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2019-10-08, 05:46)須臾哀歌 提到︰ 「我覺得很妥當。」李洱對艾爾雷德的分配很是佩服,能在不怎麼長的時間中掌握眾人的長處,再給予恰當的任務。

老頭子我確實沒有年輕人敏銳,這樣的分工很合理—李洱在心中感嘆著自己年華老去,並慢慢的放下槍枝。
(2019-10-08, 15:10)天宮零介 提到︰ 「就是說:『結局我做魔法師要做的事便好』的模樣嗎…」沙羅沙起動著幾組紋章與兩腕的手甲說,「唉,反正有需要便是。」
舞孃沒表露出太多的不滿。一來這是自己道路,二來這個位子剛好是這團要的。

「那我在大家之間的位置吧。這樣好照應。」
(2019-10-08, 13:56)leftflower 提到︰ 「對了,艾爾雷德。」突然,是蹲著的少女看了看艾爾雷德,「要小心走路不要撞到東西了喔,我輩看著剛剛的你一直看著地板裡面的盔甲。」眨了眨眼,是慌荒這麼開口——她偶爾如果一直看著地上的松果球,也會不小心撞到樹。
所以她便小心翼翼地提醒。

  「我知道了,謝謝妳的提醒。」艾爾雷德挺起胸來,深吸了兩口氣,再慢慢的吐出體內的愁緒。「總之,大家都準備好了吧。那我們開始行動吧。擔任後備組的你們,如果你們發現動靜,由於不能用聲音溝通,請李洱立刻幫我們放出護罩,或是用那個變出手的魔法比出手勢,我們會立刻撤離。」考慮到後續的情況,他也準備了對策。
  於是,依照原訂的計畫,三人組成隊形,開始慢慢地移動。
  眾人來到巨龍正前方約30公尺的地方,和艾爾雷德說的一樣,即使到了面前,巨龍好像也沒有看到你們,毫無反應的趴著休息,身邊還躺著一頭吃剩的山豬屍體。巨龍佔據著一片空地,身旁則遍布著十數根足以直通洞頂的大冰柱。這裡正好可以同時看到龍和你們剛才進來的路口,作為警戒的位置是再好不過。艾爾雷德將隊伍帶到最近的一根大冰柱後,向沙羅沙和慌荒比出手勢,示意後備組留在這裡警戒。

  巨龍的後方有個小山洞。雖然沒有被太陽直射,卻兀自發出不像是日光的微弱光芒。



李洱骰潛行,其他兩人偵查。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這個洞穴,現在除了一行四人外,很靜。

對,有點不正常的靜。

一來一出聲那大龍便會感覺到,二來…沙羅沙還是有點不放心。

昨天那兩個打手題及的貓耳族女性,究竟她對稜鏡光的執著會去到什麼程度?
擲骰結果

2d6 → 6[3, 3] 6潛行(沒修正)
2d6 → 10[4, 6] 10偵察(沒修正)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10, 01:08)MaxC 提到︰ 「我知道了,謝謝妳的提醒。」艾爾雷德挺起胸來,深吸了兩口氣,再慢慢的吐出體內的愁緒。

看著這樣的艾爾雷德,慌荒眨了眨眼。
也是少女發現,似乎,艾爾雷德與自己不同,他不是因為那盔甲閃著光所以盯著他們瞧,這之中有著更深沉的原因。

於是慌荒便是看著這樣的老人,是少女一語不發,也是少女靜靜地將右腳放在左腳跟上,轉了一圈。
沒有揚起風,但是紫髮少女的心沉澱了一點。

(2019-10-10, 01:08)MaxC 提到︰  眾人來到巨龍正前方約30公尺的地方,和艾爾雷德說的一樣,即使到了面前,巨龍好像也沒有看到你們,毫無反應的趴著休息,身邊還躺著一頭吃剩的山豬屍體。巨龍佔據著一片空地,身旁則遍布著十數根足以直通洞頂的大冰柱。這裡正好可以同時看到龍和你們剛才進來的路口,作為警戒的位置是再好不過。艾爾雷德將隊伍帶到最近的一根大冰柱後,向李洱和慌荒比出手勢,示意後備組留在這裡警戒。

  巨龍的後方有個小山洞。雖然沒有被太陽直射,卻兀自發出不像是日光的微弱光芒。

看到巨龍果真是一動不動,是慌荒便也大膽了一些——雖然她依然是小心謹慎。
靜靜地蹲下了身子,是慌荒把自己占用的空間縮的小小的,僅僅露出了一雙大大的金色眼睛觀察著周遭。

「......?」偷偷地四處張望著的慌荒注意到了巨龍後方的小山洞——那便是稜鏡光在的位置嗎?
隨後她又轉臉看向了沙羅沙、又看了看兩個老人……她其實是想問什麼的!不過,少女到是不敢開口說話。

