克的辭令與口音似乎引起她的關注,但你的自我介紹卻令她微微蹙眉。
「如你所願,柏克。」觀察過後,不論她得到什麼結論,她輕嘆了口氣,「你還是一點也沒變。」她的注意力牢牢放在柏克身上,對你們或許說不上視而不見,但的確沒什麼交流慾望的樣子了。
「總是盡我所能,您明白的。」柏克微笑,「不論興之所在。」
「我會期待的。」女士點點頭,「喬許!」她提高音量,一個黑膚短髮男子快步上前。
被喚作喬許的男人衣著考究,但能明確看得出這是一位侍從,他的神色溫和,笑容恭謹,對你們友好的微笑著。
「按你的要求,獨角獸後方的屋子可供劇團和你的船員使用,喬許會帶你們過去,並負責之後的一切事務。」她向侍從投去嚴厲的一瞥,讓他低下了頭,「就如你所說,晚上八時在旅者,我會讓人安排好包廂。」
「必不失約,女士。」柏克保證,嘉德看上去十分滿意,轉身搭上等待著的馬車離去。
「柏克先生,星沙的各位女士與紳士們,」以目光恭送嘉德女士離去後,喬許向你們招呼,「容我自我介紹,我是喬許,女士的侍從,還請各位隨我來,我會帶領各位到星沙巡演期間住所。」他微笑著,提到巡演似乎令他興奮了些,「我一向欣賞戲劇和表演它們的人們,那是最能觸動人心的途徑之一了,我很期待各位的演出。」
柏克卻是看著喬許若有所思,「諸位不妨先同這位先生過去,我安排完杉林號會再與各位會合。」他對你們說。
你們是否要跟隨喬許到獨角獸後的房子呢?或是留在港口,現在大約六時半,還有一時多的時間,這裡到處都是駐留的商旅,但也能看到不少街頭表演者,小童四處奔走發送傳單,或許是城內表演的宣傳,周邊還有各種攤販叫賣著。
有行商就地買賣奇特的貨物,甚至還有一名戴著兜帽的女士,桌上擺著水晶球,一旁一群水手包圍,似乎正在占卜。
這般『夜市』場景,在其他城市是很少見到了。


雷:
你衝了上去,但那蛇好像聽懂你在說什麼一般,一個甩尾把艾萊昂甩了出來,直直要往你撞上……
你要閃開嗎?以她的實力她大概沒什麼事,但你沒看到中間的戰鬥……
或許接住會比較好?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