取而代之的是慌荒睜大了眼睛左顧右盼——用著有些奇怪的姿勢。
比起人類,更像是什麼躲在樹叢裡的小野獸。
擲骰結果

2d6+1 → 7[3, 4] + 1 8偵查 ,存活的技巧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李洱喚出長杖和拳套以便隨時應對任何狀況,並在艾爾雷德身後警戒著四周。

老人雙眼不的轉動,思索著一有動靜該如何利用周遭的地形、同時也注意腳步和長杖不要製造出聲響。

(2019-10-14, 23:48)leftflower 提到︰ 「......?」偷偷地四處張望著的慌荒注意到了巨龍後方的小山洞——那便是稜鏡光在的位置嗎?
隨後她又轉臉看向了沙羅沙、又看了看兩個老人……她其實是想問什麼的!不過,少女到是不敢開口說話。
取而代之的是慌荒睜大了眼睛左顧右盼——用著有些奇怪的姿勢。
比起人類,更像是什麼躲在樹叢裡的小野獸。

在眼光餘角晃動的頭顱吸引了李洱的注意力。看慌荒似乎有什麼要警示的樣子,他也連忙注意四圍的異樣。

很快,盲眼巨龍身後洞穴所散發的光芒抓住了李洱的目光,他用長杖對艾爾雷德指了指那個方向。
擲骰結果

2d6 → 7[4, 3] 7左看看右看看
2d6 → 8[4, 4] 8ssssssneaky
2d6 → 8[5, 3] 8ssssssneakysneaky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0, 11:04)須臾哀歌 提到︰ 在眼光餘角晃動的頭顱吸引了李洱的注意力。看慌荒似乎有什麼要警示的樣子,他也連忙注意四圍的異樣。

很快,盲眼巨龍身後洞穴所散發的光芒抓住了李洱的目光,他用長杖對艾爾雷德指了指那個方向。

  李洱和艾爾雷德一同,慢慢地接近巨龍,並從旁邊繞過,慌荒和沙羅沙則在冰柱後面就位,開始警戒。
  看見李洱的手勢,艾爾雷德點點頭。似乎是也發現了,他對李洱亮了一下身上那塊小塊的稜鏡光,之後繼續前進。它的光芒和山洞後面發出的看上去是一樣的。
  巨龍沒有發現兩人,繼續保持休息的姿勢。

(2019-10-12, 20:11)天宮零介 提到︰ 這個洞穴,現在除了一行四人外,很靜。
對,有點不正常的靜。
一來一出聲那大龍便會感覺到,二來…沙羅沙還是有點不放心。
昨天那兩個打手題及的貓耳族女性,究竟她對稜鏡光的執著會去到什麼程度?

  ... ...對,這裡安靜的不正常。正如沙羅沙所擔憂的,她定下心來,便發現了異樣。是不習慣這裡的環境嗎?剛才居然都沒有注意到。也有可能是對方真的很擅長潛行吧。
  你們不是最近第一次來的人。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前方的一個冰柱旁有腳印。腳印看上去和男人的腳差不多大,像是刻印在冰上面的。
  這裡的冰很堅硬,一般來說不會留下腳印。然而冰受到壓力時熔點會降低,因此會熔化而稍微下陷。正常走路時,這種效應不明顯,然而如果久站在一個地方,就有機會因為體重的關係,在冰上壓下自己的腳印。而如果是久站在冰柱後的話,代表這個人也觀察了不久的時間,是個謹慎的傢伙。由於久站時腳印才會留下,你並未知道這個人之後怎麼了,或許是知難而退,抑或是──他已經在裡面了。從你們的角度可以看到,冰柱後方似乎有個僅供人類通行的小通道,或許他是從那邊來的?

(2019-10-14, 23:48)leftflower 提到︰ 「......?」偷偷地四處張望著的慌荒注意到了巨龍後方的小山洞——那便是稜鏡光在的位置嗎?
隨後她又轉臉看向了沙羅沙、又看了看兩個老人……她其實是想問什麼的!不過,少女到是不敢開口說話。

取而代之的是慌荒睜大了眼睛左顧右盼——用著有些奇怪的姿勢。
比起人類,更像是什麼躲在樹叢裡的小野獸。

  山洞發出來的光和慌荒印象中,李洱拿出來的那一塊稜鏡光好像是一樣的,或許後面真的有一堆稜鏡光吧。
  慌荒左顧右盼,注意到了周遭的狀況。巨龍的頭上有著一堆像是鐘乳石那樣的超大冰錐,要是把它打下來砸到或許會很痛吧。另外,在前方的一個冰柱之後,好像有一個小通道,只是在後方山洞的光芒掩蓋之下有點難看清楚。通道的大小不夠雪塵龍經過,即使是青年龍也不行。不知道通往哪裡,危急時能不能躲進去?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1, 12:14)MaxC 提到︰   ... ...對,這裡安靜的不正常。正如沙羅沙所擔憂的,她定下心來,便發現了異樣。是不習慣這裡的環境嗎?剛才居然都沒有注意到。也有可能是對方真的很擅長潛行吧。
  你們不是最近第一次來的人。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前方的一個冰柱旁有腳印。腳印看上去和男人的腳差不多大,像是刻印在冰上面的。
  這裡的冰很堅硬,一般來說不會留下腳印。然而冰受到壓力時熔點會降低,因此會熔化而稍微下陷。正常走路時,這種效應不明顯,然而如果久站在一個地方,就有機會因為體重的關係,在冰上壓下自己的腳印。而如果是久站在冰柱後的話,代表這個人也觀察了不久的時間,是個謹慎的傢伙。由於久站時腳印才會留下,你並未知道這個人之後怎麼了,或許是知難而退,抑或是──他已經在裡面了。從你們的角度可以看到,冰柱後方似乎有個僅供人類通行的小通道,或許他是從那邊來的?

對於查証與否,沙羅沙思考了數秒。始終曾因獨斷行動而有踫釘甚至臨死體驗,她要單獨行動時可是會過份謹慎。

她左顧右盼、拔出小刀、對後方的慌荒示意要調查裡面、深入幾步、再左顧右盼、確認小刀在手上、再一次對慌荒示意、再深入…

場外:在最大的認真場面前/中間賣萌 custom_ulala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1, 12:14)MaxC 提到︰  山洞發出來的光和慌荒印象中,李洱拿出來的那一塊稜鏡光好像是一樣的,或許後面真的有一堆稜鏡光吧。
  慌荒左顧右盼,注意到了周遭的狀況。巨龍的頭上有著一堆像是鐘乳石那樣的超大冰錐,要是把它打下來砸到或許會很痛吧。另外,在前方的一個冰柱之後,好像有一個小通道,只是在後方山洞的光芒掩蓋之下有點難看清楚。通道的大小不夠雪塵龍經過,即使是青年龍也不行。不知道通往哪裡,危急時能不能躲進去?

所以我輩們真的到稜鏡光了——思索著,慌荒不禁有些開心,而她也不清楚自己為何開心。

是因為心人族得以存續嗎?不,自己不是這麼偉大的人,這點慌荒是知道的。
那是因為費盡千辛萬苦,經歷了許多事終於要完成任務了嗎?不,自己卻又不是這麼一個唯利是圖的人。
雖說自己喜歡金色、也不討厭錢,倒不如說很喜歡——慢慢地蹲了下來,紫色頭髮的少女思索著,而她那金色雙眸也飄到了大大的冰錐上。

被砸到應該很痛——是這麼想著,慌荒大大的眼睛又往下盯著那隻巨龍瞧。
隨後,少女便看向了前方繼續往亮晶晶的地方走著路的那位老人。

他是艾爾雷德——追尋著自己的意志,走在自己的道路上的人。
若要說為什麼心底覺得有些開心,那或許是因為這麼樣子的一個人將要成功的達成自己的目標了也說不定。
是這麼思索著,紫髮少女頭上的那兩搓像是獸耳一般的頭髮,也隨著慌荒歪了歪腦袋的動作輕輕地擺晃著。

眨了眨金色的眼睛,是少女轉而面對起眼前的現實——她的視線不禁意的盯上了前方的那一個隱密的小通道。
那裡......通到哪呢?說不定等等可以看看。

(2019-10-24, 08:23)天宮零介 提到︰ 對於查証與否,沙羅沙思考了數秒。始終曾因獨斷行動而有踫釘甚至臨死體驗,她要單獨行動時可是會過份謹慎。

她左顧右盼、拔出小刀、對後方的慌荒示意要調查裡面、深入幾步、再左顧右盼、確認小刀在手上、再一次對慌荒示意、再深入…

而同時,少女注意到了沙羅沙。
故做鎮定的慌荒眨了眨眼,她看不懂沙羅沙的意思。

不過,從她的動作,慌荒可以看出來她似乎是想要進到那個通到裡......但是,這樣不就等於這裡只剩自己了嗎?
不禁開始一直地眨眼,紫髮少女不動聲色的站了起來,並開始比手畫腳地擺出了一些姿勢。

『等、一、下、啦,你、要、做、什、麼、啦?』
盡全力的不發出聲音,並比著一些神秘動作來試著傳達自己的意思,看起來十分冷靜的面具下的慌荒的心中,波瀾壯闊。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艾爾雷德和李洱成功地繞過巨龍,進到後面的洞穴中。洞穴口散發著耀人的光彩,從之前那塊樣本來看,若不是有一定量礦藏,大概不會散發這種強度的光芒吧。
  「看起來應該有不少量,這一趟真是來對了。」走了一段路後,艾爾雷德才開口說話,但仍保持著很小的音量。「當然我們沒辦法全部搬回去,但只要帶著一定量的樣本,我們就可以制定更大的開採計畫,像是設立功能完善的中繼站,或是訓練像你們這樣的人員。」還沒脫險,艾爾雷德就已經開始想像之後的事。

  山洞內的路蜿蜒但沒有叉路,途中也沒有其他威脅,越來越亮的前方提示著你們離目標已經越來越近。終於,兩人來到山洞的盡頭。眼前的景象震撼人心。
  這是一個寬敞的空間,約有半個足球場大。一面由光組成的牆矗立在你們面前,燦爛而奪目,難以想像它和那塊散發著微光的小石頭是同樣的東西,但由光的顏色,你們又清楚的理解到,這就是「稜鏡光」。

  然而,你們還來不及感動。「!」艾爾雷德抓住李洱,將他拉到一邊的冰柱後方,先是示意他安靜,又以手勢指了指前方。
  一名穿著全身鎧甲的人站立在光牆前方。他望著光牆,背對著你們。目標似乎也和你們一致,不知正做著甚麼盤算。
  「太糟糕了... ...我完全沒想到會有人在這裡。而且我們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
  「我們鎮內沒有穿著那種樣式鎧甲的單位,而且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子的設計。」言下之意很明顯──這是完全未知的敵人。


  另一方面。
  沙羅沙查覺到了異狀,正準備前行。
  「呃呃... ...」這時巨龍翻了個身,不曉得是仍熟睡中,還是快要醒來了... ...



沙羅沙如果要繼續深入請骰潛行。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31, 00:40)MaxC 提到︰   艾爾雷德和李洱成功地繞過巨龍,進到後面的洞穴中。洞穴口散發著耀人的光彩,從之前那塊樣本來看,若不是有一定量礦藏,大概不會散發這種強度的光芒吧。
  「看起來應該有不少量,這一趟真是來對了。」走了一段路後,艾爾雷德才開口說話,但仍保持著很小的音量。「當然我們沒辦法全部搬回去,但只要帶著一定量的樣本,我們就可以制定更大的開採計畫,像是設立功能完善的中繼站,或是訓練像你們這樣的人員。」還沒脫險,艾爾雷德就已經開始想像之後的事。

李洱勾著嘴角聽著艾爾雷德瞄描畫的未來,衷心的期望能夠實現。但礙於不能發出太大的聲響,老人只能用空出的一隻手豎起大拇指表示自己的認同。

(2019-10-31, 00:40)Max 提到︰   這是一個寬敞的空間,約有半個足球場大。一面由光組成的牆矗立在你們面前,燦爛而奪目,難以想像它和那塊散發著微光的小石頭是同樣的東西,但由光的顏色,你們又清楚的理解到,這就是「稜鏡光」。
  然而,你們還來不及感動。「!」艾爾雷德抓住李洱,將他拉到一邊的冰柱後方,先是示意他安靜,又以手勢指了指前方。
  一名穿著全身鎧甲的人站立在光牆前方。他望著光牆,背對著你們。目標似乎也和你們一致,不知正做著甚麼盤算。
  「太糟糕了... ...我完全沒想到會有人在這裡。而且我們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
  「我們鎮內沒有穿著那種樣式鎧甲的單位,而且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子的設計。」言下之意很明顯──這是完全未知的敵人。

敵人?刺客?還是不相干的勢力?李洱腦內響起了各種聯想和答案。雖然內心告訴他這並非善類,但為了不冒為艾爾雷德樹敵的風險,李洱瞬間做出活捉的判決。
擲骰結果

2d6+1 → 4[2, 2] + 1 5手手抓抓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27, 00:31)leftflower 提到︰ 『等、一、下、啦,你、要、做、什、麼、啦?』
盡全力的不發出聲音,並比著一些神秘動作來試著傳達自己的意思,看起來十分冷靜的面具下的慌荒的心中,波瀾壯闊。

(2019-10-31, 00:40)MaxC 提到︰   另一方面。
  沙羅沙查覺到了異狀,正準備前行。
  「呃呃... ...」這時巨龍翻了個身,不曉得是仍熟睡中,還是快要醒來了... ...



沙羅沙如果要繼續深入請骰潛行。

好以乎有注意到背後慌荒的手舞足蹈,而她的反應只是舉起左手。
首先是伸出五根手指,然後是收起四指,以尾指向可疑的方向指去;這動作連續重複了兩三次

她表達的是『這兒似乎有五人,那第五人是誰?』的疑問。
擲骰結果

2d6 → 5[1, 4] 5那就潛過去…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